疫苗即權力,疫苗即政治,疫苗即話語權,疫苗即優越感

  自 2020 年初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疫情以來,歐美各國看待武漢肺炎的態度,從「不過是比較嚴重的感冒」,到承認「這並非只是亞洲人才會罹患的可怖瘟疫」(衍伸出新時代的黃禍論),到正視此波疫情對於各國國民健康、醫療癱瘓、經濟崩盤還有政權動盪的嚴重破壞性。一年下來,列強諸國的防疫手段與背後的戰略思維,大致不難觀察出,歐美強權歷經疫情初始被迫挨打的守勢之後,積極採取進攻手段,也就是研發疫苗;非強權國家則採守勢,被動等待歐美強權的尖端疫苗拯救之。一來一往,疫苗的研發遂成為新時代鞏固國際強權地位的另一軍備競賽,疫苗的發放躍身強權爭奪國際話語權的最新戰場,非強權國家對於疫苗的爭奪也成為最新的外交角力。

  時至今日,疫苗即權力,疫苗即政治,疫苗即話語權,疫苗已成強權們新時代優越感的來源-哪個國家擁有疫苗研發能力,便有資格站在制高點評述他國不夠優越,不夠先進。基於如是優越心理,無論過去一年有多少採守勢的國家防疫表現再好,染疫數再少,死亡率再低,各大國際防疫排行榜再如何穩定名列前茅,疫苗本位主義國家根深柢固就是瞧不起防守型國家。其中,像是紐西蘭、澳大利亞以及五月中旬疫情爆發前的台灣,三個國家皆屬島國,更讓曾在大航海時代殖民島國的大陸型強權國家們 (英國從不認為自己是海島型國家,而是日不落的另類大陸型國家思維) 不時以聽似善意中肯的警示建言,諸如「(島民) 無抗體,(島民) 疫苗施打率太低」,實則傳達出「我就看你們能夠守多久,遲早有一天跟我們一樣崩盤,死傷還會更慘重」,「我們現在有疫苗了,你們還沒有」等潛台詞。

  於是乎,當任何一個防守本位主義國家從所謂的「防疫模範生」跌出排行榜,疫苗本位主義國家就會發出一連串「外電」加以分析「為何 (總算) 失守」,其實是在詔告天下 (同時也對內說):我們才是對的。

  舉凡台灣、新加玻、越南、澳洲,這幾個原本疫情控管都相對理想的亞太國家,五月中旬先後傳出一波疫情,歐美強權間的國際媒體紛紛以「疫苗施打率偏低」來作為批判標準。然而疫苗施打率低與防疫破口是絕對正相關的嗎?疫苗施打率高的國家,染疫數、染疫比例、死亡數、死亡比例等其他只數是否有比疫苗施打率低的國家理想呢?何以擁有話語權的歐美強權要以疫苗施打率作為現階段防疫韌性表現評分標準?難道不是優越感的展現,遠勝於分析疫情本身。

  疫苗即權力,疫苗即政治,疫苗即話語權,疫苗成為新時代列強們優越感的來源。相反地,對於許多防守型國家而言,拿不到疫苗,研發不出疫苗,則會成為最新自卑感的來源。這也就是為何許多台灣媒體在五月中旬疫情爆發之後,立刻援引疫苗本位主義的彭博社最新排名高低來抨擊台灣自家防疫不力,完全接受疫苗本位主義國家的優越說詞,進而自我否認台灣堅守一年,有效控制疫情的不爭事實;同時,也忘卻在疫情爆發之前,多數台灣人並未想採取有一定風險的進攻手段去面對疫情-即施打疫苗。

  類似的防守心態進而導致對於進攻手段的態度消極同樣發生在紐西蘭與澳大利亞兩國,此二國國民施打率不高,歐美外電便不時以「假性安全感」來警告此二島國應重視疫苗施打率。但紐西蘭與澳大利亞兩國則繼續老神在在。

  若非華航把方便當隨便 (3+11制度若是系統設計問題,不會只有一家航空公司成為破口,也不會在往後仍執行3+11的半個月內都沒有出現其他破口),諾富特沒有違反防疫旅館規定實施混居,造成這波疫情爆發,否則台灣從上到下,都會與紐西蘭、澳大利亞一樣繼續老神在在。但在五月中旬疫情爆發之後,台灣被迫由守轉攻,國外疫苗一時調度不及 (印度疫情導致AZ代工廠交不出貨,Covax 同樣也交不出貨都是肇因),原本消極面對疫苗的台灣島民忽然人人都吵著要疫苗,政治人物也趁勢舉著「我要疫苗」大旗,行政治鬥爭之實。但在無厘頭地吵著全民都要立刻施打疫苗 (就算是施打率最高的以色列,打了大半年,也才六成施打率) 背後的集體心態,反映出的是一種集體自卑下的集體恐慌,完全忽視台灣能夠守住一整年,仰賴的是防守,而且是建立在台灣人民屬於服從型、被動型、怕死型的特殊集體性格 (極權統治的遺毒,如今演化成媽寶型國民)下的集體防守。這樣放諸四海,僅此一家如此嚴格遵守戴口罩、勤洗手的防守戰術,不僅對我們過去一年的防疫成效有莫大助益。甚至到了此時此刻,台灣人民的服從性格、怕死性格所展現的「國民素質」,無論是自發性的自主封城,抑或已成本能反應的戴口罩、勤洗手,都讓台灣疫情發展未出現歐美各國染疫人數暴衝,傳播速度過快,拖垮醫療量能,致死率隨之暴增等情事。事實上,若我們對於特殊集體性格下的「國民素質」保持自信與互信,就會相信台灣這波疫情的曲線走向絕不會像歐美各國去年那樣失控,目前看來的確是如此消緩中。

  疫苗當然是人類未來與武漢肺炎和平共處,使之全球流感化的唯一解藥,但疫苗並非能讓台灣解決當前疫情危機的特效藥。如果台灣這波疫情能夠順利渡過,靠的絕對是我們特殊文化性格下的「國民素質」,而非 14 天後才會生效且效力並非 100% 的各家疫苗。

  疫苗即權力,疫苗即政治,疫苗即話語權,疫苗成為強權們新時代優越感的來源。相反地,對於許多防守型國家而言,拿不到疫苗,研發不出疫苗,則會成為新時代自卑感的來源。現在發生在眼前的是我們因為拿不到疫苗,施打率偏低,國際防疫排行榜「跌落神壇」而自卑,但未來是否會隨著台產疫苗問世後而重感驕傲,甚至感到優越?就我對於台灣島民集體性格的理解,為數不少的民眾極有可能因為深層的自卑感而質疑台灣自主研發的疫苗品質不如歐美,這種質疑與有無取得 WHO 認證無關,與有無取得歐美各國緊急授權認可無關,與有無作完完整三期雙盲實驗無關,甚至有無其他政治雜音影響人民理性判斷無關,台灣人的集體自卑感就是很容易看輕自己人,除非您有本事拿到各種形式下的世界第一,才能止住悠悠之口。(資優生焦慮即自卑)

  話說回來,台灣為何要自主研發疫苗,為何不像其它兩個採取守勢的島國-紐西蘭、澳大利亞 (曾嘗試產官學自主研發失敗未果,而且澳洲政府當時也是在該款疫苗 2期3期合併實驗前就預購5100萬劑訂單,之後取消) 從容不迫地採購國際間效力良好的疫苗,等著態度消極的島民想打再打就好?因為台灣在國際間並不被認為是正常化國家,因此我們必須和古巴一樣,自主開發疫苗,以防生殺大權操之外人之手。除此之外,台灣執政當局絕對曾經想過要讓台製疫苗成為競逐國際權力、國際政治、國際話語權的利多,也讓台灣人民有優越感的可能。這個夢想是否還能如願如期實現?就看未來台灣人是以自信,還是自卑的態度去監督台灣疫苗的發展。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造次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北藝大 Impact 音樂學程與逢甲大學電聲研究所講師。 曾任音樂電影品牌翻面映畫總監暨負責人,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The eXtensions吉他手、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笑傲搖滾音樂祭(Shout Out Festival)總召,巨獸搖滾、搖滾台中等音樂祭硬體總監;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等獎項評審。看似斜槓的人生,其實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