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琴痴狂》:無關為琴,不夠癡狂

  所謂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天下父母心,誰不盼望膝下兒女出人頭地,更何況是出身上流階級的名門世家,當然更加苛求下一代能夠延續香火,階級複製。

  《為琴痴狂》中的母親「艾娜」有諸多離譜行徑正是源自於望子成龍、階級複製的執念,再加上己身琴藝始終不獲貴為音樂學院準主任的父親所認可,因此更將那糾結終身的缺憾、不滿、渴望寄託到下一代去填補、滿足與實現。於是乎,當艾娜驚覺懷胎十月的兒子天生失聰時,她抱頭痛哭,哭得肝腸寸斷,卻並非母性使然,深感愧對兒子而哭,而是為了「身為演奏家竟然生出失聰兒」而哭,為了「兒子恐將無法代替自己達成畢生無法實現的心願」而哭。同樣地,艾娜在聽完醫師確診後,竟忘了推走嬰兒車,也絕非因為粗心大意,更不是悵然若失,而是潛意識底層壓根就不想承認自己生下一名失聰兒。

   為了自己的私心,艾娜鋌而走險,不惜調包聽力正常的嬰孩,狠心遺棄親生骨肉。 如此悖逆母性,泯滅良知,益加凸顯出艾娜一生所追求的並非音樂至高的藝術境界,而是音樂所帶來的虛名。昔日,她無法自我證明的虛榮,如今,全盤交由她調包而來的兒子伊丹來圓夢。伊丹也確實展現出過人的演奏造詣以及驚人的作曲天份,足以成為艾娜的心靈慰藉與社交炫耀財,但卻仍舊無法解決艾娜與其父親間的緊張關係,反而還因為伊丹琴藝並非師從祖父,也不順從祖父,導致後來發生祖父刻意藉權打壓孫子音樂發展等違反親情倫常的無理舉措。

  從艾娜的走火入魔,到伊丹爺爺的勾心鬥角,鋼琴世家茶壺內的風暴,縱使是躋身上流社會的演奏家與為人師表的教育者,終究也只是人,甚至比常人的劣根性更為卑劣,為了權力慾望,徇私利己,大可無視親情關係。這樣一部具有諷刺性、批判性以及警世性的劇碼,其戲劇張力顯然是以艾娜為支點-艾娜越是不擇手段,越能凸顯人性黑暗面的本質。可惜劇本賦予艾娜表現瘋與狂的空間有限,形象塑造也不夠極端,不夠冷酷,不夠歇斯底里,致使娜瑪普雷斯(Naama Preis)僅能中規中矩地演繹一位自私自利的母親,卻無法讓觀眾感到不寒而慄或為之憤慨,甚至讓人感到可惡之人也有可憐之處等更多情緒,反倒是祖父的善妒有表現出來。

  一小時半不到的片長,身兼編劇的導演伊泰塔爾 (Itay Tal) 顯然並沒辦法在角色刻畫,事件安排,情節流轉等各方面有更廣更深的闡述。但往好處想,伊泰塔爾並沒有許多新銳導演的通病,非得要讓處女作拍得又臭又長,簡明易懂,乾淨俐落稱得上是本片優點。像是艾娜與其父親,也就是伊丹祖父的關鍵衝突戲,那畫龍點睛的台詞「遺傳」,既反襯伊丹的天賦並非遺傳自誰,也再次提醒艾娜的換嬰犯行,並指涉伊丹並非「師從」自祖父,最後艾娜才能依此「師從」脈絡反將其父親一軍。此外,片末艾娜與親生子的相遇,堪稱艾娜在全片中唯一展現母性的時刻,此前則有兩位母親的對話作為襯托,如此結局,儘管突然,卻也餘韻深長。可惜,艾娜這角色真的不夠癡,不夠瘋,不夠狂。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音樂電影品牌「翻面映畫」總監暨負責人、笑傲搖滾音樂祭(Shout Out Festival)總召、The eXtensions吉他手、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曾任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巨獸搖滾、搖滾台中硬體總監,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評審、2008、2010年度電影金穗獎部落格達人獎、中央大學西潮松韻獎、2014年搖滾台中全國搖滾音樂大賽等。看似斜槓的人生,其實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