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緩慢之死》:以慢字訣為好萊塢西部片另闢蹊徑

slow-west-poster

  搖滾樂團成員跨足電影圈,擔綱演出,跑跑龍套,大有人在;執起導筒,拍起電影,儘管稀罕,但也不是沒有見過,去年在台上映的《戀夏小情歌》正是由知名花草系樂團貝兒與賽巴斯汀(Belle & Sebastian)主唱史都華梅鐸(Stuart Murdoch)所執導,整齣電影所洋溢的青春苦澀滋味與清新懷舊氣息,恰如其音樂質地般純真動人。

  相對之下,已解散的英國「貝塔樂團」(The beta Band)鍵盤手約翰麥克林(John Maclean)所自編自導的處女作《西部緩慢之死》,全片冷靜內斂的戲劇風格就沒有那麼輕易與他曾經親炙的電氣搖滾作直接聯想。話雖如此,歌迷們若能細細品味,慢慢挖掘那些隱遁在傳統西部片類型公式底下的的黑色幽默,必能立即指認出約翰麥克林一貫冷面笑匠式的詼諧拼貼與顛覆巧思。即使觀者並非貝塔樂團的樂迷,亦能從所有煞有其事的情節安排中嗅到一絲絲反高潮,反英雄,反類型的惡搞況味。更何況約翰麥克林操弄反高潮,反英雄,反類型的反動手法是如此獨樹一幟,乃與昆汀塔倫提諾的《決殺令》,魏斯安德森的《布達佩斯大飯店》,塞思麥克法蘭的《百萬種硬的方式》等近幾年同樣試圖顛覆傳統西部片類型公式、符號元素的作品截然不同,怎麼個不同法?一個字,「慢」。

  與傳統好萊塢西部片相比,《西部緩慢之死》就如同其中英片名所直指的那般節奏舒緩,運鏡從容,所有一切皆是恪守著「慢」字訣-慢活、慢死、慢言、慢行,連駿馬也都是慢慢地達達前進,好不悠哉。全片不見草木皆兵的肅殺氣氛,反而壟罩在一股異常靜謐安詳的和平氣息之中。望著那如詩如畫的西部風光,稍不留神,差點就讓人忘記眼前放映的是一齣「西部片」。

  約翰麥克林選擇如此緩慢詩意的戲劇節奏來陳述這則西部故事,其敘事手法及其所達成的藝術成就,不禁令人想起指揮家切利畢達克對於交響樂曲的獨特詮釋角度,同樣也是透過緩慢的爬梳來細細探索旋律與旋律之間的內聲部,再以緩慢的穿針引線來綿密交織出聲部與聲部之間的豐富共鳴。約翰麥克林刻意慢放西部片理應高潮迭起、劍拔奴張的劇情起伏,不僅達到反英雄,反高潮,反典型的顛覆目的,更另闢蹊徑出西部片的全新敘事方法與形式美學。當然,本片的成功並不是慢而已,如何用這麼慢,這麼空,這麼多留白的敘事,讓這則故事隨時保有引人入勝的戲劇魅力,這才是初試啼聲的約翰麥克林在導演學上,在編劇上真正令人激賞之處。

  本片的劇本、攝影、剪輯與演員演出各方面均優,較為可惜的是各角色的內心流轉刻劃不深,人物互動間的行為心理著墨也不多,以至於觀者始終只能處於完全旁觀的視野,無法更進一步融入角色情境之中,去感同身受其情感上的糾葛,道德上的掙扎。不過,這或許也是約翰麥克林有意識地違反《日正當中》等心理西部片的反動吧。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