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夢上學路》:旁觀他人之惜福

5262

紀錄著四位來自肯亞、摩洛哥、阿根廷、印度四個國家邊陲地區的貧困學童,如何長途跋涉,翻山越嶺,只為了能到學校上課的《逐夢上學路》是一部值得所有台灣家長、學生觀賞的紀錄片。我所謂的「值得」,除了來自這四位學童不辭千里,負笈求學的意志與毅力本身就夠勵志外,他們能如此珍惜得來不易的上課機會,不免會讓身處台灣的我輩省思:當所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正在苦惱兒女該設籍在哪個學區,該上哪間學校,該選哪位導師,該不該去補習,該不該學才藝,該怎樣又該如何時,原來世界上有許多第三世界、偏遠地區、窮困家庭的父母親無法也無力讓兒女去求學;同時,也不禁讓我們感慨:當偶爾聽聞有孩童哭鬧著不去上課,有學生屢屢翹課,到了學校也不專心學習,絲毫不珍惜義務教育資源背後的龐大社會成本與社會期待時,殊不知世界上有那麼多孩子渴望上學,渴望能經由受教育來改變自己的人生,自己的階級,自己的未來以及家人的生活等渴望。因此,我所謂的「值得」,除了勵志性,更重要的就是就是這部紀錄片教導我們要「惜福」,要珍惜能夠接受義務教育的福份。

然而,惜福歸惜福,千萬別把這部紀錄片拿來作為「反反十二年國教教改」、「反反教育會考新制」、「反反歷史課綱」等「反反者」的反駁用途。如果有任何支持當前執政黨亂改一通的教育政策、升學制度、課綱內容的官員、家長拿本片作為批評大家「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藉口,肯定是誤解、誤讀、誤用了這部紀錄片的本意。

回到這部紀錄片的內容本身。文章開頭說道,這是一部紀錄四個國家,四位來自貧苦角落的窮困學童如何排除萬難,只為求學的紀錄片。全片的紀錄與剪輯手法很簡單,就是側寫這四位學童與其夥伴的上學路程有多麼遙遠艱辛,然後再交叉剪輯之。除此之外,幾乎沒有訪談,鮮少有人物對話,更不可能像題材類似的伊朗劇情片《迢迢上學路》那般藉由人物故事與乖違際遇去向外投射其所處國家、政治、社會的各種現狀。換言之,導演巴斯卡比松 (Pascal Plisson)認為光是拍下孩子們千里迢迢,千辛萬苦的上課過程就足以道盡他們的處境,他們的心境。事實上真是如此嗎?這部紀錄片除了讓我看到四組學童必須克服重重阻礙才能到學校上課外,卻無法更深入探究他們的心靈世界,無法讓外人了解他們為何如此堅持,如此渴望上課?正因如此,這部紀錄片只能給我們很表面的勵志,很表面的惜福,以及那不可言說,來自旁觀他人之苦痛時的慶幸感;頂多頂多,就是讓我們一睹瑰麗壯闊的異國風光。至於更深層的動人力量則付之闕如。

再說,這真的是一部純粹旁觀的紀錄片嗎?很明顯地,片中許多畫面都是在不同時間點拍攝,再透過預先的腳本與後製剪輯手法,盡可能讓四段故事各自像是在同一天內發生。尤有甚者,從幾個場景的拍攝與剪輯手法不難發現,當中有不少「劇情」乃是事先就安排好,事先就架好攝影機等著事件發生,否則,許多鏡頭不可能用那樣的角度、高度、視野捕捉,也不可能從頭到尾都用畫質、色溫一致的高畫質攝影機拍攝。當然,我也明白在那樣化外之境、不毛之地,紀錄片拍攝工作就與所有孩童求學過程一樣艱辛且危險,若無事先安排好,事後剪輯過,如何呈現出如此流暢,如此完整,如此線路清晰,頭尾呼應且所有被攝者都能如此從容面對鏡頭的畫面呢?所以,作為觀眾,我們還是得惜福,得感謝導演與所有工作團隊能帶來這樣一部難能可貴且充滿人道關懷精神的紀錄片,讓我們更加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