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字塔》:一群善良好人之死

5572

在廣義的恐怖片(Horror)範疇內,鬼屋及其變種變形的類鬼屋(廢棄的太空梭、幽靈船、地底洞等)題材乃是枝繁葉茂的宗支,其所訴諸,所呼應的無非是人類對於未知空間的好奇以及伴隨而來的恐懼。從好奇到恐懼,之間存在著一條線,這條線暫且可以稱之為安全感,在界線內,所有未知的探索都顯得刺激,讓人興奮;一旦踰越那條線,頓失安全感,任何風吹草動,都會令人神經緊繃,冷汗直流。

泰半戲劇場景均發生在金字塔內的《驚字塔》正是一部不折不扣的類鬼屋恐怖片,重要配角之一的資深考古學家邁爾斯(丹尼斯奧黑爾飾)在進入金字塔前,身上還真的綁著一條指引退路的引導線。整體劇情也就是在這條線斷去之後,正式導向類鬼屋片的傳統發展-求助無門,孤立無依,無路可退,不知眼前所面對的死亡恐懼是人,是鬼,還是什麼未知物種所造成?

無論是人,是鬼,還是什麼未知物種,渠等皆屬於有形的恐懼,此類有形恐懼的極大值就是賣弄血腥與噁心的剝削電影。《驚字塔》導演葛高瑞勒瓦瑟(Gregory Levasseur)明顯不好此道,見血場面甚少,而是專注於環境氛圍、空間聲響等無形壓力的營造,企圖讓觀者每分每秒都深感坐立難安。

一如多數的類鬼屋電影,《驚字塔》的場景不多,照明有限,攝影完全走低明度暗調風格,再如何有形也難以視其真形,似有若無之間,任何一個期待鏡頭都會令人惶惶不安。得力於金字塔本身建築體含有大量梁柱轉角,追求臨場感的手持晃動鏡頭輕易就能營造出草木皆兵的懸疑效果。而那牆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所記載的傳說、神諭,同樣能增添詭譎迷離的空間氛圍。較為可惜的是本片並未善加利用金字塔的地形優勢、空間特性去強調所謂的密室恐懼症,讓觀眾得以感應片中角色所感受的窒息、壓迫與威脅。

某種程度來看,《驚字塔》確實可視為地底洞恐怖片。在我曾看過的諸多地底洞恐怖片中,最欣賞的是2006年由尼爾馬歇爾執導的《深入絕地》,那是一部充分利用地形與空間,輔以精彩的攝影與演員精湛的演出,讓觀眾感覺到缺氧,感覺到恐慌,感覺到絕望,感覺到強烈的密室恐懼症的佳作。與《深入絕地》相比,《驚字塔》就是少了密室恐懼感此一觀眾心理的營造,讓人如坐針氈的不安感於是少了一大截。

另一方面,血腥場面甚少的《驚字塔》也沒有許多恐怖片常見的道德說教-沒有人因為放蕩而死,沒有人因為貪生怕死而死,沒有人因為逞兇鬥狠而死,沒有人因為出賣朋友而死。如此悖逆恐怖片道德教育潛規則的劇本,往好處想是不落俗套,往壞處想則是缺乏人性在危急存亡之際的善行或惡舉去支撐劇情的厚度與層次。於是乎,全劇就只能看一群「相對善良」的人們如何想方設法離開這座謎樣的金字塔。

問題是本片不賣弄血腥,不營造密室恐懼症感,又不刻劃叵測人性,每位角色都善良的很,恐怖張力要怎麼來?音效,大量的音效成了本片少數能讓人感到可怖緊張的主要力量。講白一點,《驚字塔》絕多時候都靠音效在嚇人,這對恐怖片來說可不是件好事。

所幸,結尾高潮處,意外出現了令人震驚的有形威脅,成為全片一大亮點。此一與埃及冥王歐西里斯、胡狼頭神阿努比斯有關的恐怖威脅,不僅鞏固了整齣故事的合理性,也稍稍挽救了劇本厚度、層次的不足。只是這曇花一現的亮點,最終是以稍嫌草率的方式作結,未免有虎頭蛇尾之憾。

整體來看,儘管《驚字塔》稱不上多了不起的類鬼屋片,但也不至於連恐怖片類型的平均低標都不到。若就敘事的完整度、合理性與流暢感而論,初試啼聲的新銳導演葛高瑞勒瓦瑟(Gregory Levasseur)至少讓我們看出他擁有講清楚一則恐怖故事的導演功力,頗能期待他在恐怖片領域的未來發展。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