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農莊》:戲裡,戲外,都讓人掙扎

3245

  關於劇情,一言以蔽之,《性福農莊》是部描寫同性之愛,發福農夫,在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區一樸實寧靜村莊裏所發生的故事。

  乍聽之下,其背景設定乃與《斷背山》兩牛仔所處的保守現實條件與外在環境壓力頗為相似。實際上,《性福農莊》無論就影片的形式美學,內容深廣度,情感渲染力,以及演員的內在演技、外在魅力,遠遠都不及《斷背山》,所以,建議觀者不該抱持著帶有觀賞「西班牙版《斷背山》的預期心理」(國內片商的宣傳文案如此形容)觀賞本片,否則只會大失所望。更何況,天底下有多少描繪同志情愛的類型電影,能與《斷背山》相掠美了?

  很難具體表達個人對《性福農莊》的好惡。基本上,我認為本片整體表現不好,也不壞,但略嫌平庸,是我的評語。如此評價與故事背景設定在窮極無聊的田園村莊無關,與渾身是毛,身材擁腫,裸身毫無美感的男主角無關,相反地,我認為本片人物背景設定恰恰能打破許多觀眾習以為常同志情慾片的男男主角總是奶油小生或肌肉猛男,品味獨到,氣質迷人,隸屬白領階級,中產階級等刻板印象。因此,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演員,不在於故事本身,而是第一次執導長片的導演羅貝托卡斯頓(Roberto Caston),對於情緒的營造,說故事的節奏掌握,有著相當程度的不成熟,甚至是不知所措,不知所以然,徒留冗長而無謂的喃喃自語,使得觀眾均不得其門而入,無法進入角色內心的掙扎苦痛中。

  看的出來,導演希圖藉由極為緩慢、內斂、低調的筆觸,述說男主角安德面對自己潛在的同志情慾,同時,又得承受來自於母親所代表的保守家庭壓力,社會壓力時的掙扎苦痛。然而,本片運用鏡頭敘事的功力,顯然與金馬影展簡介文案所提到的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式的冷調有段不小的距離。因此,許多場戲,我看不出有任何存在的價值,許多鏡頭,我感受不到有需要拍那麼久的必要。全片看完,我實在無法替導演自圓其說為何要拍到兩小時片那麼久:唯一的可能,就是導演希望我們透過「是否該中途離開戲院」的內心掙扎,來類比主角的感受吧?

  話雖然此,本片也不是那麼一文不值,至少,幾場在餐桌上用餐的場景,拍的很有意思。從最早母親、主角、妹妹的三人餐桌,到四人餐桌,五人餐桌,六人餐桌,隨著餐桌上不同人物的「進出」,還有座位的安排,誰煮菜,誰倒菜,都足以解讀出檯面下人物間的關係變化。這種巧妙的象徵表現,將受制於保守風氣下,不可言說的人性講得既隱諱,又傳神,是本片最值得鼓勵之處。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