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夏500日》:編劇公報私仇,導演暗渡陳倉

five_hundred_days_of_summer_ver2

  「本片純屬虛構,如與任何活人或死人的故事雷同,實屬巧合。尤其是妳,Jenny Beckman,賤貨!」(“Any resemblance to people living or dead is purely accidental … Especially you, Jenny Beckman … Bitch".)。

  這段開場白除了開宗明義就奠定了本片影像敘事的幽默調性外,更重要的,它也解釋了為何這則故事會是以完全的男性觀點著眼,男性口白講述;且描述男女相戀過程的點點滴滴時,總讓人感到有某種怨懟,不解,鬱悶的口氣,還帶有不願細說的逃避心態-因為,這位被罵賤貨的Jenny Beckman,乃是編劇Scott Neustadter在倫敦讀書時期所結交的女朋友,這個劇本即是他與前女友真人真事改編的戀愛故事。

  於是乎,從那言重的用詞「Bitch」,足以見得分享這則故事的主角是為男性,想當然爾,電影敘事就會全盤以男性觀點去回憶這段苦澀戀曲,至於女主角內心世界到底在想什麼,所求什麼,多半來自互動行為上的解讀,止於表面的揣測而已。

  同時,這段戀情肯定非好聚好散收場,而是有所怨念。所以,要把這段戀曲回憶得太甜,顯然是不可能的,說得太悲苦,又有失男性尊嚴。於是編劇決定先假公濟私罵個「Bitch」,並以幾近公然侮辱的諷刺口氣,圖示女主角的身材,再用不夠甜,不夠酸,不夠苦,也不夠悲的筆觸,輕描淡寫兩人間的愛情,最終目的有二,其一是狠狠的咒罵世人所信奉的愛情(在賀卡公司會議上發飆)。其二,只是想向代號為Summer的前女友示威:我已經找到命定的真愛-Autumn了。

  這樣一齣公報私仇的劇本,落在首次執導長片的新銳導演Marc Webb手上,它以充滿幽默,自嘲,深具創意的手法,在衷於原創劇本精神的前提下,拍攝出一部語氣相對理性中性,形式風格幽默風趣,整體質感完全迥異於過去我們所曾見過的愛情電影。

  基本上,《戀夏500日》讓我印象最深的其實並非故事本身,而是創意無限的敘事手法,例如從男女主角相戀到分離的500日內,剪輯不同時空的畫面拼貼,作情緒對比,形勢對比;或用分割畫面來做幻想與真實狀態的對比等。大量的對比手法,除可反應出戀愛中的人,情緒時晴時雨的心理狀態,並對比分手前後的差異外,更可突顯出女主角的喜怒無常,難以捉模的個性。

  音樂的使用,是出身於MV導演的Marc Webb的專長,也是他面對這則戀人絮語不夠刻苦銘心,戲劇性感染力略顯平淡的故事,用以連貫劇情,使節奏更為流暢,並藉以襯托男女主角人格特質與興趣品味的手法。可惜的是,或許是因為我剛看完運用配樂說故事的登峰造極之作-《海盜電台》之故,本片配樂雖然全都合我胃口,但使用邏輯,似乎毫無邏輯可言,完全是導演自己喜愛什麼樂團,什麼單曲,就暗渡陳倉,選用什麼配樂。

  相對於配樂使用的漫無目的,以音樂歌舞劇橋段明喻男主角剛開始墜入情網的喜悅;以《畢業生》的劇中劇來暗示女主角Summer在戲院內痛哭流涕之後,感情觀的轉變。這些手法,簡潔高明,是全片我最欣賞的處理方式。

  整體來說,或許是我對本片抱持過高期待,於是在戲院裡觀賞這齣不夠甜美,也不夠殘酷的愛情悲喜劇,確實有些失望。所幸,本片充滿創意的影像敘事技巧,還有由THE SMITHs領軍的眾樂團配樂,整牆的黑膠唱片封面,與一件件的經典樂團T-Shirt還是相當令人興奮。更讓人興奮的,肯定是觀賞女主角Zooey水藍色的眼睛,實在好美,好美。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