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姣妹日記》:俯拾東西文化差異,游走新舊性愛思維

poster1

  在吳育昇外遇緋聞女主角孫仲瑜被媒體集體圍剿數日,陶子於電台節目上強力反擊達爾文沙文豬獲得輿論一片叫好,「艷照門」事件男主角陳冠希來台的當下,觀賞這部宣示性開放、性自由、性自主的《姣妹日記》(The People I’ve Slept With),別有一股戲內戲外,相互輝映,隔空對話的趣味。

  《姣妹日記》的女主角安琪,以宛如《慾望城市》莎曼珊加強版的「Sex Animal」姿態出場,透過一幕幕神似《發條橘子》中經典快轉作愛畫面剪輯,一張張蒐集一夜情性伴侶相片的征服癖,毫不遮掩,露骨描繪出安琪放蕩不羈,大膽開放,追求純粹性愛歡愉的豪放女子形象。

  黃皮膚,華裔臉孔,在鏡頭前大談性愛觀,這已經足以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編劇還進一步在她身邊安排一作形象強化,一作形象對比的對映角色。前者為安琪的死黨-男同志家寶,後者則為安琪那恪守保守婚姻觀、家庭觀的姐姐。兩相對照,一正一反,更讓安琪的角色性格益加突顯,更具代表性。同時,也讓性愛,以至於婚姻關係的討論加入更多元的觀點。

  儘管《姣妹日記》全片都在談性說愛,但它並不是一部漫談性解放,性自主宣言的傳統女性主義電影。雖然懷孕的意外,讓安琪無法繼續他「Sex Animal」的信仰生活,但它也不是一部利用「懷孕」作為懲罰女性,告誡女性「女性性自由的最終受害者還是女性自己」,或強調身為女性的可悲處即是無法擺脫母性,無法不為孩子尋得生父,為自己未來人生找到依歸的說教電影。當然,「懷孕」是故事中重要的戲劇轉折,確實也促使安琪重新思考自身生命價值與愛的真諦,但我認為類似的主題有太多電影業已嚴肅談論過,找尋誰是生父的戲碼也不只一次出現在電影、電視劇中。然而,《姣妹日記》之所以能如此與眾不同,讓人深深喜歡,除了是它那電視劇般明快的敘事節奏,喜劇的表演形式,辛辣詼諧且又一針見血的對白,有別於傳統制式的說教電影,顯得平易近人,老少咸宜外,《姣妹日記》還擁有其他同題材電影所沒有的犀利觀點,包含來自於華裔美籍第二代的觀點,出自於導演同志身份的觀點,還有屬於「Quentin」導演天生的惡搞趣味。

  舉例來說,安琪為子尋父,過程中,逐一回想當初露水姻緣的一夜情始末,結果,看似種馬的美國佬竟是快槍俠,貌似忠良的韓裔美籍處男是巨屌男,此一以性特徵顛覆種族刻板印象的觀點,是過往以白人史觀為本的同質電影前所未見的。

  至於安琪父親續絃的對象是白種年輕女孩,更明目張膽地公然反駁為何黃皮膚男子無法獲得白人女子歡心?其他例子還有共和黨之於性觀念保守的刻板印象,以透過假陽具肛交才能高潮的直男,來打破傳統性向二分法的看法,還有各國籍男子聽到安琪懷孕時的不同反應等,都屬劇本中神來一筆的巧妙安排。

  細細咀嚼,這部看似喜劇的《姣妹日記》,其所主張的不只是性自主、性自由、性平等的觀念,而是人存於世該如何學會獨立,學會選擇,學會衷於自我,說穿了,還是不出北美文化對於重視自我價值的普世觀點。然而,這樣的看法與主張,是否適用於台灣呢?

  無論如何,導演、編劇以獨立製片之姿,毫無壓力與負擔,將親身經歷或取材自生活經驗的現象觀察與議題觀點融於一爐,其所反映出的新世代的性愛觀,未經美化,也沒有醜化,反而更能反映現狀,讓年輕一代有所共鳴。同時,也兼顧著寫實與反諷東西文化,新舊思維的批判目的。如此嚴肅深刻的創作概念,套在詼諧幽默的喜劇風格,成為難得一見能達到「寓教於樂」的絕妙喜劇,造就《姣妹日記》如此特別的影像風格,也讓人不禁期待年青華裔導演李孟熙(Quentin Lee)未來的作品。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