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隕落》:賣座災難片導演的災爛力作

  在 2008 年《史前一萬年》上映之前,我一度認為《酷斯拉》(1998) 已是德籍導演羅蘭艾默瑞奇 (Roland Emmerich) 好萊塢生涯最糟糕的劣作,沒想到今年這部《月球隕落》竟能撼動《史前一萬年》的爐主地位,再度改寫他個人「災爛片」的新恥度。

  平心而論,羅蘭艾默瑞奇並非多數影迷腦海中會率先與「爛片」聯想在一塊的導演。畢竟打從他進軍好萊塢以來,不乏多部叫好又叫座的著名鉅作如《ID4星際終結者》(1996)、《決戰時刻》(2000)、《明天過後》(2004)、《2012》(2009)等。但若從作品良窳比例來看,羅蘭艾默瑞奇爛片拍得數量頗為可觀,新作拍爛的機率較高,卻只因為片型多為大場面,大製作的「無腦爽片」;而且其發片週期往往是前一部叫好,下一部崩壞,下下一部又叫好,以此類推,功過相抵,才會讓他在觀眾心目中留下「賣座災難片導演」,而非「執導作品多為災難」的刻板印象。

  作為縱橫好萊塢多年的賣座導演,羅蘭艾默瑞奇在美國期間,除了2015年《石牆風暴》外,其餘作品皆為大預算,大場面,大製作,其中又以「世界末日」類型片最為人津津樂道。一般討論好萊塢導演時,甚少會以「作者電影」觀之,我卻認為羅蘭艾默瑞奇是少數能以「作者論」角度剖析的好萊塢導演。法國一代電影巨匠尚雷諾瓦 (Jean Renoir) 曾說「一位導演的一生只拍一部電影」,羅蘭艾默瑞奇正是畢生都在拍世界末日主題的導演,而且是打從他 1984 年的大學畢業作品《諾亞方舟的原理》(The Noah’s Ark Principle) 便展現其志趣。遠赴好萊塢發展後,縱使受委託拍攝的劇本主題迥異,仍不脫「人類存亡關鍵一役」,遑論他親自撰寫劇本的故事,全都是世界末日題材。

  世界末日作為羅蘭艾默瑞奇一生創作的永恆母題,想必他每天醒來都在構思人類、萬物與地球何時會,如何會滅亡?從氣候變遷到地殼異動,從大怪獸肆虐到外星人入侵,皆已出現在羅蘭艾默瑞過往創作之中。這一次《月球隕落》,顧名思義,就是月亮撞上地球,人類再度面臨生死存亡。但是,為何月亮會撞地球?月亮撞上地球前,人類是如何阻止末日來到?會是像《世界末日》(Armageddon) 那樣派英雄 (當然是美國人) 前去炸毀月球,或是像《彗星撞地球》(Deep Impact) 那樣,乾脆就讓它真的直直撞上地球?這一切疑問,身為編劇的羅蘭艾默瑞奇肯定得自圓其說。至於該怎麼說,該如何合理化,未必得要徹底服膺當代科學,但又不能完全超現實,當中的尺度拿捏,無疑是這類科幻災難電影的劇本藝術。

  「月球人造論」於是成為羅蘭艾默瑞奇構思《月球隕落》整齣科幻故事的核心理論。這並不是什麼新鮮說法,而是流傳已久的陰謀傳說。基於「月球人造論」,羅蘭艾默瑞奇將「人」的概念延伸為地球人類的祖先;再從「祖先」的概念,拓展為古老的科技文明戰爭。最終,古老的科技文明戰爭下所打造的月球與人類祖先所殖民的地球,又成為當今人類對於創始神的想像。上述聽來,頗神似雷利史考特《普羅米修斯》的人類文明起源觀,但是《月球隕落》在相關論述及呈現卻遠不及《普羅米修斯》那般扎實,甚至可以評為草率,最後給予觀眾瞎扯的印象。

  光就劇本的內在合理性,《月球隕落》的自圓其說便已說得漏洞百出,而且是在劇情最後五分之一段才開始謀求內在合理化。前五分之四片長呢?花了太多時間刻劃一名非正統科班且必定蓬頭垢面的先知業餘科學宅男配角,一名如今落魄但最後必定被召回拯救世界王子復仇的英雄男主角,一名誤解男主角多年且必定要是科學家等高級知識份子角色且因為得符合膚色與種族平權故而選定的黑人女主角,一名在男主角落魄時離開他最後才發現自己錯了卻因為性別平權不能過度表現認錯態度的前妻女配角,一名為了打進中國市場而隨便設計幾句中文台詞讓她講出來的華裔女配角等等等。這部片就是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在刻劃各男女主配,還順便置入性行銷贊助商產品,以至於不僅沒有太多餘裕去解釋月球為何會隕落,更沒法多作描繪月球逼近地球時的末日煉獄景象,這可會讓眾多只追求聲光爽度效果的普羅觀眾深感不滿,直接影響本片從北美到台灣等世界各地的上映戲院票房,難以重現羅蘭艾默瑞奇過去幾部「雖是爛片,但仍賣座」的光景。

  除了花太多時間在講述「人」外,《月球隕落》讓觀眾很難投入的一點還有全劇並無讓人恨之入骨,打從心底詛咒不得好死的壞人。由於缺乏善惡對錯的道德對立,以至於片中沒有一位好人之死去會被同情,也沒有任何一名壞人之死去會被喝采,因為壓根就沒有惡人的存在。身為資深災難片編導,竟不知災難片中患難見人性的基本編劇技巧,竟然拍出一齣全是好人,而未能透過天理報應,懲罰惡人,大快人心的的災難片。

  《月球隕落》就是這樣一部花了太多時間與心思在描述好人,花太少時間與創意去描繪災難的末日電影。原本我還不認為它比《史前一萬年》糟糕,但看到羅蘭艾默瑞奇在故事最後竟在討論「愛」,而且是《雙瞳》「有愛不死」的那種愛,這不是形上學,不是超現實,不是奇幻,單純就是沒梗與瞎扯。若要這樣收尾,倒不如讓月球直直撞上地球,全部人都死去,黑幕結束,完全反高潮,都還比較好。

  若無意外,羅蘭艾默瑞奇下一部電影會是好作品,尤其當這部《月球隕落》災爛成如此。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造次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逢甲大學電聲研究所講師。曾任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北藝大 Impact 學程講師;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評審與 2008、2010 金穗獎部落格達人獎評審,並多次擔任各大音樂祭硬體總監。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響、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