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IP 當道下的卡司迷思

  2022 年春節期間共計四齣台灣電影搶攻賀歲片檔,至少有三部合乎近年影視產業投資圈炙手可熱的關鍵字-「IP」 (Intellectual Property) 所延伸改編而成。其中,又以源自 Dcard 同名熱議文章的《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最具期待度與討論度。光是翻拍消息一曝光,便有未演先轟動之勢;當主要選角公佈之後,更讓首度挑戰大銀幕並擔任男主角的歌手周興哲眾粉絲群大暴動,為該片聲量推上一波高峰。

  為什麼是周興哲?在觀賞《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之前,我心中最大的困惑就是周興哲飾演高中生真的合適嗎?不難理解投資方與導演的考量,必是看重周興哲的高人氣,遠勝過其戲劇演繹實力,如是選角策略完全合乎 IP 影視開發圈在思考「人氣兌現」時的商業邏輯。但是,新一代人氣歌手何其多,為什麼獨鍾周興哲?

  在看完《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之後,我已不在乎大銀幕初登場模樣恍若游泳隊教練的周興哲該如何說服觀眾他飾演的是一位高三生?因為從周興哲到官方海報上出現的另一名歌手-婁峻碩,再看到並未名列在官方海報上的劉品言、「大霈」李霈瑜、林柏宏、琇琴、陳淑芳等影劇圈當紅演員,所有選角,無不驗證 IP 影視開發圈的選角策略-把所有能降低市場溝通成本,提升行銷效益,創造最大聲量,催化人氣兌現可能性的利多演員全都網羅,讓卡司說話,讓卡司發酵,讓卡司吸票,甚至讓卡司吸金。至於各選角 (甚至導演) 是否真的合適?是否足以勝任?彼此能否有化學反應?絕非首要考量,「自帶聲量」才是重中之重。換言之,類似《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這樣的 IP 電影從來不會為任何誰量身打造,其劇本並非專為周興哲而改編,選擇周興哲更不是因為他最適合詮釋高中生角色,而是因為他最富聲量,最具死忠粉絲群,也最有可能轉換成實際票房,讓投資獲益可能性最高。

  原生高人氣的 IP 改編,再加上自帶聲量的卡司群,無疑就是《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幕後製作團隊與投資方所認為勝券在握的市場操作邏輯。我也認為本片鐵定躍居今年賀歲片檔四部台灣電影中的票房冠軍,但這只是因為其他兩部 IP 台片-「素還真」或「諸葛四郎」的核心客群年齡層偏高,並非戲院消費者主力,發行片商也無意,甚或無力突破同溫層。相較之下,《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的年輕市場基本盤之大,便已足夠將該片拱上台片票房榜首。至於更上層樓的票房成績,坦白說,我認為上不了哪去,原因無它-《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全片素質頂多不過不失,所有演員的演出也無任何亮點,戲劇張力乏善可陳,以至於兩小時之久的片長令人深感冗長拖沓,整體看來就是一部難有口碑讓基本盤將聲量往外擴散,吸引更多觀眾的平庸之作。如是結果,一方面證明了 IP 電影透過「基本盤」的計算,作投資風險控管與預估損益比的優勢,至少能有一定的保底票房;另一方面則凸顯了 IP 電影從頭到尾往往過於重視創造聲量,卻忽視如何確保最終正片品質,讓上映後的口碑確實能夠延燒的隱憂。

  我並不反對時下 IP 電影的商業邏輯,也支持 IP 電影在開發過程中,投資方有權干涉劇本寫作與劇組人員、演員間的揀選。但商業干涉創作勢必有其限度,過猶不及。

  儘管我並未跟《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投資方或劇組查證,但就全片給我的直覺印象,嚴重懷疑編劇杜政哲改編 Dcard 同名文章的初始劇本頂多只是一個半小時左右的純愛故事,之所以最後會拓展成兩小時片長,十之八九是應投資方的要求,硬是加入各種看似能賣座的親情、友情、三角戀情等類型元素與自帶聲量的演員群,增添許多與「一位吉他社女孩,吃了熱舞社好友的愛慕者所送的早餐整整一年,才驚覺對方早就曉得早餐都是被吉他社女孩吃掉,最後早餐男孩與吉他社女孩告白,相戀,共結連理」這故事原型無關的支線劇情。試想如果將劉品言、大霈、林柏宏、琇琴、陳淑芳、婁峻碩等配角的支線劇情全都剪掉,是否會影響主線敘事的完整度,或者違背當初 Dcard 網友讀者群對於此 IP 的印象與期待呢?完全不會。所以,這些支線劇情的存在意義是?美其名是藉由旁敲側擊男女主角的原生家庭故事,凸顯各自性格與行為的異同,讓這則純愛戀曲更添戲劇層次與人生百味。或許編導確實有上述企圖,但實際執行起來卻讓所有支線顯得東拼西湊,所有主配對戲幾無化學反應可言 (宋柏緯與林鶴軒是唯一有效果的一對),更讓所有支線橋段顯得累贅多餘。尤有甚者,渠等支線劇情刻意向許多賣座台片致敬的斧鑿痕跡處處可見卻又執行力不彰,結果就是變得東施效顰。上述一切要怪罪編導杜政哲,還是投資方的干涉呢?如果《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是一部作者電影,是獨立製作,那就是自編自導的杜政哲得一肩扛起。然而,作為一部 IP 電影,從選角到劇本的開發,投資方影響力肯定大於編導。當 IP 投資方陷入聲量迷思,陷入卡司迷思,最後導致編導被迫拍出這樣一部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作品,自作自受的投資方更該負起全責。

  《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原 Dcard 文中的曖昧感、守護感、愛在心底口難開感是如此離奇扭捏又青春純愛,將該人氣文章轉為 IP 劇本開發,其實不難,只要把最初感動讀者的元素,即官方海報上 Slogan 「把一整年的早餐,換成喜歡你的勇氣」如實拍出,適當地做戲劇安排即可,何苦畫蛇添足?說到底還是 IP 影視投資方在聲量兌現下的卡司迷思所致。

  為文最後,想特別表揚一下女主角李沐的演出,從《青春弒戀》到本片,儘管偶有演得過於用力的缺失,大致上,確實是一位很能演的新進演員,只是經紀人或她自己未來在挑選劇本時得多費心。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造次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逢甲大學電聲研究所講師。曾任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北藝大 Impact 學程講師;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評審與 2008、2010 金穗獎部落格達人獎評審,並多次擔任各大音樂祭硬體總監。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響、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