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最前線》:忠於戰史與兼顧娛樂性的拿捏

  早在這部《致命最前線》之前,我便已聽聞「波多利斯克」這座莫斯科近郊城市之名,那是 1985 年的電影《莫斯科保衛戰》第二輯所提及的一段戰史:1941 年德軍發起「颱風行動」,以兩路鉗形攻勢,意圖孤立莫斯科所有外援,一舉奪下對蘇戰爭。其中,由「閃電戰之父」海因茨古德里安 (Heinz Guderian) 所率領的中央集團軍第 2 裝甲兵團在 9 月 30 日開始猛攻莫斯科的第一道防線-維亞濟馬防線,其中一支快速部隊更在 10 月 5 日連夜推進 150 公里,直搗莫斯科外的第二道防線-莫扎伊斯克防線,並佔領距離莫斯科不到 200 公里的城鎮尤赫諾夫。由於莫斯科所有重兵全已壓上前線,首都圈並無實質戰力,莫斯科形同門戶洞開。為爭取前線軍隊退防時間,蘇聯只好派出波多利斯克砲兵學校和莫斯科軍事工程學院共 3500 名師生死守,等候支援軍前來解危。最終,共計 2500 名師生死於於這場血戰,換來的是成功牽制德軍先進裝甲部隊長驅直入莫斯科。若非這群年輕生命的壯烈犧牲,莫斯科極有可能遭德軍攻克,二次大戰的歷史將從此改寫。

  相對於《莫斯科保衛戰》僅以有限篇幅速覽波多利斯克砲兵學校的悲壯戰事,《致命最前線》整整 130 分鐘的片長全聚焦於這場視死如歸的浴血保衛戰,當然也就更有餘裕詳述該戰事所有人事時地物。只是這「詳述」就是歷史的「全貌」嗎?顯而易見地,縱使是採紀錄片形式,130 分鐘的片長,甚至更長的片長,依舊無法忠實還原整場戰役的來龍去脈,更不可能記載每一位將士官兵的故事,遑論改編成劇情片。

  戰爭類型劇情片的改編,第一要務就是如何在龐雜史實之中篩選必要的人物故事,再改編成角色與情節,此一篩選過程便已註定不可能忠實還原歷史的全貌。

  根據史實改編的角色與情節本身是否要如實符合歷史記載,抑或允許針對劇情張力或娛樂效果所需作一定程度的編撰,甚至額外增添虛構人物與杜撰故事呢?如果改編過度,虛構過頭,就算最終正片戲劇張力娛樂性十足,是否還能稱作為還原歷史的戰爭電影呢?

  有沒有可能出現改編過度,虛構過頭,卻被公認是忠實還原歷史的戰爭電影呢?有的,作為政治洗腦工具的愛國主義電影比比皆是。類似案例,台灣電影史就族繁不及備載,在此就不一一枚舉,以防傷了特定族群的玻璃心。

  在解讀與書寫這部蘇聯二戰電影《致命最前線》之前,我不禁思忖著上述關於戰爭片是否該,又如何合乎史實的諸多假想,一切只因為這部電影帶給我的觀影感受是忠實於戰史,但又無損於娛樂性。然而,合乎史實與滿足娛樂效果,兩者真的可以共存嗎?會不會只是因為我不甚了解前蘇聯,今俄羅斯本位主義下的戰爭史觀,以至於把所有改編都誤解成是歷史的真相?或者把殘酷的戰爭場面,全都當成爽片來看待呢?

  為此,我再度複習《戰敗者的觀點》等德軍觀點的二戰書;重看了六小時之長的《莫斯科保衛戰》,也一併翻出 1961 年《艱難時刻》、1968 年《為了我們的莫斯科》、1977 年《活到黎明》等蘇聯時期拍攝的二戰老片來研究 (在 Youtube 上搜尋原文片名即有),只為確認從蘇聯到俄羅斯時期所拍攝二戰電影,其改編幅度與拍攝手法的殊異,並與美國好萊塢式,德、英、法等歐陸式二戰片作對照。

  一經比較,我更能確定《致命最前線》相較蘇聯時期的二戰片屢屢藉由電影宣揚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或鞏固當權領導人的政權正統性等顯而易見的政治洗腦企圖,本片確實較為專注於戰事發展與德蘇雙方攻防細節的描述;所有角色的對白也不刻意慷慨激昂,不刻意義憤填膺,不刻意講出政令宣導式的愛國語彙,全然地從人性出發,從身處在戰亂情境下的青年人們的視角,講出他們的人生歷練該講出的話,展現他們會作的行動。光憑上述,《致命最前線》不僅遠遠褪去蘇聯時期二戰電影改編過度,虛構過頭,卻被當時蘇聯人民認為是再現歷史,如今看來不過只是集體洗腦的政治色彩,甚至也比文化殖民,全球化輸出「美國至上主義」的好萊塢戰爭電影來得更忠於歷史,合乎現實。

  至於本片帶給我的娛樂效果,純然來自角色的設定與情節的安排。這方面,不得不說,相當的好萊塢化。或者說,天底下所有要訴諸票房回收的高成本、大製作戰爭電影,必然要套用賺人熱淚的通俗編劇公式,藉以取得共感最大化。於是乎,在《致命最前線》中,我們會看到恍如《珍珠港》雷夫與丹尼這對摯友同時愛上同一位女子伊弗琳,在愛情與友情中左右為難的通俗戲碼;也會見到許許多多好萊塢戰爭片必有的生離死別,或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等催淚情節。

  值得一提,好萊塢戰爭電影的通俗化劇本公式必定要有個人主義式的英雄人物,也會有貪生怕死,優柔寡斷的懦夫角色作映襯。在《致命最前線》中,男主角之一的拉夫羅夫看似恃才傲物,一意孤行,若與好萊塢式的個人化英雄主義的角色相比,他在戰場上的實際作為依然較為符合蘇聯時期以降的二戰片脈絡-全民皆為英雄,或者只有史達林是唯一英雄。差別在於,《致命最前線》賦予拉夫羅夫的英雄色彩確實比起前輩作品來得強烈,全片也從不傳達史達林是唯一英雄的政治洗腦企圖,足以視為俄羅斯新世代戰爭片的英雄觀。

  另一方面,打從蘇聯時期開始,俄羅斯人拍的戰爭片中從來沒有懦夫角色,毋須像好萊塢戰爭片透過電影為貪生怕死,不戰而逃的懦夫作道德審判。套句《致命最前線》中德軍戰俘所言:俄羅斯人根本都是不怕死的野獸,從不投降。

  整體來說,《致命最前線》是一部遠比蘇聯二戰片、好萊塢戰爭片更忠於史實紀載,又無損於娛樂性的戰爭電影。它展現出新一代的俄羅斯戰爭片在除去蘇聯鐵幕時期愛國主義與洗腦目的之後,力求還原歷史,重現歷史的創作觀。但其史觀已經不再服務政權,造神領袖,而是彰顯小人物與底層軍士官視死如歸的勇氣與決心,從《T34:玩命坦克》到這部《致命最前線》皆是如此。

  話說《T-34:玩命坦克》是我 2019 年年度十大之一,曾讓我驚呼於俄羅斯拍攝大場面戰爭片的駕馭能力竟如此突飛猛進。這部《致命最前線》也是由《T34:玩命坦克》製作團隊操刀,劇情張力,戲劇節奏,戰爭場面調度能力與特效逼真程度,給予觀眾的臨場感,全都不遜於好萊塢戰爭片,甚至有過之而無所不及。看來以後只要是《T-34:玩命坦克》、《致命最前線》相關劇組出品的俄羅斯戰爭片全都必須看,值得追。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造次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逢甲大學電聲研究所講師。曾任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北藝大 Impact 學程講師;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評審與 2008、2010 金穗獎部落格達人獎評審,並多次擔任各大音樂祭硬體總監。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響、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