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宇子的天秤》:沉浸式火車難題

  日籍新銳導演春本雄二郎自編自導且自行擔綱剪輯的第二部長片《由宇子的天秤》,一部專屬於沒有暫停鍵可按的戲院大銀幕之作,千萬別妄想日後上架 MOD、OTT 後再看就好,一旦抽離戲院空間讓人專心一致,潛心觀賞的儀式感,泰半觀眾肯定缺乏定力在戲院以外環境將這部兩小時半的慢板長片一口氣看完。只要不是一股作氣看完,任意中斷或中離,全片的情緒喧染力必會戛然而止且難以接續。

  《由宇子的天秤》的劇情並不複雜,片名中的「由宇子」即女主角之名,「天秤」則象徵她剛正不阿,善惡分明,毫不妥協,致力挖掘事實真相的紀錄片導演身份,面對認知衝突的道德難題發生在自家人身上,她該如何在正義與偽善之間作出抉擇與應對?

  這齣是非對錯,利弊得失難以一刀兩斷說分明的「火車難題」(Trolley problem),共耗時整整兩小時半作陳述而無論辯。換成其他導演,大可採用更緊湊,更直接,更簡潔,更高張力,更高對比,更灑狗血的敘事手法,速速道盡所有角色性格、人物關係、事件發展與事件背後所要傳達的人性幽微與社會陰暗等觀察與批判。然而,春本雄二郎卻讓全片節奏刻意緩慢,敘事刻意平淡,情緒刻意內斂,人物刻意壓抑,刻意維持傳統日系電影溫吞敘事步調,文火慢炙層層劇情梗概,又似漬物般等候長時間漸次發酵,終能盡嘗其旨味。

  不妨以時下流行用語之一的「沉浸式體驗」來形容本片試圖賦予觀眾的觀影感受,而這無非就是導演看待是與非,善與惡,正義與虛偽等人世間一切道德檢驗標準時的超然態度-莫急於妄下定論,而是要先理解當事人的處境。因為處境往往影響了抉擇,抉擇才會經常悖德,人生才會有那麼多自相矛盾與言行不一。換言之,導演之所以選擇如此緩慢的節奏娓娓道盡由宇子的處境,正是要我們設身處地,靜觀其變。

  對我來說,並不感到本片冗長也是因為演員讓我願意靜觀其變,因為攝影讓我願意靜觀其變,因為剪輯讓我願意靜觀其變,因為劇本讓我願意靜觀其變,最終結局更讓我感到如此靜觀其變,確實有其意義,有其價值,有所回報。

  最後一幕戲的一鏡到底非常有力道,堪稱全片最精采的一段。但若把最後這場戲整個剪掉,在前一段手持攝影跟拍女主角步履蹣跚,失神落魄的過程中結束,同樣也是後勁甚強的收尾方式。一來一往,兩者差異,正是由宇子最終到底要選擇在罪惡感中苟活,還是負荊請罪?這般自我道德檢驗的一體兩面,抉擇的兩難,在結尾的選擇上一表無遺。編導最終替筆下女主角由宇子下了決定,同時給予另一個意味深長的戲劇安排,讓由宇子回到紀錄片導演的身份。

  只是由宇子最後是在拍攝自己的紀錄片,還是拍攝被害者的紀錄片呢?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造次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北藝大 Impact 音樂學程與逢甲大學電聲研究所講師。 曾任音樂電影品牌翻面映畫總監暨負責人,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The eXtensions吉他手、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笑傲搖滾音樂祭(Shout Out Festival)總召,巨獸搖滾、搖滾台中等音樂祭硬體總監;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等獎項評審。看似斜槓的人生,其實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