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孩》:感同身受的代入感何在

  誠如文章標題所言,讓我們回想兩年前《孤味》上映時,許多觀眾宣稱該片讓她 (他) 們想起奶奶,想起母親,想起家族成員中任何一名女性的生平際遇,甚至想起自己的類似過往。這般感同身受的代入感,正是《孤味》何以口碑能超越族群世代,大賣特賣的關鍵 (之一)。

  反觀另一部刻劃母女親情的《瀑布》,因為鮮少有觀眾遭逢過母親罹患思覺失調症的經歷,多數看官也就只能以第三人稱的角度旁觀看戲。並且由於缺乏感同身受的代入感,旁觀看戲的觀眾們也較容易避免當局者迷,進而無所盲點地質問《瀑布》中女兒的心態轉變未免太快,兩代間的和解未免太理所當然;反觀給予觀眾高度代入感的《孤味》,入戲至深的觀眾卻絲毫不曾懷疑奶奶為何原諒的那麼突然,放下的那麼容易,最終甚至還追憶?

  缺乏讓他者感同身受的代入感無疑也成為《美國女孩》這部親情電影難以感動更多觀眾的弱點與硬傷。畢竟,沒有太多台灣觀眾經歷過移民美國,因故舉家遷台,必須重新面對與重頭習慣東西文化殊異的辛酸與無奈。就算曾經耳聞身旁親友有類似案例,也僅是以第三人稱的角度側聽,仍舊難以感同身受。更不用說《美國女孩》片中的母女當初是抱著美國夢移民,卻因為母親罹癌才返台接受手術治療,這可是許多台灣民眾最難給予同情的華僑行徑-即「有錢拿綠卡,有病拿健保卡」,益加成為電影與觀眾間建立認同感與代入感的另一潛意識障礙。

  話雖如此,觀眾還是得尊重《美國女孩》劇本原型取材自導演阮鳳儀個人的成長故事,被迫在美國人與臺灣人之間抉擇文化身份認同也不是她所願意。於是,《美國女孩》成為阮鳳儀個人與慘澹青春的對話,拼湊出她與家人間曾經捱過的酸甜苦辣,並讓如今成熟的她,藉由這部自傳電影作公然告解,與昔日的懵懂無知作內在和解。換句話說,這是一部完全屬於作者個人的情感電影,完全為自己,為家人而拍。

  但也正是因為《美國女孩》完全是導演阮鳳儀為自己而拍,為家人而拍,除此之外,別無它求,因此全片所呈現的創作格局與視野,僅止於忠實再現導演一家人間的家務事,絲毫無意去以小博大,透過戲劇化改編,讓本片昇華為大時代下的小人物縮影。於是乎,縱使片中提及「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舊時代流行語,也再現了髮禁、制服與填鴨式教育的陳腐校園生活過往,更重現了 SARS 肆虐台北時的社會集體恐慌,但上述一切都只被視為故事背景來簡單帶過,人物、劇情本身並不打算從中發表任何意見,只有逆來順受,再再使得《美國女孩》全片看來稍嫌小家子氣,缺乏更為宏觀的創作企圖心,難免給人不過爾爾的觀感。

  但若不強求更宏大的創作企圖,僅就導演阮鳳儀所念茲在茲的家族故事而論,《美國女孩》毋庸置疑是部情感細膩,刻畫入微的親情類型電影佳作。尤其在描繪美式作風的孩子與傳統華人觀念的父親,以及東西方價值觀自我矛盾衝突甚鉅卻不自知的母親間的三方相處與互動,尤其坦率且真摯,入裏且獨到,讓我輩觀眾能從再而三的事件中感受到含蓄的愛,無私的愛,生恨的愛,遺憾的愛等親情的各種形態。同時,從孩童的視角所凝望的家庭記憶,也讓我們這些他者確切感受到導演窮盡多少心力去回首發生於她年少時期軋然承受的內外衝擊。那些徬徨,那些孤單,那些失落,那些不解,那些原諒,那些愛恨等超齡且超載的成長經歷,多麼令人不捨與同情。最終我們不免慶幸著導演一家人否極泰來的和解,而非悲劇般的分崩離析。

  然而,這般符合我輩期盼的溫暖結局,仍是旁觀他人之苦痛下的善念。我們仍是他者,才會有所謂的慶幸與祝福。

  另一方面,儘管我在前文指出本片缺乏企圖心與野心,但我仍由衷讚賞導演阮鳳儀在導戲作風與敘事風格上的內斂與簡約,讓這部僅止於回憶個人家務事的傳記電影、家庭電影並未被拍成連篇瑣事,味如嚼蠟。片中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場戲,每一句對白,絲毫沒有累贅或多餘,更多的是乾淨俐落,舉重若輕的弦外之音。舉例來說,林嘉欣所飾演的母親莉莉與小女兒芳安燒紙錢祭拜外公、外婆的那一場頂樓戲,便將民俗信仰的傳承,宗教信仰的自相矛盾與難以忘本,童言無忌所襯托對故人的無限想念等象徵隱喻,一次呈現給觀眾體會,就在這麼不到兩三分鐘的一場戲。

  這部情感細膩,刻畫入微的親情類型電影佳作,導演功力之外,演員當然也居功厥偉。林嘉欣所飾演的母親,兩位童星所飾演的女兒都有非凡表現。尤其是飾演大女兒,即導演童年化身的素人演員方郁婷,其演技之自然,之動人,之真摯,之早熟,我就毋須再錦上添花,相信看過本片的觀眾都有目共睹。不過,我想特別替飾演父親一角的莊凱勛抱不平,為何他無法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或男主角?我真心不解。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造次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北藝大 Impact 音樂學程與逢甲大學電聲研究所講師。 曾任音樂電影品牌翻面映畫總監暨負責人,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The eXtensions吉他手、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笑傲搖滾音樂祭(Shout Out Festival)總召,巨獸搖滾、搖滾台中等音樂祭硬體總監;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等獎項評審。看似斜槓的人生,其實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