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腳鐐的女孩》:泛道德有罪推定論者的當頭棒喝

  法國電影《戴腳鐐的女孩》( (The Girl with a Bracelet )有超過半數的戲碼拍攝於法院內,情節發展幾乎是由涉嫌殺害摯友的疑犯-麗茲 (Lise)、麗茲的雙親、被害人母親、雙方律師、法官、檢察官、證物鑑定官等相干人的互動對話作戲劇推演,觀眾則成為本案參審團的一份子,旁聽著各方答辯,在心底翻滾著這位「戴腳鐐的女孩」-麗茲究竟該判她有罪,無罪?

  作為一部訴訟攻防相關的司法電影,儘管本片並非探討死刑議題,但在經常挾「死者家屬的權益誰來保障」等反廢死言論來要求速審速判速決的台灣,本片無疑提醒著我輩:司法偵查論辯務必講究邏輯性、嚴謹性與精準度。在舉證的過程,即使人證、物證、事證再如何看似確鑿,仍不可輕易排除任何誤判的可能性,也不宜先入為主地以常理研判嫌犯的犯案動機、行為心理,忽視特殊成長背景所造就的獨特性格,獨特行徑與獨特價值觀等獨特個案。

  若憑片中前半段檢察官的答辯,鑑定官提出各種不利於嫌犯的跡證,再加上麗姿面對種種質問時異於常人的反應與無關緊要的態度,作為坐在第四牆外參審的我輩觀眾肯定也會對麗姿的清白抱以懷疑。然而,當關鍵凶器的證據力遭到推翻,麗姿的涉案可能性大減,常抱以「有罪推定論」者是否有感當頭棒喝?

  在有陪審團、參審團制的司法國家,有罪與否的判罰不僅僅只聽証據說話,往往也會以泛道德主義來衡量嫌犯的罪愆。麗茲純粹享受動物歡愉的性開放觀念受到檢方、法官強烈道德質疑,尤其是曾為摯友的曖昧對象口交,理由竟只是願賭服輸而無感情基礎,當下也沒有任何羞辱、恥辱等世俗感受,更讓「常人們」感到不可思議。然而,麗姿委任律師最後的答辯詞,完全揭露導演、劇作家透過本片所欲傳達的題旨:罪罰審判縱使不該忽略道德,但道德本身絕不該受法律審判。

  這樁兇案的討論從人證、物證、事證等證據力,倏忽轉為探討麗茲的性開放觀念是否得給予尊重,是否該成為審判的關鍵,坦白說,稍嫌突兀。前段提到,這肯定是劇作家、導演真正想要傳達的題旨,這是否反映出法國司法正義的現狀,抑或以電影大眾傳播力量提醒法國社會泛道德論者,不得而知。

  麗姿的委任律師最終辯護固然動人,但我對麗姿父親所展現的堅強剛毅與尊重麗姿自主權的螢幕形象更是印象深刻。飾演麗姿父親的演員洛契迪森姆(Roschdy Zem)幾乎是靠神情在詮釋這位承擔各方壓力的父親,演技極具說服力。

  話說回來,到底誰是兇手?受害者家屬的權益要如何保障?導演與劇作家顯然無意也無須再繼續討論下去。現實生活亦是如此,當疑犯被判定無罪,找出真正罪犯的責任絕對不該由該庭法官或疑犯所承擔。只是在有罪推定論盛行的台灣,多數人恐怕不是這樣想。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音樂電影品牌「翻面映畫」總監暨負責人、笑傲搖滾音樂祭(Shout Out Festival)總召、The eXtensions吉他手、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曾任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巨獸搖滾、搖滾台中硬體總監,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評審、2008、2010年度電影金穗獎部落格達人獎、中央大學西潮松韻獎、2014年搖滾台中全國搖滾音樂大賽等。看似斜槓的人生,其實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