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種硬的方式》:若能撇開劇情與角色不講…

5130

以低俗喜劇、無俚頭卡通《蓋酷家庭》在北美電視圈創出名號,多年後,又以低俗喜劇、無俚頭電影《熊麻吉》一片走紅全球影壇的塞思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新片《百萬種硬的方式》仍不改一貫插科打諢的戲謔作風,再次自編自導自演出一部低俗喜劇、無厘頭惡搞賤作。特別的是本片戲劇場景設定在1880年代美國亞利桑那領地黃沙滾滾的邊陲小鎮,也就是以19世紀初西部墾荒時期為故事背景,想當然爾,大量西部片元素就成了《百萬種硬的方式》揶揄惡搞的首要對象。

《百萬種硬的方式》原片名為「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即在西部的一百萬種死法。若您事前看過預告片,很可能會預期這是一部《終棘警探》(2007)之於警匪片,《活人甡吃》(2004)之於活屍片,對歷來西部片類型公式作致敬、顛覆、惡搞於一身的喜劇。實際上呢?從片頭開始,本片確實煞有其事地營造出古典西部片的標準字卡、配樂、景觀、建築與穿著,然而,關於在西部片中角色會如何慘死、驟死、笨死、意外死、鬥毆死、決殺死等怎麼湊都湊不到百萬種死的畫面,全都已經剪在預告片裡,其他章回則充斥著塞思麥克法蘭最擅長的脫口秀作風-那是不管面對什麼題材,什麼時機,什麼情況,都可以說得口沫橫飛的脫口秀,就像是台灣有線電視各大頻道名嘴出外景一般,重點在於脫口秀本身,而不是外景。於是,所謂的西部片元素在本片充其量只是塞思麥克法蘭這場脫口秀的棚內布景,僅止如此。各位也就別期待這會是一部顛覆古典西部片公式的惡搞片,也別期待它會像昆丁塔倫提諾《絕殺令》般向通心粉西部片作致敬之舉,更別提壽喜燒西部片等許許多多取自古典西部片養分,在世界各地開花結果的混種西部片。真要說,《百萬種硬的方式》算是熊麻吉版的西部片,只是這次塞思麥克法蘭是在西部片的棚景下作這場秀,當「熊」的則是莎莉賽隆所演的安娜一角。

就感性面而言,我是喜歡這部作品的,但,就理性面來說,塞思麥克法蘭這部《百萬種硬的方式》的預告片絕對比正片幽默風趣且節奏明快,焦點明確,完全避開正片在經營角色、情節發展時的諸多缺失。看待一部劇情片時,我不可能說「撇開劇情與角色不講」這種蠢話,可是,當我認真審視本片的劇情,也只有空泛兩字可以形容;若要討論本片的角色,更是只有空洞兩個字可以評論。於是,我也只能調整自己的心情,用觀賞《驚聲尖笑》之流的惡搞片的心態,享受塞思麥克法蘭在本片展現他行走江湖的招牌絕技-從各種政治不正確或正確的議題,包括政治、種族、信仰、性別、性向、性愛中找到脫口秀般的挖苦反諷的話題,其製造笑料的方式確實相當接近以《芭樂特:哈薩克青年必修(理)美國文化》、《大獨裁者落難記》聞名影壇的夏沙拜倫(Sacha Noam Baron Cohen),不時有讓人拍案叫絕又哭笑不得的犀利批判。

整體看來,在沒有向《熊麻吉》那般「兄弟情誼」的共鳴力量遮掩塞思麥克法蘭執導功力不足的情況下,《百萬種硬的方式》真是一部「空」的不行的劇情片,真的是一部「撇開劇情與角色不講」後才能完全放鬆心情大笑一場的蠢片。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