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三三景》:悲歡離合,老病死

33_scenes_from_life_(33_sceny_z_zycia)_poster

生老病死,悲歡離合,區區八字,便足以道盡人生;而七情六慾,喜怒哀樂,更在你我之間交織出人生百態。

雖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一部電影真否如此全知地看透人生,領悟人生,闡釋人生?以有涯追無涯,當然只能落得緣木求魚,於是,多數企圖書寫人生此一永恆命題的電影作者,只能從人生百態中揀選三三兩兩人物、場景、事件加以聚焦,加以著墨,以小博大,見微之著,讓觀者由渠等浮光掠影中拼湊人生全貌。

波蘭中生代導演瑪寇札塔‧叔莫斯卡(Malgorzata Szumowska)2008年發表的《人生三三景》正是一部以人生為題的寫實電影,片中主角茱莉亞為攝影家,其丈夫為作曲家,父親是電影導演、母親是小說家,全劇描述的是此文藝家庭的分崩離析,從中探照人性面對生命不可承受之輕時的各種情感向度。

倘若藝術家、文學家、創作者是最能看清生命本質,體悟人生奧義的一群智者,按理說,面對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他們應當能擁有超乎常人的醒徹與冷靜,處理與應對將益加超然,更顯睿智。然而,在片中,渠等角色面對親人的病逝,寵物的驟死,愛情的退色,職場的不順遂,慾望的不滿足等諸多生命必經之苦痛,表現出來的反應竟與常人無別,甚至,更為消沉、焦躁、脆弱、自暴自棄、自怨自艾。如此角色設定與戲劇發展,無非是要凸顯人生而為人,無論擁有怎樣的身分地位,智識背景,終究難逃命運的乖違無常,更難以擺脫諸多人性情結,感性羈絆,坦然面對人生苦難。

據悉,本片是導演瑪寇札塔‧叔莫斯卡半自傳體的作品,此一線索可以讓我們一方面理解為何本片會拍得如此「有距離」-近乎全然旁觀的觀照距離,鮮少有近拍、特寫鏡頭;也能理解何以本片的戲劇氣氛會如此的嚴肅且謹慎,所有角色的塑造、出場、場面調度,皆帶有莊重且沉重的悲劇色彩。全劇幾乎是以寫實、擬真而缺少所謂高潮迭起等戲劇效果的冷調筆觸呈現所有角色面對人生悲歡離合時的喜怒哀樂,正因為摒棄了美國好萊塢式的戲劇化效果,而遊走布萊希特史詩劇場式的疏離與亞陶殘酷劇場的殘酷之間,反而能將人生的無常探照得更透徹。

我甚欣賞一家人在觥籌交錯之後,興高采烈地奔到原野上看流星,此時,出現全片唯一的俯瞰鏡頭-暗喻神性的全知後,一家人的命運開始走向悲劇性的結果-如此意味深長的鏡頭語言在片中處處可見,足以證明本片每一格畫面都是導演深思熟慮後的結果。同時,我也對片中醫院場景(醫院,不正是人生的縮影)的角色互動,人物進場與出場的場面調度處理甚為印象深刻。但是,若要說全片最讓我感到殘酷的一幕,無非就是母親罹癌後的那個不再和樂的聖誕夜,那棵被視如敝屣的聖誕樹與那完全旁觀寫照的室內詭譎氣氛。

所謂「生老病死,悲歡離合」,在《人生三三景》片中,完全不見生之喜悅,只有老病死與悲歡離合。這是徹頭徹尾的悲觀電影,即使到最後一幕,乍看之下,光潔的床,明亮場景,好似嶄露出獲得救贖的曙光,終究,人還是孤獨的存在,孤獨地離開,沒有人能獲得所謂的救贖,這就是人生,這就是導演瑪寇札塔‧叔莫斯的生命觀。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