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龍《寂寞國的殺人》:521捷運慘案後,台灣輿論現狀預言書

10403463_10202659436380325_1937964798063238432_n

  1999年發行《寂寞國的殺人》,這是我人生第一本村上龍,也是1999年我北上就讀大學時買的第一本書,更是我收藏村上龍在台灣所有發行作品的開始。

  《寂寞國的殺人》是村上龍藉由一樁十四歲少年的殺人案與彼時日本社會輿論的反應,去剖析日本這個國家、社會、傳統教育到底出了什麼世代問題。此時此刻,重讀《寂寞國的殺人》,書中所描述當初日本曾發生過的輿論現象,成人世界如何集體卸責、逃避,又將問題全丟回給孩子,全都在台灣再次應驗。

  僅節錄書中82頁內文如下

  「我前面寫說小孩子會拿父母作榜樣,並不是說這個十四歲少年的父母鼓勵少年殺人,但是我可以確定他的父母沒有教他如何消除殘暴的想像,很明顯地這對父母對自己的兒子沒有什麼危機意識。但是如果制裁少年的父母、兄弟就可以防止事件再發生的話,事情就好辦了,如果只把少年消除掉,就可以了事的話,我就不必在這裡討論了。用消除和制裁來處理這個問題即代表相信現在日本一般家庭的現狀,也代表認為除了這個被逮捕的十四歲少年以外,其他一般的小孩子都是正常的小孩。可是我認為那些殘暴、異常的「特殊學生」跟其他的「一班學生」是愈來愈無法區分了。我不是批評日本的小孩子,批評了也沒用,我只是想說應該對所有小孩子的狀況都要有危機意識。」

  再節錄書中46頁的內文如下

  「在任何時代,一定有人由於碰到一件強烈的事件而停止思考。那些歇斯底里地呼籲消除、制裁的人都是對那個十四歲少年感到恐懼的人,他們無法了解這個十四歲少年公然犯下的罪刑,所以他們感到害怕。生存在現代化途中,『悠閒貧困的時代』的人們想像力是有限的,但他們也是背負著現代化重任的人,所以我不想批評這些『消除、制裁派』。她們由於辛苦沒有得到回報,產生挫折感,以致被這個『世俗』給同化掉了。日本這個國家的『世俗』比原則要強,有時候甚至超過法律。我則盡可能不要與這所謂的『世俗』有任何瓜葛。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