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事實證明死刑並無法避免憾事再次發生

Tc48r4QV560i9eEdy93iZ

 

  江子翠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這晚,離開公司前,一樓駐衛警正對著電視新聞破口大罵,與另一家公司的員工齊聲譴責兇手應該立刻抓去槍斃。

  我在一旁抽著菸,躲著雨,聽著兩位老先生的言論許久後決定開口:死刑或許能一解亡者家屬的怨氣,但是死刑能避免類似無差別殺人事件再次重演嗎?

  駐衛警以一番亂世本該用重典,死刑才能避免殺人刑案再次重演的說詞闡述為何他認為少年兇手應該要抓去槍斃。

  「可是,上個月法務部才剛執行五位死刑犯的槍決,現在發生這樣的憾事,不就是證明了死刑並無法防範這類無差別殺人事件的發生。」

  警衛與另外位公司的員工聽我這樣說完,說詞改成惡有惡報,殺人就是要償命。

  「所謂殺人償命,是要鼓勵每個反社會的,厭世的,憤世忌俗而且不想活下去就算了,還想找人來同歸於盡的無差別殺人兇手多多上街殺人,一命換多命的意思嗎?」

  警衛這下反問我:「不然你覺得這種可惡的人該怎麼懲罰他」

  「我不會先想著該怎麼懲罰他,而是想先去理解這位少年兇手的犯案動機,心理狀況與人格特質,是麼樣的成長環境、人際關係、教育過程與社會結構讓他萌生這樣無差別殺人的念頭。」

  「您們知道為什麼歐洲國家都廢除死刑?除了歐盟規定,除了宗教因素,除了歷史經驗,除了許多學者研究過死刑與遏止犯罪間是否有絕對關係外,更重要的是歐洲國家普遍是社會主義型國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同舟共濟』的社會主義價值觀深植人心。歐洲人看待個人的犯罪,並不會直接撇清關係地認為那只是一個人或者一家人的事,而會去反省這是一整個社會、國家之中所有人都該承擔的共業;同時,歐洲人會傾向去思考是怎樣的教育制度、社會環境、國家政策導致一個人喪心病狂如此。因此,若有人犯罪,就算是嚴重到像挪威連環殺人魔那樣,他們也要先去分析這位兇手從小到大各階段的交友狀況、教育過程,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進而導致這位兇手、罪犯產生扭曲的價值觀、道德觀,使得他犯下如此滔天惡行。根據渠等犯罪心理分析,所有家長、家屬、師長、鄰居、民代、社會、國家才知道如何引以為鑑,防止憾事再次發生。

  「我完全能夠理解槍決、死刑如何能夠一解死者家屬心頭之恨的對價關係;但,眼前的事實就告訴我們死刑並無法避免下一次憾事的發生,因為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乃至於社會結構等犯罪心理的養成背景從來就沒被檢討,沒被解決。」

  「甚至,尋死又想拖別人一起同歸於盡的兇手,他渴望的本來就是死刑,他不會有悔意,更不會因為死刑而得到道德上的後悔感、愧疚感」。

  以上是我稍早之前與警衛、另間公司員工的對話梗概再加以修辭上的潤飾,潤飾過程並無損我如何看待死刑此一議題的見解。

  我應該從未公開表態過個人對於台灣是否該廢死此一議題的看法,因為我自己也不確定台灣是否真的有歐洲完全廢死的社會條件?但,可以確定的是與其討論要不要廢死,應該要更關注的是如何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去反省學校、家庭教育,國家社會制度是否有機能異常,有缺失,進而去避免下一次憾事發生。如果不去作渠等社會、家庭背景成因的檢討,只想簡化所有問題,廉價地以為殺人償命就能解決,那麼,隱藏在社會各角落的那些無差別殺人、衝動型殺人、反社會人格潛在殺人犯是永遠不可能被理解的。

  注意,我的用詞是理解,而非遏止,因為無差別殺人、衝動型殺人、反社會人格殺人者所要的其實就是一種被理解、被認同甚至被救贖的感覺。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如果曾經有一個人讓他感覺到被理解,被認同,被救贖了,他們會選擇自殺且找人陪葬的扭曲心理與犯罪動機肯定會大大削弱不少。

  反過來想,如果我們從來都不曾用心去理解,甚至還曾經歧視、攻擊這些邊緣型人格、反社會人格、自卑傾向人格者,又有什麼立場去責難他們?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