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噤到底》:別出心裁的一鏡到底驚悚片

5677704657_c7c97c9b61_z

電影史上,片長超過60分鐘,從頭到尾一鏡到底拍攝,不作任何後製剪輯,且有作公開商演放映的劇情長片,在《一噤到底》之前,應當只有兩部。第一部,也是電影教科書最常列舉的一部,是由俄國導演蘇古諾夫(Alexander Sokurov)於2002年所執導,以一鏡到底形式穿越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33個房間,劇情橫跨俄國四個世紀,300年歷史的《創世紀》。另一部,則是來自哥倫比亞新銳導演斯皮洛斯特森路普洛斯(Spiros Stathoulopoulos)於2007年拍攝,紀錄一名婦人遭恐怖份子挾持,安裝人肉炸彈後四處求助的《一鏡到底之人體炸彈》(PVC-1)。以上兩部都曾在金馬影展都播放過。無獨有偶,《一噤到底》在台灣第一次放映,也是在金馬影展隸屬的奇幻影展上。

百年電影史,竟只有三部一鏡到底拍攝的作品,可見一鏡到底拍攝肯定有其難度(或是無必要性)。一鏡到底拍攝的難度有多高?試想,一場完美的劇場,需要完美的演員,完美的演出,配合完美的燈光,加上完美的佈景等主客觀條件,需達到天時地利人和,方能有完美的呈現。此難度有多高?若還要再考慮如何讓完美的劇場演出與完美的鏡頭運動相互契合,挑戰彼此互動的「時間差」,整體難度更是難上加難。別說一鏡到底拍完全片,就算是只拍一小段落,往往也讓人感到神乎奇技,像是近年的《贖罪》、《人類之子》、《謎樣的雙眼》,就是最好的範例。

除了技術難度高外,造成電影史上只有三部一鏡到底拍攝的電影,還有更重要的關鍵:為什麼要一鏡到底?

一鏡到底與完全第一人稱拍攝不同,卻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要藉著特殊視角的攝影手法,提升電影的即時感,臨場感,與角色情節的說服力。與純第一人稱拍攝的電影如《錄到鬼》、《厄夜叢林》、《柯洛弗檔案》不同,一鏡到底拍攝還要挑戰「片長」等同於「現實」。正因為片中角色與戲院觀眾處在等長時間,真實感自然更勝第一人稱拍攝。

回過頭來看看這部以Canon EOS 5D Mark II作一鏡到底HD拍攝的烏拉圭驚悚電影《一噤到底》,其鏡頭運動與鏡頭所代表的觀點,與《創世紀》的第一人稱,或《一鏡到底之人體炸彈》的完全旁觀不同,《一噤到底》的鏡頭運動身處旁觀與全觀間,時而代表觀眾,時而代表兇手,甚至,最後逆轉式結局真相大白後,更象徵著主角內心的幻想狀態。

鏡頭運動游刃有餘於人物情節的主從關係間,並成為推動整體劇情的助力,卻沒有像《創世紀》那般過於炫技,表現慾望過強的僵硬感,這是《一噤到底》在攝影方面最大的成功處。演員本身的演技,空間佈景道具以及自然光的善用,均與鏡頭運動搭配的天衣無縫,遂能成功營造出感受力、包圍感強的驚悚氣氛。此外,配樂與畫外音的運用更是一絕,讓人又愛又怕,亦讓整齣戲瀰漫著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就整體氛圍營造論,本片是相當傑出,相當嚇人的。在戲院裡,以大螢幕觀賞,環繞音效聆賞,觀眾們定能感受到恍如置身鬼屋、凶宅般,陰森凜凜,不寒而慄的詭譎感受。

可惜,劇情本身稍嫌晚節不保,前功盡棄,最後企圖作戲劇性的大翻盤,受害者、施害者間的影像邏輯卻存在極大的不合理。縱使,字幕結束後的回馬槍,意圖為全劇再作一次合理化工作,但觀眾是否能接受,能理解,能欣賞呢?

最後,我也想來個大翻盤。《一噤到底》真的是一鏡到底嗎?根據Canon EOS 5D Mark II原廠標稱顯示,5D2有錄影長度的限制,1920×1080解析度,HD模式最多只能連續拍攝12分鐘,檔案約4GB。難道劇組特別請求Canon替他們設計特殊規格的5D2嗎?還是導演在許多伸手不見五指,漆黑一片的橋段中有暗中剪輯,讓觀眾感覺到這是一鏡到底的電影,技術上,其實沒有真正一鏡到底呢?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