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普通教慾》:黑色荒謬劇,極權變奏曲

dogtooth

  築高的圍牆,謎樣的別墅,一男二女,兄妹同住。在這看似優渥富裕的生 活環境,除了父母雙親,以及排解哥哥性需求的援交女子,兄妹一生未曾與外界接觸,外人也不得其門而入。如此形同孤立主義,鎖國政策的封閉教育下,溫室的花 朵,所認同與所信奉的價值觀、世界觀,全來自於父母的植栽-嚴格說來,是其父有意識下的掌控,且是「別人笑我太瘋顛,我笑他人看不穿」,自成一格的乖誕教 育:例如教導兄妹懷孕的母親將會生下狗,而貓是危險的;牆外的世界是險惡的,直待犬齒掉落,長大成人,才有資格離開此處。如是這般在我輩看來完全是指鹿為 馬,顛倒是非的荒謬身教、言教,造成兄妹彼此間的對話操著顛覆我們既有語言表意的指涉邏輯,像是「殭屍」是指小黃花,「海」是指椅子,「屄」是指燈泡;也 使得兄妹間的行為互動模式存在著違反常理的教條致序。然而,他們卻樂在其中,並行不悖,深信不疑,倒也和樂融融。究竟,此處是理想的烏托邦,還是惡名昭彰 的斯坦福監獄?

  代表希臘角逐2011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非普通教慾》,在去年金馬影展映演時的片名為《犬齒之家》,雖是根據英文片名「Dogtooth」直譯而來, 卻遠比正式上映後,過份直白,流於普通的譯名-「非普通教慾」更具隱喻性、象徵性與詭譎感。再說,《非普通教慾》劇情固然有慾,慾固然能創造更多話題,增 加多些票房。然而,「慾」壓根不是全片重點,「寓」才是:《非普通教慾》是則不折不扣的當代寓言,是極權主義、強人政治的寫實寓言,也可以是宗教狂熱的醒 世寓言?兩者都說得通,也都能互通-畢竟,狂熱的政治信仰與宗教信仰,與其所造成的悲劇總是如此相似。

   既然是寓言,就會有符號,有符號,就會有符旨、符徵,也會有意符、意指。這些與符號學有關的角色設定,劇情設計,在多數電影,總是隱而不宣,待觀眾與影 評人自行解碼。《非普通教慾》卻採行了與拉斯馮提爾那部英文片名同樣有狗的《厄夜變奏曲》(Dogville)相似的劇場化作風,從角色、對白、互動乃至 於布景,全部都是象徵,或隱喻,甚至是明喻的符號,毫不掩飾,更為直接,更為粗暴、也更形荒謬。

   面對如此高度符號化、象徵化,表現慾望如此強烈的荒謬劇,沒有人會再質疑影評人總是想太多吧?畢竟,要解碼麥可漢內克《隱藏攝影機》,還需先認識 1961年法國與境內阿爾巴尼亞人間的種族歧視歷史,方能解譯,心領神會其中政治隱喻。但對於昔日,甚至是現在的台灣,或其他親身經歷,或從旁見證過冷戰 時期,共產極權,強人政治如何搬弄是非,造神愚民的觀眾而言,《非普通教慾》所要喻徵指涉的政治意涵實在太好解讀,任誰都能理解編導的創作企圖與所把玩的政治隱喻。

   比較可惜的是父母親的「行為動機」交代太少,缺乏動機的行為,行為就成了為了行為而行為,所有象徵就成了為了象徵而象徵,所有隱喻也就成了為隱喻而隱 喻。但若能將符號隱藏置於更具動機的故事起承轉合中,相信這齣繼拉斯馮提爾「美國三部曲」後,罕見的劇場風格,形式主義之作會更強而有力,說之有理。

  僅管如此,《非普通教慾》仍舊是近代電影史中最令人驚豔的一朵奇花,一朵在溫室中被非普通教育養成的奇花。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會將其提名到最後決選名單,堪稱近年來最不可思議,最大膽的一次提名。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