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港雄海派》:南臺灣音樂場景的現在與未來

b91a685a

從早年的春天吶喊,赤聲搖滾,到近年小草地音樂節,都曾發行過專為活動所企劃的樂團合輯。這類合輯,無論對於宣揚音樂祭本身的創辦宗旨或企劃團隊的選團品味,或替受邀樂團爭取更多實體唱片的發聲機會,幫助樂迷快速認識更多好樂團也好,都有其實質幫助,樂團、樂迷、策展者,三方受惠。

不過,過往的合輯,確實就只是單純的合輯罷了,製作背後並無更深遠的企圖。相比之下,今年大港開唱首度發行的此套《大港雄海派》,不僅僅是一張海派大碗的合輯-雙CD,共收錄33首歌曲,僅賣199元的超殺價格,其企劃目的更是師出有名:主要收錄有高雄在地樂團,與台灣各地以南部人為主成員的獨立創作樂團,無論是主辦單位主動邀請,抑或公開徵選的入選樂團,各自獻出一首以高雄,或南台灣為創作靈感的單曲,集結成輯,以此宣揚來自南台灣的創作力量。如此強調土地情懷的企劃概念,其實頗為相似日前所發行的《OPEN TAIPEI》城市概念專輯,只不過《大港雄海派》的屬地主義更為強烈。

SONY DSC

據了解,《大港雄海派》最初構想原是單CD發行,但在首波公開徵選的過程中,來自高雄在地年輕創作樂團的作品有料到主辦單位有料音樂不知該如何取捨,索性就改以雙CD大份量上市。其中,一碟名為「Disc Now」,收錄所有由有料音樂主動邀請的樂團,主要為已在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佔有一席之地的老中青樂團;另一碟「Disc Then」則收入公開徵選入圍的南台灣年輕創作樂團。從「Disc Now」與「Disc Then」令人玩味的命名方式,不難咀嚼出企劃者的用心與創見,也可看出大港策展團隊對於深耕以高雄為軸心的南台灣音樂場景的期許。

一套僅定價199元的雙CD合輯,能擁有如此高質感,高完成度,高成本的美術設計與包裝,光是拆開CD的過程,就已經教人心滿意足。翻閱內頁樂團介紹,對照著歌詞,逐一聽著雙CD中的所有單曲,「Disc Now」中,開場曲為南霸天滅火器所帶來的「Fight Again」,從其活力奔放的暢快節奏與豪放爽快的吉他聲甩中,清晰聽到標準高雄豔陽天高溫下汗流不止,放晴衝撞的熱血龐克。緊接著也是來自高雄的害羞踢蘋果所帶來的「HAPPY」,曲風為大編制的SKA調調,熱力四射,青春盎然的同時,卻也將龐克音樂的抗議精神於潛藏其中,理直氣壯地高唱:「我們並不富有,但生活有踏實的快樂」,完完全全將南部人樂天知命的心聲,與年輕人大無畏的態度唱了出來。

第三曲則是前小白兔唱片店長,壞女兒貝斯手,左營高中榮譽校友戴子姐接所領軍的三人樂團風籟坊(鼓手泰元則為台南人)。多以台語創作為主的風籟坊帶來一曲國語單曲「別人的歌」,在飽滿厚實的Bass襯托下,如陳年烈酒口感層次變化豐富的溫醇吉它音色顯得更為醉人。整體編曲細膩琢磨可見樂手功力,橋段轉場與格局視野頗有大將之風,煞是好聽。可惜,不知是錄音,還是混音後製,甚至壓片部分有所失誤,鼓聲,尤其是銅鈸和著CHRIS的主唱聲線一起失真過多了些,瑕不掩瑜。

連續三首令人熱血澎湃的單曲之後,港都子弟Foo離開熊寶貝單飛另組的新團Silverbus帶來曲風調性格外陰鬱孤寂的《Keep Myself From Falling》,無須讀盡歌詞,就能從音樂中陰霾沉重,不見天日的壓抑情緒中聽出這是一首主人翁面對未知路程,黑暗之心的捫心自問,自問自答。整首編曲迷幻味、藥味十足,鼓聲如喪鐘,晦澀消沉地疊出一大片黑色雲朵,詭譎的聲響如不祥烏鴉來回穿梭。說來奇怪,如此末日氛圍的器樂聲部竟也與Foo感性自覺的歌聲合諧共處,譜出滄桑卻溫暖的憂鬱之歌。

台北後搖代表隊之一的阿飛西雅,新曲「台北震盪」,無疑是本套合輯,甚至是近來我所聽過的樂團單曲中最令我驚艷的一首。宏觀的建築結構,靈活的場面調度,將所有頻率能量徹底釋放。開場猶如火車行進時的鼓點錯落,此起彼落的器樂音效描繪出窗外浮光掠影般的幢幢景像,彷彿南部孩子初上台北,或是在城市中倚靠捷運車窗,面對這座讓人不知如何是好的首善之都時的迷網心情,寫意又寫實,言之有物,菲林味濃郁,其格局企圖心與音樂完成度絕對具備國際水準。

高雄在地樂團橘娃娃的「八月五日」,踏著後搖的步伐,英搖的Groove感,偶爾帶有恍如加拿大樂團的神韻,忽而又有瞪鞋團的厚重破音音牆,配著酷似前雀斑主唱斑斑的可愛女聲,成為一首另類的少女情懷療傷系歌曲。此曲雖好,卻也驗證我早先的看法-目前的橘娃娃仍是唱片比現場好聽的樂團,其現場,鼓手太突出,往往一馬當先,成為全場焦點,卻也使得樂團的平衡感與詞曲的主題性失焦脫序。反觀,錄音時,就無上述問題了。

高雄在地老團,以Grunge樂風自居的KoOk,「銀色殺手」很有早年四分衛的味道與狠勁,髒髒的吉他,重重的小鼓,無須複雜的編曲,只有誠實直接與率性,慷慨激昂地唱著:「我為了什麼活下去」,就足以博得滿堂共鳴。

作為代表南台灣金屬樂勢力的恕樂團,與曲風近來多變到難以歸類,又何須歸類的光景消逝,各自帶來一首單曲-「肅穆大道」與「37度」。坦白說,這兩首均是讓我稍感美中不足的作品:前者問題出在錄音並無法將恕樂團現場張力十足,銳氣逼人的爆發力忠實捕捉進唱片之中,且主唱丸子的錄音狀態與入戲狀況似乎未盡理想,故全曲聽來,再如何聲嘶力竭,味道還是不夠嗆辣,殺氣始終解除不了封印。至於光景消逝難得唱起中文,頗令人驚喜,整首歌,聽久了,會有當年失控樂團的錯覺。然而,這曲「37度」編曲架構略嫌單板,旋律發展動機薄弱,以我所認識的光景消逝的才氣,甚為可惜也。

相對於出國取經多次,經驗老道,技巧老練的阿飛西雅已開創出屬於個人風格的後搖標籤,來自台南的後搖團聲子蟲(近期因兵役休團中),「時雨」一曲仍辨識得出天空爆炸(Explosion in the Sky)等國外知名後搖團的影子-基本上,在台灣玩後搖,太容易讓人直覺想起國外知名後搖名姓,並非好事。然而,聲子蟲勇於效法上帝加速你個驚嘆號黑皇帝(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挑戰15分鐘大篇幅史詩樂章,企圖心旺盛,值得嘉許。可惜,在錄音演奏的基本功仍不足以征服其野心,明顯能聽出主奏吉他越彈越無力支撐大局,導致整首歌情緒不夠豐滿,起伏流於壯志難伸。所幸此曲還是能聞出聲子蟲是組深具美學想像力與說故事能力的潛力樂團,只要個人演奏技巧,以及錄音室美學加以提升,絕對大有可為。

假文藝青年俱樂部帶來全套合輯中唯一的不插電歌曲,也是唯一敢以現場演出錄音,走音歌曲獻醜的樂團,仔細想想,除了勇氣可嘉外,不知還有什麼值得一說。

Disc Now的壓軸單曲則為曾以專輯《藍寶石》勾起老港都人的美好夜總會回憶,高凌風的可怖夜總會夢靨的濁水溪公社所帶來的「流星雨,兩樣情」。該曲延續著《濁水溪公社20年特別企畫:熱門勁歌》專輯忽然返璞歸真,走起70、80年代復古電子寵物店男孩混搭台灣國語的基掰曲風曲調,想像著小柯唱歌的表情,令人聽了就想想開懷大笑。
SONY DSC
Disc Then的部份,打頭陣的紙片女孩,無論是過往我所曾聽過的該團現場演出,還是收錄在本合輯中的這首「Typhoon」,均容易令人直覺聯想成「女聲版的橙草」,一來,這表示其創作力尚未走出摹仿的階段,打破框架開闢出自己的路;二來,又代表她們的演奏基本功其實有一定水準,只要多多開拓其創作眼界,來日也能攀上Disc Now。

來自台南的放屁伯(Fun People)英文單曲「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十足流行搖滾的旋律與編曲,初聽還誤以為是翻唱自國外青春偶像樂團的口水歌。但願放屁伯能再提升其作品的深廣度與在地連結,無論是曲風抑或歌詞,甚至是演奏與演唱。

以高醫大學生為主成員的赫尼亞(Hernia)「You should not be here」,重金屬開場頗有氣勢與架式,主唱一開口卻破功,為嘶吼而嘶吼,為填詞都而填詞的意味太明顯。整首歌曲空有演奏技巧,內容乏善可陳,整首歌聽來就顯得異常空洞了。中段的人聲口白,更是多此一舉。

來自屏東的男子漢樂團「無緣的人」,汲取老台語歌風味加上搖滾編制,重現當年尚唱台語歌的五月天,相似之處,不只是其旋律與編曲元素相似,主唱的唱法也很相像。值得一提,其吉他編曲的精緻度,音色選用的品味,與技法運用的收放自如,恰到好處,相當令人欣賞。

龐克樂團紅鼻子「Fight It Out」,曲名遙遙呼應龐克前輩滅火器的「Fight Again」,歌詞言之有物,沒有俗濫的無病呻吟,編曲聽得到主張與想法,是為有所訴求的吶喊抱怨。比較遺憾的是,主唱在主歌段的慵懶唱法雖唱得讓我頻頻點頭稱是,副歌段卻開始讓我搖頭,彷彿望著歌詞本照著唱歌,未能投入真感情的錯覺。

業已小有名氣的Post Emo(後現代情緒搖滾)團晨曦光廊,加了二胡後,東西元素的對話,本該為其本質很有創造力的音樂增色不少,但問題是音色豐富度上確實增色不少,但二胡與吉他、Bass、鼓的對話實則不多,僅是主奏與協奏,主音與合音間的平行關係,而無互相給予發展動機與問答對話與語彙,何來產生情緒與感染力?且以Post Emo樂風來說,本曲結構過於端正,太容易被預期到何時要起,何時要弱。不過,音效的使用相當亮眼,曲調本質也保有一定原創性,未來發展仍受期待。

來自屏東的浮木樂團,「That’s All」一曲則是標準的流行搖滾,編曲,演奏,演唱芭樂得、流行得有模有樣,至少聽得出來是認真製作的創作團而非逢場作戲的作場團。僅管如此,我還是期許這組樂團能有更具樂團辨識度的原創力與聲音特色,就算是繼續作芭樂情歌,芭樂情歌也是有分好壞的。

三人女子團Cubic的「Invisible Island」,編曲雖然簡單,感情卻異常豐富,樂符帶有剔透純白的孤獨感,青春專屬的虛無寂寥,雖然其所傷感格局尚小,但至少是忠實不造作,能在有限的人生經歷,有限的技法下,作到最豐富的層次結構,足矣。

八字眉樂團,吉他riff為主架構開展「Wake Up My Pride」,詞曲、編曲都還稍嫌無強烈風格,歌詞言不及義,陳腔濫調,只為了壓韻而壓韻,此事不妙矣。

重金屬硬蕊團Sakeens(羌)的「決裂」,玩起Nu Metal,頗有架勢,樂器組表現很好,有將全體氣勢烘托出來,但若主唱的嗓音厚度能再飽一點,情緒更為瘋狂灑脫,相信會更好。

最後一首為高師大附中畢業校友所組的草地人,其單曲「作陣行」,初聽之下,果真與現場一樣,無論是編曲結構,唱法,和音使用,都有滅火器的影子,只是主唱的台語咬字較貼近五月天阿信,越聽越像。

總結來說,若以音樂完成度、創作格局、錄音品質論,「Disc Now」中的諸多線上樂團與其作品,除了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之外,顯然都成熟穩健,視野遼闊許多,但這本該是理所當然,畢竟已在台上打混多年。相比之下,「Disc Then」中的新生代樂團,其作品深廣度雖尚無法與「Disc Now」中的前輩們相掠美,錄音室演奏(唱)與美學表現也稍嫌青澀幼嫩,曲風上,多數團也尚未摸索出自成一格的高辨識度,這些都是仍處於摸索階段的年輕樂團必有的發展中階段現象。但誰無年輕過?只要不輕狂,只要持續努力創作,誰能保證這些樂團們爾後不會像蔡依林的胸前般一夜長大,破繭而出,長成下一個大物?

唯一能確定的是:經由此合輯計畫的發行,確實能讓全台灣更多的獨立樂迷,知曉南台灣有那麼多默默努力的樂團存在。再者,由「Disc Then」的音樂作品中,經常還能聽出當今南台灣年輕樂團,對於人生,對於社會,對於土地,對於音樂創作這回事的看法,那往往是與台北憂鬱三搖-後搖、民謠加英搖截然不同的曲風調性與意見主張。而當「Disc Then」與「Disc Now」擺再一起對照,還頗有南臺灣音樂人「北上前,北上後」的聆聽樂趣。

由於此合輯企劃並非事先各團一起集中錄音,而是經由邀請或徵件後再統一作母帶後期Mastering的工作,是故,各團錄音品質或者錄音室美學表現(Studio Art)小有落差,但還不足以成為聆聽上的干擾,只不過,經常會有「如果能在用多點經費錄音,品質會更好」;「如果有製作人、配唱師引導,這首歌會更出色」之憾。

更大的遺憾還來自於最終所收錄的歌曲,除了創作人的血統有所以一貫之外,作品本身與在地連結性並不如當初企劃般緊密,尤其是「Disc Now」,最為明顯。如果明年還會有此合輯發行企劃,建議策展單位應該越早通知,讓所有樂團提早準備,早日磨刀霍霍,齊心齊力為南臺灣發聲,一起大聲出屬於南台灣自己的歌。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