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與機器人《Miss November》:當美味的甜食連吃十一回

14d4123ca415a5

如果沒錯的話,98年度新聞局樂團補助金名單中的「Electric Puffs」,正是後來的「女孩與機器人」。

第一次聽到「女孩與機器人」這團名,就在每年新聞局以廉價補助獨立樂團(高價補助王彩樺、豆花妹等人),並規定要在限定時間內趕工催生一張專輯(所以越來越多樂團受高人指點,先取巧錄好,再去申請補助),好讓新聞局能夠辦個活動告訴社會:他們有在關心台灣獨立音樂文化發展的「台灣樂團節」上,活動文宣寫了個「女孩與機器人」,一時間還意會不過來這團是打哪來的?不過,習慣就好,這就跟電影補助金一樣,每年都會出現一些不知打哪來,實際上,很可能是佔據山頭的各評審們,檯面下先喬好,利益分贓導向多過挖掘潛力新團下的結果。

在那年的台灣樂團節,是我第一次聽到「女孩與機器人」的現場演出。坦白說,當下真的是對該團的電氣舞曲節拍融合花草甜美音色與時尚流行元素的新潮音樂感到驚艷不已。如此游刃有餘又充滿豐富想像力的編曲,如此流暢好聽的旋律,如此繽紛絢爛的取樣音色變化,驚鴻一瞥,一拍即合。更迷人的,那位氣質,外貌與肢體動作都與電影《戀夏500日》中女主角柔伊黛絲錢妮(Zooey Deschanel)酷似的女主唱Riin,她優游於中、英、日語的甜美唱腔,穩健台風,偶爾夾雜俏皮的肢體動作,著實好聽,好看極了。而當女主唱Rinn表示當天是該團成軍以來首度公開演出時,我除了對女孩與機器人感到未來性大有可為外,另一個感觸就是:樂團的成功要素,除了天份,努力,還要有資源,不管那資源是人脈、是金錢,或者是什麼?

很快地,就陸陸續續在Leagcy、海邊的卡夫卡、河岸留言等不同表演場地聽過女孩與機器人的現場演出。日漸感受到這三人電子團,一場比一場更為進步,更有默契,也更富新意。兩位主要負責電子聲響的「機器人」-蛋與Jungle,把玩老古董與新型態電子取樣機的巧妙取樣音色固然總令人耳目一新,但舞台中央那位女主唱Rinn始終是全場注目焦點:她真的很能唱,也很俏皮,很可愛,也很粗線條,大辣辣地像個鄰家女孩般。看得出來,她在舞台上所呈現的表情動作,都是如此真摯真切的,絕無矯揉造作的成份,故能有打動人心,迅速拉近與聽眾距離的個人魅力。

對「演唱」這等表演藝術而言,發自內心的「真」,表現出「真」,不讓人感到任何裝腔作勢,是何等重要。可惜,台灣有太多樂團總愛故作姿態裝暴女,裝文青,裝硬蕊,裝清純,或假裝可愛浪漫,且裝得還不像,太假,這些拙劣的演員,很快就會被聽眾、觀眾給搓破了。

「Rinn的現場雖然都是真的,但在這張專輯《Miss November》裡頭卻充斥太多人工香味,不自然甜味的聲音卻是假的」。聽完幾輪後,我必須很失望地這樣說。我並不曉得這張專輯的製作環節哪裡出了問題,是製作人還是唱片公司呢?是誰故意操弄Rinn原本自然透明,迷人甜潤的音色,加入更多更多更多不必要的甜味,以致於讓人聽到太多不真實,不真切,太多太多人工香料的甜。甚至,唆使她濃妝豔抹,裝出性感野貓的騷味,以為這樣能夠迷惑了誰?一切都顯得太刻意了,太賣弄了,使得Rinn的音色質感,演唱詮釋,與情感表達,不及她平日演出時的真實真切真摯。

所有聽過女孩與機器人現場的樂迷,肯定曉得我在說些什麼。雖然我一向反對唱片錄音與現場演出一樣,但錄音室錄音過程,樂團與製作人員交涉的過程,樂團的本質絕不容輕易被抹煞,被扭曲。錄音過程中的純粹理性狀態,是為了讓創作靈光與本質去蕪存菁,自我提升,而非摧毀本質,變成另外一個人,一個團。

《Miss November》雖然還不是歷年獨立樂團專輯,讓我感到完全陌生,深感「還是現場比較真本性」的一張。但在聽過全盤11首歌曲,比對現場聆聽的經驗,幾乎可以斷定Rinn的甜膩音色是被配唱師,或製作人要求如此故作姿態的演唱。而其他的電氣配器,則被後製成僅作背景音樂襯托人聲之用,不像是現場演出時,電氣取樣與人聲在樂曲編曲架構中,經常有所場面調度,取代人聲,作為樂曲開展動機的主角,使得音樂聽來有進有退,有高有低,煞是富麗生動。僅管如此,雖然在專輯中,感到蛋與Jungle的才氣稍稍被「流行音樂,Vocal最大」的混音法則給犧牲壓抑了,但依舊能聽出兩人的編曲仍然精彩,仍然充滿創意,仍舊能讓人想起80年代諸多經典電子樂團的身影。

整張專輯聽感上的彆扭,全來自我所熟悉的Vocal被要求那般故作姿態的唱著,其他樂器編曲卻被像流行音樂中的Midi背景音樂低估對待,對於那些因為聽了這張專輯才開始認識女孩與機器人的樂迷而言,他們會作何感想呢?是否也會跟我一樣,誤以為是在聽蔡依林或哪位青春流行藝人的唱片呢?問題是,蔡依林能夠七十二變,裝清純還真的挺清純,裝魅惑還真的挺魅惑,裝G奶還真得有幾分撩人。反觀Rinn的本質與個性(我對她的認識來自舞台上),並無法真的裝出那麼一回事地「I’ll be Sexy」唱出讓人酥麻,撩撥人心的「My Boy」「Push my Button」等充滿賀爾蒙性挑逗意味的吟聲浪語,反倒有種小孩子裝大人,清純學生在裝壞的不協調感。錄音過程,「裝」的成分實在太多,「真」的成份實在太少,尤有甚者,裝成這樣,Rinn的聲音不就與流行音樂圈諸多女演唱人毫無差別,辨識度大降,這樣真的能打進主流音樂圈嗎?

結果,唯一能與主流音樂圈唱片相抗衡的只有電氣編曲較多用心,較多原創性,至少,不是翻唱自韓國哪個男女團體的歌曲。

再說,整張專輯的「甜度」過甜,也造成每首歌的味道「無差別化」,尤其是快歌部分,都像是鬼打牆般,每一首聽來都極為酷似(某方面也與詞曲創作力有關)。倒是慢歌部分,例如「昨天」,「為所欲為」,人工甜味最少,感情成分更多,內心戲更加琢磨後,聽來就異常動人,尤其在一片聽久很膩的快歌中,成為值得一聽再聽的珠玉之作。

當然,就錄音品質論,這張專輯是很成熟,品質很高的佳作,無論人聲或器樂的頻率飽滿度,分離度與密度感都很高水準,一聽就是花大錢製作,遠度重洋送交英國Abbey Road後製的專輯。此外,唱片包裝、MV拍攝雖然一看就是針對主流消費群眾招手的視覺設計,但整體質感確實是國內獨立樂團專輯中少見的大手筆,能不能紅?會不會紅?但願我的見解是錯的。

I Might Be Wrong。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