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明與春嬌》:愛情電影是手段,社會寫實才是目的

Love_in_a_Puff

電影裡的愛情,經常太浪漫,太夢幻,太純情,太唯美,太曲折離奇,太刻骨銘心,現實生活的愛情卻往往並非如此戲劇化,絕美化,純情化,尤其是當年紀越大,閱覽越多,傷到不再害怕受傷,老到沒有時間繼續在河堤散步卿卿我我消磨時光之後,更會覺得電影裡的愛情太不切實際,太不食人間煙火。儘管如此,還是不得承認,正是因為虛擬與真實之間存有如此大的落差,愛情電影才能不斷給予人們心靈上的寄託,滿足多數觀眾對於愛的渴望與幻想,或說對於(曾經所信奉的)純愛的悼念與懷念。

試想:如果有一部愛情電影是將發生於都會男女,市井小民之間窮極無聊的生活瑣事,言不及義的對話充作劇本,裡頭不見轟轟烈烈的狂戀,沒有青春電幻的純愛,也沒有故作文藝的扭捏對話,只有你我他再熟悉不過的生活真相,平凡樣貌,這樣平白無奇的愛情電影,還有什麼可看性嗎?

香港導演彭浩翔所執導的《志明與春嬌》就是一部如此寫實平淡的愛情小品之作。劇中男女主角就叫作志明與春嬌,他們倆在躲避香港執行室內全面禁菸令後,躲在暗巷裡抽菸時相識,七天內,便迅速交心交往,期間,經歷過簡訊傳情,女主角春嬌還與交往五年的男朋友猝然分手,然後琵琶別抱,移情別戀,與志明交往,後又爭吵,最後復合。或許,就電影論電影,片中男女主角的戀曲發展實在過快,發展與轉折又太過理所當然,少了些戲劇化的鋪陳安排,這些確實都是本片的缺點。但這種說故事的技巧瑕疵卻還不至於致命到讓整部片變得一無是處,因為,本片真正值得一看之處,或說,《志明與春嬌》之所以會在香港地區廣受網友歡迎,票房有所口碑加乘效應的關鍵,並非志明與春嬌的愛情故事有多麼轟轟烈烈,反而是它那理所當然的速食愛情觀下的許多對話反應,與不食人間煙火的戀人絮語相比,顯得更為理直氣壯,貼近現實,說服力更高。

甚至於,我認為這部片的愛情故事只是拍片的手段,社會寫實才是導演的創作目的-綜觀全片,從場景、對話、人物、時空的設定,其所創造,或說所紀錄,所還原的影像再現,全部都與香港在2007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香港全面室內禁菸令後的現狀息息相關。片中大量使用的手持拍攝顯然也是為了強調寫實而用,劇情之中插剪了香港官方宣布室內全面禁菸的新聞畫面,以及類後設手法16mm拍攝的訪談畫面,更是為了強化本片的真實感。於是,我大可推斷導演、編劇本人可能就是老菸槍,或至少社會觀察力非常敏銳,才能寫出、拍出這齣處處隱含著菸友們才懂得幽默與惡趣味,相信對於多數香港菸友們來說,觀賞本片,肯定會油然而生一股『總算有人拍出我們生活真相』的被認同感。

當然,對於非香港當地居民的觀眾如我者觀之,親切熟悉的感受或許不會那般強烈,所幸,台灣在2009年1月11日開始,菸害防治新法正式上路後,同樣不得在室內工作場合抽煙,故台灣觀眾,凡只要站過百貨專櫃,當過兵,或者任何時候曾在一群人共同秘密基地抽煙,開小差的菸友,看到片中眾人躲在暗巷抽菸,以菸會友,互聊八卦,沒話找話講,肉麻當有趣的場景,肯定也會心有戚戚焉,會心一笑。

本片的劇情結尾頗像《銘謝吸菸》那般機智取巧,我的意思是這兩部片都用了九成九的篇幅先是塑造挺菸的立場,卻在最後一刻提倡反菸,同時能討好挺菸與反菸者的訴求,並避免或滿足落入政治正確與政治不正確的批判,夠聰明。儘管如此,本片在香港還是因為對話太多羶色腥,而被打成三級片。原來,有時候片子拍得太寫實,是政治不正確的。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