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迪亞哥托西@台泥大樓士敏廳小提琴獨奏會

20100907tosi

半個月前,獲悉來自法國的年輕小提琴家迪亞哥托西(Diego Tosi)九月七日將來台舉辦獨奏會,行事曆上儘管當天老早已經排定某家片商的電影試片,毅然還是決定排除萬難前去共襄盛舉,因為迪亞哥托西(Diego Tosi)是我非常欣賞的當代新銳小提琴家之一,儘管他在台灣的名氣不大,但他那講求純正與忠實還原作曲家譜思的演奏風格,端正中帶有個人浪漫風格,使得他的純正不至於淪為老學究式的單版。

這是我第一次赴台泥大樓士敏廳聽演奏會,坦白說,我認為這裡的硬體環境與空間聲學條件並不適合小提琴作獨奏,因為琴聲很多能量、溼度、細節與光澤感都會被環境影響消弭吞噬,使得迪亞哥托西從一開始演奏巴哈〈第一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絃聲便顯得線條緊繃,音色沉悶,且決定樂曲詮釋琴思靈光乍現與否的尾韻都無法綿延繞樑,對托西,對樂迷,對這些難得一聽的希罕曲目來說都甚為可惜。

除了場地,頂燈熄滅後的雜響,以及偶爾出現孩童吵鬧,觀眾不可抗力的打噴嚏等外在因素噪音干擾外,事實上,托西自己從一開始的演出狀況就不甚理想,上半場四首曲目-巴哈〈第一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帕格尼尼 〈第24號隨想曲〉、薩拉沙泰〈三首西班牙舞曲〉,與布列茲 〈翁帖末〉,尤其是前兩首,其實都沒有達到我所期待的演奏水準。很明顯地,托西開場時的熱身不周,身心狀況亦充滿不確定感,無法傾心投入,人琴未能合一,演出因此失了譜。就以台灣樂迷非常熟悉的開場二曲為例,其演奏指法異常僵硬,按捺不準又不穩,顫音抓不注情感尾韻該有的意味深長,滑音屢屢歪了近正負半音,甚至,偶爾還會出現不該有的壓錯音。犯錯之後,整個人的眼神與表情,身體動作均傳達出下意識很怕再犯錯的自信不足,故基本演奏與個人詮釋都變得越來越謹慎,越來越保守單板,還導致右手拉弓的流暢度,力道收放呆滯脫沓,樂曲應有的對位,平衡與和諧呈現四分五裂,化成散沙一片,與唱片錄音那位琴音端正,風格穩健,演奏技巧充滿機峰的迪亞哥托西完全判若兩人,這一切的一切一如他那套未熨燙的白色西裝一樣讓人感到彆彆扭扭。

於是乎,我一度認為托西原來只是一位深諳錄音的樂師,不是能夠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樂手。幸虧薩拉沙泰從《三首西班牙舞曲》開始穩住陣腳,眼睛不再關注自己左手是否按準,取而代之,是完全陶醉於自己所拉出的音符流瀉氛圍之中,音色越來越純美,情緒越來越安穩,表情也越來越自在,進而感染全場。此時此刻,我總算找回那位曾在唱片錄音中深深感動著我的熟悉聲音。

先鋒派代表人物布列茲 (Pierre Boulez)的序列音樂〈翁帖末〉或許是上半場台灣樂迷最不熟悉的曲目,卻意外成為讓我聽得最為感動的時刻。托西在演奏該曲時,乃將他那份內斂穩健,實則擁有高超靈巧的左右手技巧,成功讓小提琴化身為電子樂器,演奏出數學主義、極簡主義、解構主義的仿電子聲響碎拍節奏,並將布列茲樂譜中的「符號學」、「建築科學」等理性成分完全彰顯,卻又不失強調音樂感性的個人演奏風格,實為佳筆!尤其對於曾迷戀Pan Sonic等北歐實驗電子大團的我來說,雖然早就親耳聽到有樂手能將小提琴作出電子音效,但在古典樂圈中,Tosi算是第一人給我如此喜出望外的現場感受。

由於這場演出是由新天新地唱片行所主辦,新天新地是音響圈中赫赫有名的唱片名店,於是,很多蒞臨現場的樂迷都是熟面孔的音響迷,尤其是來自My Hi-End網站的網友,似乎包了不少票。中場休息時,不斷聽到他們討論音響與現場的關係,直呼回家後該如何調整音響?如何讓音響重播直逼現場?雖然,我從錄音、演奏、混音、後製到播放端樣樣都有實務經驗後的心得是:音響永遠不可能達到與現場一樣的境界,頂多是「很像現場」,但那個仿真的現場,充其量也只是很像,而不是錄音當下的那個現場…儘管如此,我還是認為能與一群「音響迷」一起聽音樂會是很難得的經驗。

下半場開始,由拉威爾死後才被挖掘出版的兩首希伯來之歌的其中一首〈猶太喪禮讚歌〉(KADDISH)開場,繁瑣的層疊對位,需要熟練且輕巧的指法技巧,搭配輕弱分明,線條順暢的拉弓方能駕馭。此時,托西一改上半場的扭捏,小提琴彷彿重新調音過般,這曲從起奏開始就處理得信心滿滿,信手拈來,又能表達出飽滿端莊的豐沛情感。不難聽出托西的演出狀況開始倒吃甘蔗,漸入佳境,整體狀態一如他換上的黑色西裝一樣益形穩健。

〈猶太喪禮讚歌〉一結束,緊接貝里歐(L. Berio)/〈序列〉(Sequenza)登場,這是今晚我最期待的曲子,也是目前唯一一首我從未在現場音樂會聽過,只在托西那張當代無伴奏小提琴曲專輯中聽過的曲子。托西對於這首〈序列〉的演奏,雖然不像唱片錄音中那般完美,但仍舊沒讓我失望:在充滿不和諧感,詭譎感,實驗況味濃郁的〈序列〉中,托西盡情揮灑精湛的按捺點處碰等指法與拉弓技巧,他左手的撩撥實在靈巧,乃將這曲的極限主義,極簡主義成分,詮釋得令人耳目一新,處處充滿驚喜,音樂性與音響性兼具。

以巴哈〈第一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開場,再以易沙意〈第三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結尾,讓樂迷聆聽創作靈感脫自於巴哈的易沙意作品,歌序設計的巧思,頭尾呼應實在深得我心。〈第三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是首情感豐富的敘事曲,托西爐火純青的演奏技巧此時更難掩光芒,僅僅一把小提琴,就能將深層的情感起伏巨細靡遺地傾吐告白,並且描繪出寬闊的故事舞台,彷彿好多把小提琴合奏般令人驚奇,聽者隨著主旋律倘佯其中,渾然忘我,最後那令人澎湃的熾熱高潮,更讓人不自覺鼓掌叫好。

不知為何,正規演奏時間結束,現場很少人高喊安可,但早有安排的托西倒是挺體恤今晚異常害羞的樂迷們,第二次謝幕後直接了當帶來今晚的安可曲:第四首薩拉沙泰的西班牙舞曲(正確編號我忘了)。這首安可曲與剛剛那首易沙意〈第三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肯定是今天托西唯二完全進入狀況,展現演奏實力的曲子!聽他對於琴音光澤明暗,力道強弱,線條軟硬,合聲共鳴等音色變化與音悅表情的掌握,身體表情全都與手上的那把小提琴合而為一,興之所至,福至心靈,於是,就連炫技也顯得渾然天成,不讓人感到絲毫刻意造作,這才是我所期待的Diego Tosi,那種聽似學院派的穩健,其實是來自充滿機峰的演奏技巧!

幸好,有易沙意 〈第三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與安可曲,讓今晚的表演不至於讓我失望離開。但是,為什麼安可只有一首?實在意猶未盡阿!最後謝幕,我看托西的眼神好像還期待會全場喊安可,但卻等到滿場的掌聲而已,會因為這樣才不繼續安可嗎?不得而知。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