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異能部隊》:沒有超異能,只有嘻皮精神

f_3705499_1

請別相信海報的文案介紹,請別相信預告片重組文本後的喜劇氛圍,請別誤以為這部片名取名邏輯酷似《雷霆戰狗》、《我的超人女友》之流的《超異能部隊》,會是一部發生在戰場上的喜劇。如果您還相信海報,如果您還相信預告,如果您還抱持觀賞喜劇的預期心理進入戲院,醜話先說在前頭:您將會失去閱讀一部近年最惡搞,最荒謬,最嘻皮精神,最愛與和平的,最藥物迷幻的反戰鬧劇的樂趣。

這真的不是一部喜劇,而是一部鬧劇,一部荒謬劇場式的鬧劇,一部充滿瘋癲癡狂與瞎扯白日夢的荒謬劇。當然,如果您能理解片中大量影射反諷美帝霸權的黑色幽默與美式笑話,《超異能部隊》絕對是一部能讓你樂開懷,笑翻天的脫口秀喜劇。但我想,國際觀普遍狹隘,連「海地」地理位置在哪,是不是我們邦交國都無法確定的台灣普羅觀眾們,需要的是大量無腦笑料,而不是還要動腦理解這部大發議論,廢話連篇,用大量似是而非的對白,無所不用其極挖苦世上最後一個霸權帝國-美國,顛覆其世界警察角色的廢話荒謬劇。但遺憾的是,我說了那麼廢話,還是無法改變這部片名直譯應該是「瞪羊男人」會比較好的《超異能部隊》,是一部廢話連篇的反美、反戰荒謬劇。

綜觀本片各角色,組織,對白,對戲,情劇,處境,處處可見反諷歷史上美俄冷戰時期無理無腦的軍備競賽,以及反越戰,反反恐怖主義,反反中東戰爭的言論。而本片某些場景、對話、橋段設計,也很容易讓人聯想起經典反戰電影《金甲部隊》,但論其反戰的姿態、言論與方法學,《瞪羊男人》乃與《金甲部隊》那種正經八百的史詩格局,寫實筆觸,藉以帶領觀眾置身於槍林彈雨的殺戮戰場,從中感受戰爭無情與荒謬的實境感大大不同。在我來看,《瞪羊男人》的反戰論述情境倒是比較神似《鍋蓋頭》身處伊拉克中東浩瀚荒漠之中,卻不知敵人身在何方,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但全身充滿想射精卻無處射精的苦悶。於是兩部反戰電影均煞有其事地全副武裝,自得其樂,只不過,《瞪羊男人》並不像《鍋蓋頭》身那樣積極認真地荷槍實彈,戴鋼盔,打綁腿,取而代之,是蓄長髮、留鬍鬚,抽大麻,嗑LSD,手持鮮花,聽搖滾樂,用披頭四也瘋狂的「超覺靜坐」來對抗訓練,用愛與和平的口號來精神作戰。然後再巧立名目,以「新地球軍團」自居,成員們自命為『超級戰士』,說穿了,不過就是一種以嘻皮精神對抗戰爭,追求和平的荒謬軍團。

歷史上的嘻皮精神,是以逃避兵役的方式來抗戰,其態度是消極的,是出世的,但《瞪羊男人》所展現的嘻皮精神實踐,卻是積極入世,滲透軍隊,從組織內化質變,讓軍人們都變成嘻皮來抗戰。聽來不可思議,正因為如此荒謬到讓人不可置信的劇情安排,卻套用在頗有可信度與可能性的史實架構下,再透過一名記者紀實報導的角度紀錄,其對抗現世的荒謬性才得以放大成為反戰的嬉鬧力量。

電影結局,是嘻皮精神解放戰爭的明確意象,如此乖誕,如此夢幻,如此荒謬,如此鬧劇,別說一般觀眾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我也不敢相信導演編劇敢惡搞到如此地步。萬萬沒想到,《瞪羊男人》會比《胡士托風波》更為嘻皮,更讓人感動萬分。

可惜的是,嘻皮精神已經駕著直昇機離去。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