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歸鄉路遙遠,且無聊

71cD0xfUJkL._SL1269_

  在事先完全沒有做功課的情況下,臨時到了金馬影展觀賞這部《利物浦》(Liverpool)。進場前,看著戲院外許多穿著一副要去看《24小時狂歡派對》的觀眾,心想,這應該是一部關於英國文化的電影吧?

  電影啟幕,秀出片頭,背景音樂是充滿英搖風格的爽快吉他聲線,心理依舊在想:這應該是一部關於英國文化的電影吧?

  結果,在電影開演30分鐘後,真實電影筆觸般紀錄漫長航行的窮極無聊,大量的長鏡頭,少量的西班牙語對話,毫無配樂的枯燥感,無明顯劇情起伏的冷調性,無任何形式美學的影像流動,此時此刻,我頓時察覺《利物浦》絕對不是來跟你討論英國文化的電影。

  在歷經90分鐘幾乎沒有劇情可言的漫長返鄉旅程後,電影結束的當下,全場譁然,一群人滿滿的進戲院,睡得飽飽,腦袋空空的走出來,可以想見《利物浦》節奏之緩慢,戲劇性之平淡,內容之無味,帶給觀眾多麼嚴苛的考驗:考驗觀眾是否會在影展睡著。(幸虧我並沒有被擊敗)

  若真要去討論《利物浦》到底想表達什麼?它可能只是一部花了90分鐘,來告訴觀眾為什麼《利物浦》片名要叫「利物浦」。或者,他可能只是一部想要透過大量長鏡頭,緩慢步調,去戲劇性,去形式化,用最真實的筆觸,讓觀眾切身感受到返鄉路遙遠,漫長無聊且不如想像的絕望感。或者,這只是一部要懲罰天底下,所有對英國文化電影有所想像的觀眾。

  直到後來翻開了金馬影展的介紹,這才發現《利物浦》的導演,即我在液態影展觀賞過極為詩意的電影《逝者》(Los Muertos)的阿根廷新銳導演Lisandro Alonso,這才讓我恍然大悟,為何《利物浦》會有如此極端蒼白絕望,孤獨寂寥,靜如死水的影像質感,因為這是導演從包括《逝者》在內的「遊子三部曲」的一貫影像風格:寓情於景,且真的是使用大量,甚至是完全利用長鏡頭拍攝沿途風景變化來說故事,來訴情衷,至於角色本身,則呈現渺小的存在。Lisandro的電影總在極為漫長的旅途中,反映出角色內心的寂寥,或許那帶有反省、追憶、懊悔的情緒,也帶有些微公路電影的救贖美學,但與導演的前作相比,《利物浦》一如其片中冰天雪地的風景般,實在太寒冷,太無生機,太讓人感到絕望了,尤其是那長到不能在長的長鏡頭,已經極端到不能再極端,以致於我事後認為Lisandro此次刻意淡化戲劇性的手法,有點過頭,讓人也無法招架。

  然而,對於一個習慣如此蒼白美學,且早已評價兩極的導演來說,或許觀眾因為窮極無聊而絕倒,也是導演事先所預期的結果吧。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