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台灣普世對於蔡明亮的誤解,我有話說

index.php

  我不確定有多少人真的看過蔡明亮在《天邊一朵雲》之前的電影作品,但我能確定很多人都是從《天邊一朵雲》才開始接觸蔡明亮。甚至,我還能確定有很多人連看都沒看過蔡明亮任何一部電影,就開始罵蔡明亮導演。我也能確定很多人聽都沒聽過蔡明亮談話過,就可以信誓旦旦地指責蔡明亮罵過台灣觀眾沒水準,蔡明亮罵過台灣電影圈沒救了。很好。反正蔡明亮跟台灣媒體關係惡化,跟目前的觀眾溝通不良的問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什麼電影都不說,就先說《天邊一朵雲》好了。也先不管天邊一朵雲到底想表達什麼,它的美學是什麼,概念是什麼?先假設它壓根就是一部粗糙的A片,而且是請了其貌不揚的AV女優所演的A片電影,為何它的票房能創下當年的奇蹟?

  如果真的只是因為可以公然結黨看A片的話?是否代表所有抨擊的人,本身心術就跟導演一樣不正?接著,會大力抨擊他的原因極有可能是因為進了戲院看到一部與期待值不符的A片電影-女主角很醜,男主角很糟,一堆西瓜被挖,還有人撐著西瓜傘跳舞等荒謬劇情,於是走出戲院,直呼被騙了?但到底是誰告訴你《天邊一朵雲》是A片的?

  可能有人會說都是蔡明亮自己在媒體前面將《天邊一朵雲》塑造成A片形象,事實真是如此?

  回想一下,《天邊一朵雲》當初榮獲柏林影展銀熊獎時,台灣哪家媒體關心過?結果,當《天邊一朵雲》要在台排院線了,當年大有為的新聞局遲遲無法決定尺度、分級,還有是否要剪片-畢竟這是部在國外拿獎的電影。身為一個導演,你能不為自己的電影爭取權利嗎?但爭取的過程,媒體只注意到影片本身可能有大量情慾戲,然後不斷炒作情慾,不斷從僅有的預告片中擷取情色的部份不斷重播;或者,不斷放大蔡明亮與新聞局的摩擦,卻沒人去注重導演對於他保護自己電影作品完整性的權力。於是,在媒體的渲染下,一方面,成功施壓給新聞局一刀不剪的壓力;一方面,卻帶給民眾嚴重的錯誤預期心理,使得天邊一朵雲「未演先轟動」,許多很久沒進戲院看國片的人,都以一種想公然看A片的心態進戲院。於是乎,締造了當年破千萬的票房,這現象背後有太多故事可講。

  這個現象反映什麼?國片要賣得好,還是需要媒體炒作話題熱度,而且炒作的話題必須圍繞在情色,否則完全沒見報機會。可悲的是,很多民眾都會將媒體的嗜血、嗜羶、嗜色、嗜腥當成是導演的意念。

  或許是在蘋果日報進軍台灣後,也有可能是因為《天邊一朵雲》的成功,很多國片與獨立片商宣傳們,會不得不地主動以羶色腥為切入點來宣傳電影,但這樣亂誤導觀眾,甚至造成作品本身失真的亂象,我可以確定,《天邊一朵雲》,從頭到尾都沒有去塑造自己是部A片電影,或拿這些點來宣傳。

  那麼,天邊一朵雲到底是部怎樣的電影?為何可以拿到柏林影展銀熊獎?難道銀熊獎是淫熊獎?

  簡單來說,天邊一朵雲這部電影對於所有長年關注蔡明亮作品的影癡來說,它充其量只是部蔡明亮電影符號的總結-這裡頭有《河流》的影子,有《洞》的影子,有《愛情萬歲》的影子;它的劇情呼應了《你那邊幾點》、《天橋不見了》。但對於多數從《天邊一朵雲》才開始觀賞蔡明亮電影的觀眾來說,沒有這些知識基礎,當然無法感受更多,看的更多。然而,民眾缺乏這些知識背景絕對沒錯,錯的是太容易被媒體扇動,被媒體誤導。於是乎,當年我再寫這篇《天邊一朵雲》影評時,結尾也隱隱諷刺了觀眾與媒體的關係。直到今日,這樣的現狀還是存在著。

  蔡明亮的電影又為何總是得到歐洲人的推崇,尤其是法國人?

  基本上,蔡明亮的電影,剖析來說,其大量象徵隱喻符號的使用,以及劇場化的場面調度、走位、對白,都是來自法國劇場,法國電影新浪潮的影響。因此,蔡明亮的電影美學,可以視為法國電影新浪潮與劇場風格的美學。

  我記得,曾經讀過法國《電影筆記》雜誌說過,蔡明亮是當今唯一還懂得拍新浪潮電影的導演。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但是這樣的美學符號與形式表達,在台灣,卻是萬萬行不通的。我常說,中文本身不比德國、法文,他是不具任何時態,很難討論哲學的象形文字。同時,教改後的台灣,更是一個缺乏詩的美學教育,缺乏象徵、隱喻符號教育的環境。猶記得昔日國文課本會有很多注釋解釋詩人、作者為何要使用這字眼,這詞彙,這話語,背後有什麼譬喻象徵的轉化目的。當這些基礎的譬喻象徵教育被一一刪除了,自然地,我們就缺乏閱讀影像符號的能力,現實生活中,就缺乏從文字中察言觀色一個人的能力。

  沒有讀詞號的能力沒關係,更慘的是,不再聽民歌,不再讀散文的現代人,連白話文寫自傳的能力也漸漸遺失了,火星文成為年輕人的語言,甚至,火星文成為金曲獎的主題,賦予它的正統性。這一切的一切,自然而然地,象徵隱喻符號影像太多的電影,多數台灣觀眾是難以消化。

  上述的現象觀察,也反映在台灣的平面廣告都是那種寫著大量文案,充得滿滿,深怕人家看不懂的笨蛋廣告。過度符號式、形象式廣告,業主看不懂,老闆看不懂,消費者也看不懂。

  再離題一下,我認為當今最有隱喻符號教育的是政論節目:名嘴總能將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肢體動作,解釋出許多意義,這是當今最諷刺,也是最常見的符號教育。

  迴歸正題,蔡明亮電影在《天邊一朵雲》之前,還有非常簡明易懂,且會感動人心的戲劇性,但從《天邊一朵雲》之後,戲劇性淡薄了,符號性被極大化,誇張化了,每個演員都只是個符號,成為導演想表達一種意念的符號。因此,我們大可評論蔡明亮正在走完全極端的「作者電影」,完全的意識流,完全的耽溺,完全不顧觀眾。這些說法都是正確的,但重點是,蔡明亮是否有強迫過台灣觀眾一定要懂他?他是否說過台灣觀眾水準不夠?

  許多對蔡明亮導演的誤解,我認為都來自於他長期交惡的媒體關係,也來自許多不曾仔細看過蔡明亮電影的民眾們,以訛傳訛的結果。

  我只要舉個例子就好,蔡明亮導演有次在台大活二作了個講座,有個學生態度傲慢的指責蔡明亮導演,我記得當時蔡明亮導演非常有風度地做了創作者不該作的事情,那就是解釋他想表達什麼,哪些電影哪幾段是要表達什麼概念(這種解釋,只有剛學習創作的學生,在作品發表會的時候才會這樣做,害怕別人看不懂,因為意義,說破了,就沒有意義了),但那位學生還是很傲慢的離開了。事後,還在網路上跟蔡明亮導演起了爭執。

  以上是我的粗淺印象,但從這件事情可以知道,我私底下,我公開場合認識的蔡明亮導演,從來不是一個會去指責民眾的藝術水平,去罵觀眾的導演。傳說那些自大、自傲等字眼,之所以會糾纏著蔡明亮導演,成為當今多數人對它的刻板印象,回過頭,還是得說到媒體要毀掉一個人,實在太容易。作為一位導演,真的要好好跟記者培養好關係。其次,現代人太習慣自然接受媒體所給予的消息,卻缺乏實證查證的態度,這個惡習若不改變,最後,受傷的還是閱聽眾自己。

  有機會的話,請各位找出《青少年哪吒》、《愛情萬歲》、《河流》、《洞》(1998)來看看吧。至於,《天邊一朵雲》,最好是跟《妳那邊幾點》、《天橋不見了》一起看。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