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滑稽的SBL總冠軍賽第七戰門票購票記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SBL冠軍賽第七戰殊死戰門票今午12點開賣,我11點半抵達年代售票系統在新店的唯一端點-家樂福,排在我前面的有一對母子,一位帥哥。時間逼近12點,排在我後面的球迷越來越多,家樂福服務台員工仍忙著退換貨卻無暇理睬我們。眼看情勢不對,我只好去連抽數張排退換貨的號碼牌,逼得櫃務人員先來處理購票事宜。

  「你們要買什麼票?」望著長長人龍,一頭霧水的櫃務小姐問著排第一的母子問。
  「SBL籃球賽的票。」
  「蛤?籃球賽?」「後面的都是要買籃球賽嗎?」
  眾人齊點頭。
  
  「妳要買多少的票?」
  「特區。」
  「要畫什麼位置。」
  「特A北區(璞園加油區)三張。」
  「現在登入不進去耶。」「當機了,等我重開機。」

  眾人一聽到「當機了」三個關鍵字,紛紛探頭,神情出現難以掩飾的焦躁反應。

  「好了,登入系統了,您說要特A北區三張嗎?」
  「嗯。」媽媽不自覺顫動的身體亦顯出緊張
  
  「還是不能訂耶。」
  「是沒座位了嗎?」
  「我這裡顯示還有座位,但是進不去。」

  「妳要不要改買2F自由席的座位?」帥哥建議那位媽媽,這個建議背後的潛台詞其實正是所有排隊者的心聲-光是等妳們母子劃位就已經浪費多少時間,再這樣耗下去,大夥都買不到票了。

  「好了,可以選位子了,妳要選那裡?」
  「可以選位子阿,我看看。」

  「選什麼選,先買先贏啊。」我在內心滴咕著。

  「好了。」
  點陣式印表機窸窸窣窣地印出三張特A門票。

  「麻煩在這兒簽名。」櫃務小姐慢條斯理地請那位媽媽在收執聯上簽名。

  「現在不是優雅的時候,為什麼不趕緊先劃下一位的票呢?」我在內心繼續滴咕。

  簽名之後,那位媽媽付了1500元,票袋、收據什麼都沒拿,就高高興興地快步離去。

  「400元自由席四張。」在櫃務小姐開口之前,帥哥搶先說話,顯然他也很急。

  「總共1600元。」
  「後面的先生你要買什麼票?」櫃務小姐一邊探頭問我,一邊準備撕下帥哥所購買的四張門票。

  「我也要四張400元。」

  「哎呀,怎麼沒油墨了。」櫃務小姐驚慌失措地叫喊。

  一聽到「沒油墨了」四個關鍵字,我當下竟笑了出來。前方的帥哥,後方排隊的人龍則陷入焦躁不安的情緒中。

  櫃務小姐拿著因為沒油墨,於是印色非常淡的門票求助櫃台另一方的同事,同事請他打電話去問年代該怎麼辦,電話那頭顯然無人接聽,櫃務小姐又撥給其他同事求助。

  「現在年代的印表機沒油墨啊,要請年代的人來修嗎?」

  「要請年代的人來修」,一聽到這八個字,排在我後方的幾位球迷再也按耐不住,有人直接離開,改往便利商店購買;有人則是走向櫃檯問櫃務小姐還能買票嗎?

  一位身材豐腴如小叮噹的家樂福員工不知何時就默默地走過來,並從恍若百寶袋的口袋中拿出備用油墨給業已亂了方寸的櫃務小姐。櫃務小姐拿到備用油墨後,停頓了近五秒,才困惑地呢喃他沒換過這種點陣式印表機的油墨。這五秒鐘,全台灣不知已經賣出多少門票。

  折騰了好一會,印表機總算又可列印。櫃務小姐卻仍在打電話。

  「我剛剛有四張門票,其他兩張因為印表機沒油墨,所以字印不清楚,已經結帳了,現在要把它作廢,重新開票嗎?」

  掛下電話後,櫃務小姐則在埋頭研究如何作廢。時間又過了好幾分鐘,全台灣又賣出了不少門票。

  方才那位小叮噹突然又回來詢問狀況,她當機立斷就重印四張門票給剛剛那位帥哥,緊接著問我要買什麼票。

  「400元四張。」
  「不用先作廢這四張票嗎?」原本的櫃務小姐詢問小叮噹。
  「現在400元座位只剩一張。」小叮噹面無表情地對我說。

  「只剩一張!」「剛剛那四張票你們沒有作廢吧,沒有的話我買那四張。」

  後方排隊的人龍一聽說400元只剩一張,又有不少人離開,兩對父子顧不得排隊順序,焦躁地走向櫃台詢問現在狀況到底還剩什麼票?

  「500元區還有7張。」小叮噹依舊面無表情,處變不驚地說。
 
 「我這邊有四張連號,兩張沒印到油墨的門票,這還能使用嗎,該不該作廢?」原本的櫃務小姐仍不停在打電話四處詢問。

  「小姐,麻煩您先處理後面這幾位要買特區門票的先生。」我對小叮噹說,差點不小心就把小姐說成小叮噹。再轉頭向依舊驚慌失措的原櫃務小姐說:「小姐,如果剛剛那四張400元票還沒作廢,系統也已經印出結帳收據,我就買那四張,其他的事我自己處理就好,只要給我收據。」

  「謝謝你噢」。幾位排在我後面,面對如此荒謬場面仍不離開的父子檔,在我禮讓他們先搶500元特A席後,對我致謝。

  「真的不用作廢嗎?」原本的櫃台小姐自言自語地咕噥著,之後又打了通很久的電話。

  「小姐,如果那四張票你還沒有作廢,就賣給我,給我一張收據,其他事情我來處理就好。」

  「真的不用作廢嗎?」

  直到我從小叮噹手上拿走四張400元票,原本的櫃務小姐依舊堅持得先作廢,才能作下一個售票動作。

  如果不是小叮噹,我可能還在等這位不知為何如此堅持的櫃務小姐研究該不該作廢,冠軍賽最後一場的門票就這樣荒謬且滑稽地在我眼前銷罄了。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