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屈服》:不凡的故事,平凡的敘事

5344

評論本片之前,先來談談一位我十分欣賞的鋼琴家莉莉克勞絲(Lili Kraus)-她曾於1936年造訪日本,是最早在日本舉辦演奏會的世界級知名音樂家。二戰期間,莉莉克勞絲與家人以及小提琴家Goldberg夫婦在爪哇島遭日軍俘虜,直至1943年才獲釋。1963年,莉莉克勞絲重返日本,再次舉辦演奏會,以音樂的力量,公開傳達她早已放下內心怨懟,寬恕日軍在二戰時對她與她的家人、朋友所作的一切,展現出偉大的人性情操。

莉莉克勞絲如此傳奇的生平本身就充滿著高度戲劇性,若是其人其事同樣被作家蘿拉希林布蘭(Laura Hillenbrand)撰寫成傳記體小說,該傳記小說同樣被柯恩兄弟改編成電影劇本,該電影劇本同樣被安潔莉娜裘莉執導,將會成為怎樣的一部戲呢?我想應該和《永不屈服》一般枯燥乏味,呆板至極。

《永不屈服》故事主人翁路易詹帕瑞尼(Louis Zamperini)與莉莉克勞絲有著異曲同工的人生際遇-他原是1936年柏林奧運美國代表隊5000公尺徑賽選手,二戰期間,加入陸軍航空隊擔任投彈兵,在執行海上救援任務時發生空難事故迫降墜機,與其他兩位倖存的同袍在海上漂流47日之久,最後被當時業已佔領馬紹爾群島的日軍救起並俘虜。囚禁期間,飽受虐待,直至終戰後才重獲自由。1998年長野冬運,時值81歲的老路易重新踏上日本的土地,傳遞奧運聖火,既彌補了當年無法參與原訂於1940年舉辦的東京奧運的缺憾,也展現他對日本戰時犯行的寬恕。

上述有關路易詹帕瑞尼不凡人生的簡述,我寫得非常平白,並不精彩,但,再怎麼樣,也沒有《永不屈服》那般平淡乏味。我不確定這部電影到底是從劇本開始就已如此缺乏戲劇層次?還是安潔莉娜裘莉的導演風格與敘事調性就是這麼呆板無趣,缺乏生機?總之,這部片長達127分鐘的傳記電影,儘管詳實交代了發生在路易詹帕瑞尼身上所有幸與不幸,整體看來,卻像是以毫無抑揚頓挫的口吻在算流水帳般令人不耐,或像是那些只會念課本當作上課的差勁老師般讓人狂打哈欠。

或許是導演想以莊重冷靜的口吻再現路易詹帕瑞尼的不凡一生,但,劇情片畢竟是劇情片,在戲劇處理上,對於任一角色所面對的各種情境,理當在表象的言行舉止之外,探照出更深層,更赤裸的情感糾結與人性衝突,如此一來,觀眾才能更加投入其中,更感同身受片中角色的內心流轉,進而產生共鳴與認同。遺憾的是,本片就只有逐一交代各事件的發生經過,未能在角色的心理層面多作琢磨,於是乎,我們只能以完全旁觀的角度眼看著路易活脫像個倒楣鬼,莫名其妙就被日本軍官渡邊睦弘盯上,終日無端地被虐打,卻無法理解為什麼是他?無從得知他的內心世界在想什麼?無法更進一步了解他是靠著怎樣的信念熬過這些日子?同樣地,我們也不曉得日本軍官渡邊睦弘何以如此暴戾?究竟是因為戰時的敵我意識使然,還是更潛在的自卑感等心理病徵導致行為上的扭曲病態?

倘若角色內心世界能再多作雕琢,本片肯定能擁有更為鮮明的渲染力,更沉重的時代感,戲劇層次感也將提升不少。

尤有甚者,片中最重要的一場戲-渡邊睦弘要求疲憊不堪的路易將扛起大木樁並舉過頭頂,否則就槍斃他,在場戲中,安潔莉娜裘莉儘管有意識地透過鏡頭構圖,將路易形塑成揹著十字架的耶穌,令他成為二戰美軍英烈的精神象徵。問題是前半段劇情並沒有讓觀眾感到觀賞《受難記》時的痛心疾首,也沒有明確告訴觀眾渡邊睦弘為何如此暴戾,路易為何能堅持到底?就在一切都如此混沌不清,意味不明的情況下,忽然來了場寓意如此深刻的一幕對手戲,當路易成功扛起木樁,那理當悲壯動人的情緒張力就顯得力不從心;渡邊睦弘深受震撼的眼淚與隨之而來的歇斯底里反而讓人看得一頭霧水。渠等堪稱失敗的戲劇效果,追根究柢,問題還是出在導演並未充分經營人物,使得所有角色都是如此扁平,而非立體。

如果還要再檢討下去,像是整部片的起承轉合的章回分配比例失衡,敘事節奏欠佳(海上漂流一段過長);前半段所用的今昔對照交叉剪接根本沒有任何實質效果等,這些都是造成這齣不凡的故事變得如此平凡無奇的肇因啊。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