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失控》:第一人稱敘事版的《阿基拉》

4123

三位性格不同、背景不同、際遇不同,在同儕之間受歡迎程度也大不相同的青少年,意外坐擁打破科學物理原則的超能力,卻也加深原本就存有歧見的處世態度與存在哲學,日益漸強的磨擦,最終導致互殘、相鬥的厄運。乍聽之下,《超能失控》的人物、劇情乃與大友克洋1988年的動畫電影《阿基拉》的角色、故事設定幾乎雷同。既然如此酷似,《超能失控》又有何可看之處?初試啼聲、初掌導筒的編導喬許傳克(Josh Trank )睿智地選擇不去正面挑戰《阿基拉》的經典地位,改以完全第一人稱敘事手法拍攝,將《阿基拉》的故事原型冠以另類表現形式,遂走出一條活路,將許多深受《阿基拉》影響而變種的同血緣之作如《魔男生死鬥》、《移動城市》狠狠拋在腦後。

話說,自1999年《厄夜叢林》首開完全第一人稱視角拍攝的偽紀錄片形式驚悚片類型,隨後,便出現多部仿效類似手法製作的擬真驚悚片,例如《錄到鬼》、《柯洛佛檔案》、《喬治羅密歐之活屍日記》、《靈動:鬼影實錄》等。暫且不論各部作品整體表現如何,長年以來,渠等意圖效法《厄夜叢林》攝影敘事手法的驚悚片都得面臨一個必須自圓其說的邏輯困境,也就是為什麼會有位持攝影機的人?其存在目的為何?其動機合理性何在?為什麼他或她非得要一路跟拍?甚至連危機存亡之際還堅持拍攝?如果這個最基本的角色行為設定無法言之成理,那麼,整部片在戲劇內在辯證邏輯論述就難以站得住腳,更無法達成此類偽紀錄片之所以選擇第一人稱視角敘事的外部終極目的:「說服觀眾,您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由上述觀點來審視,便可了解《錄到鬼》裡頭的第一人稱為何要設定為女記者來說服觀眾此完全主觀視角的合理性。相對地,《喬治羅密歐之活屍日記中》的第一人稱主角傑森與《柯洛佛檔案》裡頭的攝影者哈德就顯得拍攝動機不足,立場不夠堅定,進而使得全片的第一人稱手法有僵化的形式主義傾向(《柯洛佛檔案》便以強大的映前行銷彌補此缺點),擬真度難免受到質疑。至於《靈動:鬼影實錄》,則使用第一人稱拍攝,輔以監視器的第三人稱旁觀角度敘事,創造並解決了「持攝影機的人無法拍攝自己」-頗類似維根斯坦《邏輯哲學論》中「自己無法看到自己眼睛,除非透過他者」的哲學問題。

反觀《超能失控》,編導以帶有驚悚況味的第一人稱視角拍攝此一向《阿基拉》取經或致敬的科幻驚悚題材,在類型風格上,業已有承先啟後的突破性。當持攝影機者的安德魯擁有超能力,得以念力恣意控制攝影機運動,自然而然成為合理化前述「持攝影機者無法拍到自己」哲學邏輯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此外,導演對於性格負面、扭曲、憤世忌俗猶如《阿基拉》中島鐵雄的安德魯的內心世界著墨甚多,更幫助觀眾清楚理解其內向、厭世且嚴重自卑的人格原來是肇因於缺乏家庭溫暖,缺乏同儕認同,卻乏性愛肯定等多重打擊。於是,渴望被認同又缺乏人際溝通自信的安德魯才會選擇攝影機作為社交工具,並將自己安度於影像世界之中,這也連帶解決了為何第一人稱的動機問題(但是,剪接自其他角色的攝影機畫面卻仍有邏輯不通的弊病)。最後,得力於劇中對於安德魯人格養成的詳盡分析描述,觀眾於焉能夠體認為何當安德魯與《魔女嘉莉》中的嘉莉同樣在擁有超能力,未來看似美好順遂、不再抑鬱的時候驟然跌了一大跤,再次淪為公眾笑柄時,會有麻木不仁殺紅眼的報復行徑。

進一步延伸討論,若要將安德魯此一角色視為「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的政治隱喻角色亦未嘗不可,尤其當安德魯提出「超級掠食者」的類種族優越論時,更明證了編導是有意識地要將安德魯塑造成指涉希特勒等霸權獨裁者的象徵角色。不過,一般觀眾是否能如此解讀並認同安德魯此一悲劇性角色的政治隱喻呢?在思考這個問題先,我反而更加好奇多數觀眾是否能接受此類科幻驚悚片以完全第一人稱拍攝,如果我的預測無誤,《超能失控》肯定會是一部因為敘事形式特殊而導致最終評價兩極的作品。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