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陽》:當攝影美學凌駕所有一切

275483970205180209020415

  在電影《陽陽》中,女主角陽陽(張榕容飾)因故放棄競跑選手的生涯,選擇拋開家庭家人,隻身到都市,投靠從事演藝經紀的學長(黃健瑋飾),轉以模特兒身分展開新人生。在陽陽準備去給法國導演面試,走進試鏡室的跟拍鏡頭,背景正好帶到一張海報-那是以《大象》、《超脫末日》等片聞名的葛斯范桑《迷幻公園》電影海報,我無法確定導演、攝影、美術指導是否刻意貼上這張海報,但無論是有意,或無意,這張《迷幻公園》的電影海報,意外成為閱讀《陽陽》的最佳切入點。

  如果您看過《迷幻公園》,《迷幻公園》的劇本其實很平淡,故事均圍繞在年輕的主角,卻沒有太多刻意營造的戲劇高潮,但全片給予觀者的感動卻和岩井俊二的《青春電幻物語》一樣,關於青春氣味的描繪美的讓人心碎,冷的讓人心痛,箇中關鍵在於手持攝影,逆光攝影等攝影手法的應用,將強烈美學企圖帶入片中,同時,搖晃不安的手持攝影,與僅僅只能勾勒出輪廓,卻無法看清面容的逆光攝影,不斷以詩意的影像詞彙,強化主角個人角色生命的起伏迭宕,與內心情緒的複雜翻滾,使得主角的內在性格與外在形象無須以靠劇情對話描繪刻畫,便能深深烙印於觀者心中。

  於是,《陽陽》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並非來自女主角張榕容日益成熟,精準到位的演技,不是前後兩段故事、節奏有所斷裂,卻緊扣「父親」形象的劇本本身,也不是鄭有傑的導演功力總算有回復到當年短片《石碇的夏天》的身手,而是攝影師包軒鳴(Jake Pollock)的手持攝影,以及大量的長鏡頭使用,將原本應屬於幫助劇情陳述,再現角色生命之用的技術配角,拉抬成了全片主角,同時也將《陽陽》的電影美學、藝術成就提升到另外一個層次。

  有許多觀眾會報怨《陽陽》看起來容易令人暈眩,但絕對沒有人會認為其手持攝影與長鏡頭美學會過於矯情、浮濫。就我來看,若無包軒鳴的攝影,《陽陽》只是部平凡的作品,即使鄭有傑的導演功力算是小有突破,對於「父親」題材的掌握與討論,在貴為人父之後,格局、深度與概念的傳遞都有了長足的進步,但嚴格說來,攝影才是全片真正的功臣。就以全片開場-陽陽在母親喜宴上喜極而泣的這場戲為例,一鏡到底的手持攝影長鏡頭,一次將陽陽「混血兒」的身世,母親再嫁的故事背景,全都交待清楚,乾淨俐落,其美學價值直讓我想起《三峽好人》開頭一鏡到底的長鏡頭。另外,像是陽陽與經紀人學長吳鳴仁於片末一段雙人舞蹈,在攝影賦予唯美而哀傷的氛圍下,竟有幾分神似《花與愛麗絲》中蒼井優蒼白獨舞的美感,同時,也將陽陽生命中父親角色的缺席與渴望,用相當隱諱內斂的攝影語言訴說的如真如切。至於片末陽陽在暗夜中不斷的奔跑,攝影鏡頭不斷的跟拍,這個好似類公路電影的自我救贖、放逐、追尋的奔跑,不僅不讓人感到冗長,反而認為收尾收的非常強而有力。

  補充一提,林強那低調卻重要的配樂也是《陽陽》幕後功臣之一,對於角色內在情緒的營造,與故事節奏的銜接起了很大的化學作用。

  綜觀來說,《陽陽》可說是部相當「好看」的國片-女主角好看,攝影好看,故事也相當好看,但由於《陽陽》的攝影風格實在太強勢了,因此,他屬於相當挑觀眾看,而難以與普羅觀眾親近的一部電影。無論如何,我認為《陽陽》是鄭有傑在評價兩極的《一年之初》後,讓一路對他寄予厚望的影迷重拾信心的重要作品。但《陽陽》的成功,並不代表是鄭有傑個人導演生命的成功,因為在攝影、配樂、演員,甚至是張榕容提供了「半自傳體」式的劇本等各環節層層加分的應援下,鄭有傑作了許多統籌整合的導演工作,卻缺乏屬於自己的「導演美學」。因此,我期待他的下部作品,希望能讓我看見更多屬於導演自己的創作血液,除非,鄭有傑不想維持作者論電影的基調,而是像好萊塢分工詳細的商業電影工作模式,那就是另當別論的事情了。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