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三)再談海角七號與七封信件

1

  六月的時候,第一次看海角七號,對於片中的七封情書,當下的感覺,是編劇刻意誤導觀眾,讓觀眾在前半段誤以為這些情書是送給年輕的友子,為偷懶的阿嘉竟不知收件人就在身旁而緊張,卻在中段時才由年輕的友子揭露出原來這七封信件是遠自二戰結束後日本軍民遣返後,一段被迫分離的愛情下的告別、道歉、血淚信。我喜歡這刻意的誤讀,即便編劇也可能沒想過這樣的安排會有這樣的效果,但他確實造成某種誤讀的戲劇性。

  當時,看完,回家,反覆思考為什麼我會那麼喜歡海角七號。其中的一點,正是這七封跨越時空60年的信件,背後所交代的時代悲劇,以及恆春昔日的日據時代背景。編劇很聰明地將這時代性、歷史性的背景以詩意、浪漫、惆悵的方式講述,再隱藏在娛樂、詼諧導向的大劇情框架中,相信這讓經歷過那個年代的耆老們會非常有共鳴。對於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孩子們呢?沒關係,後來正式上映的討論中,確實已經有人討論到當時二戰戰敗後日本軍民遣返,以及皇民化運動等日據史背景。

  假設在第一波台灣新浪潮運動回顧恆春在地的日據史,並透過電影作去文化殖民,找回本土主義的歷史,我想海角七號在恆春在地史部份恐怕會拍的跟《悲情城市》別無二致。還好,編劇用七封情書就悄悄帶過了整個大時代,再搭配幾個恆春當地日據時代就有的街景、地景、建築,安靜地陳述那段歷史。就我而言,這樣的手法是最好的。也因為有這樣的感觸,在我六月份寫的影評時,我特別將海角七號放在80年代末台灣新浪潮運動以降的本土電影發展脈絡去討論。

  後來,看了第二次海角七號,這次,我有更多的心力專注閱讀片中許多小細節,看清了許多缺點,也看到了更多優點,無論如何,劇情整體的感染力依舊很濃的,尤其對於我們這種南部小孩而言,海角七號裡頭的故事、人物、地景就像是回到故鄉所見所聞般親切。也因為海角七號,讓我忽然領悟到為何南部的人們那麼愛笑,小時候我總是不懂他們說的話有什麼好笑,但海角七號卻告訴我為什麼。

  第二次看海角七號,忽然間,那七封情書,雖然分割了主劇情線的流動,卻帶來了某種極為神似亞倫雷奈《廣島之戀》的旁白感,我一直想起這部我始終不明白為何我會喜歡的《廣島之戀》,但透過海角七號的七封信件,表面上是另一個時空的故事,但這跳敘的旁白卻將看似毫無直接關聯的兩文本作某種意義上的呼應,並生出新的意義。廣島之戀的旁白正好也是談論戰爭的歷史、異國之戀的戀曲、逐漸走向分離的苦痛,這似乎又與廣角七號的七封情書所搭載的意義有某些相似性。

  編劇是否參考過《廣島之戀》?我不能確定。

  第三次看海角七號,我更進一步地在仔細朗讀七封情書的內容。這次,我有另外一種感悟:出自日本老師親筆手書的七封情書,行文的藝文腔,相對的是恆春地區在地人的鄉土台語。另外,這七封情書背後難分難捨的愛情故事,相對應的是現代友子與阿嘉間速食愛情的情慾。其實,拆解海角七號的劇本,會發現許多這類對立的設定,而七封情書剛好也有這種對立的意義存在。

  最後,第三次看海角七號時,想到兩個友子的命運,想起《雙面薇若妮卡》。所幸現代的友子用自己的方式面對自己的愛情,避免步上老友子的後塵。同時,他要求阿嘉立即將信件送給老友子,除了出自日本人天生對於職業道德的重視外,也希望老友子能知道他的愛人並非遺棄她,而是沒有勇氣面對他,面對時代的捉弄。

  整體來說,看了三次海角七號,每次的感觸都不同。有些優點看久了成了缺點,有些缺點看久了也覺得其實是優點。無論如何,海角七號很難不說是不瑕不掩瑜的作品,同時,也是近年來最讓我感動,最讓我願意拉人進戲院看的國片。

  海角七號與所有的國片都加油。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