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怒漢,大審判》:旨在探討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社經現狀

poster2

  或許是因為太鍾愛Sidney Lumet版《12怒漢》(1957)的緣故,在觀賞這部遠比舊片多出63分鐘的俄羅斯版《12怒漢:大審叛》,我很難不去介意其對話過於瑣碎冗長,對白失去原本一針見血滲透人性偏見的洗鍊簡約,也缺乏原先邏輯性強、說理性高的辯論交鋒。此外,人物的塑造不及舊版輪廓鮮明,全片情節安排與節奏感則頓失去層次分明,高潮迭起的精采程度。林林總總說起來,總感新不如舊。然而,一旦我思考起《無間道》之於《神鬼無間》,《七夜怪談》之於《七夜怪談西洋篇》,《天堂的孩子》之於《跑阿!孩子》等改編之作,同樣的劇本架構,導演易手,易地拍攝,勢必有所因地制宜,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與價值觀,即便像是《見鬼》之於《變眼》這一改編前後如出一轍,只是換了演員臉孔的組合,還是有些許差異存在。因此,俄羅斯版的《十二怒漢,大審判》會將美版為人所熟悉的人物設定、佈景設定,劇情設定大幅更動,其實並不難理解。甚至,改編電影的觀賞價值就在於這些更動本身。

  有了上述的認知,重新審視《十二怒漢,大審判》,才能夠完全認同本片。本片劇情重心有別於舊版藉由Henry Fonda所飾演的第八號陪審員,對原本一樁看似罪證確鑿,已被裁定死刑的貧民窟男孩弒父案,提出諸多合理的質疑,讓陪審團的死刑同意由原先1:11的懸殊意見,最後逆轉成無罪釋放,還了小男孩的清白,也讓11位小人物所代表的人性偏見得以有自省的機會,重返理性的光明面。俄版的《十二怒漢,大審判》雖同是從法庭審理的場景開始,但卻為死者與被害軍官的身分背景加入了「車臣」此一在俄羅斯國內相當敏感且具爭議性的話題,再配合片頭一開始及片中隨機旁述的車臣內戰倥傯場景顯見本片對於此一政治議題的關切。

  新舊版本在諸多設定上均有所出入,其中,原先狹宰的陪審團室改為向「法院旁國小商借的體育館」,其用意並非單純讓12位演員的表演舞台益加寬廣,道具更多,場面調度的動線更易安排,鏡頭取景與剪輯更為多變,其真正目的反而是在暗諷聯解體後俄羅斯當前百廢待興的現狀。爾後,還利用12位陪審團的對話來反映當前俄羅斯現狀,在我看來,其反映政治、社會現實的目的更是遠高過舊板本對於人性偏見的化解,法律制度的不公等議題的探討,而這正是新舊版本最大的不同點。

  在透過12位陪審團的對話反映當前俄羅斯現狀的概念下,我們可以自這群共產黨員、前官員、猶太人、醫生、工程師、鐵路工、藝術家等各階級人士的言談中窺見存在於當今俄羅斯的諸多種族糾紛與歧視、偏見,各種社會主義瓦解後的經濟問題與政治弊端。對俄國觀眾來說,角色間冗長的對話與自述是再熟悉也不過的寫實筆調,饒富俄國寫實主義文學所特有的社會批判性。對我們這群非俄籍的觀眾來說,透過影片,經由對話,一方面能快速了解當今俄羅斯社經表層與深度的問題所在,另一方面則認識到俄羅斯人說話的方式,思考的邏輯,甚至還能理解到為何俄國小說永遠都是那麼大一本,對話總是一大串,每個人都好像有說不完的故事般。

  值得一提全片的結尾,八號陪審員重回體育館,取走館內不斷隱隱發光,啟發他勇氣與理智的聖女像照片,隨後主角還釋放被關在館內不斷逡巡的鳥。此一橋段的聖母像不免讓我感到過分強調「信仰啟蒙人心」的做作感,鳥的安排則很恰當地隱喻著片中嫌犯的命運:即便窗(監獄)外是冰天雪地,難以茍活,存在與自由終究還得靠自己決定。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