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天堂的音符》:天才的悲劇,愛與原諒的勇氣

1486149643ad64
  天才的故事總是充滿悲劇性,而悲劇色彩總讓天才的故事達到神話化的境界,進而提昇達廣為流傳,烙印人心的傳奇。

  佳映先後代理《寂寞鋼琴師》、《來自天堂的音符》兩部側寫鋼琴天才的悲劇故事,前者為爵士鋼琴大師盧卡佛洛瑞(Luca Flores)真人真事改編,後者雖為杜撰,但其故事主人翁加百列(Gabriel) 的生平際遇與神祕人格特質卻與盧卡有諸多相似處:如那憂鬱眼神背後鎖上的重重心事;父母親的缺席所造成的成長陰影,孤僻人格,離群索居的自我封閉;以及面對愛情時,一方面難掩純粹天真的可愛,一方面又不禁防衛心甚強,害怕受傷害等,從這兩部電影觀之,或再延伸到《海上鋼琴師》等同類型的傳記故事,這些不世出的奇石瑰寶,均歷經乖葛命運的重重焠鍊因而光芒四射,世人僅見其鋒芒而讚嘆,電影則進一步要我們窺見天才們心中難以抹滅的成長陰霾,生命難以承受之輕,與黑暗中踽踽獨行的孤獨身影,旁觀其悲劇的誕生,悲劇的結束。

  有別於其他天才面對鏡頭、面對愛情、面對自我時仍處處充滿防衛,加百列卻能勇於漸敞心房(或許有點過於容易),接受女主角莎拉(Sara)的愛,原諒父親卡洛斯(Carlos)的錯,同時也正視內心的痛苦回憶。當加百列先後對莎拉、卡洛斯表白「我愛你」時,不見任何矯情,而是真情流露,不禁令人動容。

  不僅是加百列獨自在面對生命的苦痛,回憶的糾纏與捉拿不定的勇氣,莎拉與卡洛斯亦是如此。也因此,這不只是一部屬於加百列的神話化、賣弄悲情的悲劇而已,而是一部關於勇氣,關於自我面對,關於原諒,關於真愛的故事。

  乍聽之下,這是一部鬱鬱寡歡的悲劇故事,實際上,當中穿插了許多很能刻畫角色性格,又能順推劇情的笑果去緩頰令人窒息的悲劇性。因此,雖然本片的故事並無太多新意,但其敘事的口吻、結構、節奏,及多人物線、故事線間的離合鋪陳,卻異常成熟老練,完全不像是一個年輕導演的處女作。豐富的層次感與可閱讀性,配合流暢的剪輯,充滿渲染力的攝影,總是吸引觀者一再閱讀。尤其故事開始描繪男女主角相遇的過程,平行剪接男主角父親出獄,兩段故事線能以很有節奏感、章回體的方式剪輯,然後在適當的時機,從遠本遙遙相對的暗示性達到如觀眾預期的關係連接,起承轉合,沒有太多花俏的技巧,單純就是平行剪接,觀者便傾心其中。

另外,片頭隱喻女主角走進男主角閉鎖的內心世界的一則寓言,一則是這則悲劇愛情故事的縮影,再者則是與片末結局作頭尾呼應,留下無限感傷卻又浪漫的餘韻,也挽救了原本稍嫌孱弱的結尾方式。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