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夜晚,在Jericho Tavern,遇見On a friday

2014GigPoster_Press_220114

  掌心握著沁涼啤酒,酒瓶不時滴下冰冷凝珠,腦海仍迴盪著阪本龍一天才般的配樂,方才觀看的是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的《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踏出戲院時業已日落,暮色好似白色長矛即將刺破緋紅的晡夕穹蒼,溥儀最後的鮮血。

  我們異常興奮地橫行於Oxford市道上,一旁英佬們正圍在映像管電視旁,破口大罵保守黨的未來首相瑪格莉特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那群起激憤,口沫橫飛的模樣,像螃蟹般又狠又傻。

  在週末喧囂街道閑晃良久,大夥虛無地說著虛無的笑話。忽地,一句話打破了嘻鬧下的寂寥,來自紐約的搖滾女孩提議咱們到酒吧續攤盡興,順道感受當地樂團現場表演的張力,想想至少勝過無所事事,大夥一一附和而往。

  信步跟著紐約的搖滾女孩,其實仍舊漫無目標。

  我們來到的這家酒吧名叫Jericho Tavern,空間不大,酒客異常擁擠,稀薄燈光吝嗇微微照亮斑白的牆,煙霧瀰漫摻雜濃濃廉價威士忌氛氤。

  吃力地推開那扇門不像門的厚重木板,餘光瞥見一旁佈告旁張貼的海報,今晚演出的樂團分別是On A Friday、Mystery Group、The Yellowy Blue Roofmen。

  酒吧高腳椅的年輕酒客.不管是屌而啷當的嘻皮客或看似凶狠的光頭族,瞬時皆默契似地朝我們幾位異鄉人張望,紅著臉龐帶著幾分醉意的神情總含有輕蔑意味。

  這家酒吧是被寂寞所扮裝的快樂所支撐,所以被包含在內的所有都被那股情緒所浸透,啤酒杯、燭臺、舞台、音響、破損的沙發椅、喀喀作響的高角椅,龍舌蘭..,無不有這股虛無的氣味。

  我們仍舊逕自喝起啤酒等待著即將表演的樂隊。

  微醺醉意正發酵。

  眼看幾個提著樂器箱子的樂者緩步走進,打破了生態平衡的寧靜制衡,使得原本言不及義的人們鼓譟議論紛紛。

  集體的茫然朝著正準備樂器的年輕樂手叫囂,催促樂手盡速給他們應得的。這是開場樂隊on a Friday,在如此不友善的喧嘩之中,五個身穿黑裝的樂手從容準備樂器,一副不在意。

  在音符產生意義之前,主唱似乎呢喃了幾句:

  「I Can’t」

  是歌名吧!

  主唱蓄短髮,五官消瘦嶙峋,顴骨高腮邊凹,第一印象最深刻莫過於左右眼非等大,強烈的不協調感,隱喻著那種不可理喻的樂手。

  未來將有一鼓暴動。

  舞台右側棕黑長髮的樂手,怪理怪氣顯露出在毒蟲身上貫有的蒼白模樣與邃黑眼窩,蘊含著幾分害羞神態首先以僅有的唇紅血色吹起口琴開場,音量不大,尤其在小而沸騰的場地,自此之後幾乎聽不太著這樂手(口琴手?)的聲音,比起貌似Morrissey的吉他手(兼合音的一個樂手)的引人注目更顯得相當沒份量又自閉。

  略有禿頭的鼓手打著輕快鼓點節奏前進,主唱備受期待地發出第一句歌聲。

  噢!談不上悅耳,是相當普遍的年輕狂放歌聲。

  兩個吹薩克斯風的女子(偶爾就在台上沒節奏感地跳了起來)。

  一連好幾首歌,如I’m Coming Up、Jerusale、How Can You Be Sure,不免讓人輕易嗅出這年輕樂團的音樂融合了哪些元素,所繼承了誰的血液,無非就是Joe Jackson、U2、Elvis Costello、REM,Talk Head等吧.

  猙獰表情,誇張情緒波動,忘情陷入於歌曲旋律之中,搖頭晃腦念念有詞還不時手舞足蹈,唱起激動處必定瘋狂怒吼,整張臉扭曲變形並貓躬狀張牙胡爪,舉止狂妄令人慌張,神經質眼神還不時瞪大瞳孔頗有戲劇效果,台下的樂迷中了邪似地,不自覺打起節拍,搖晃身體。幾位熱情的英國佬還提著啤酒給樂手分享,唯獨那擁有吸血鬼般神情的貝斯手領情而已.

  表演結束,音牆造成耳鳴持續著。

  在醉意飄邈之中,奮力試著留下點什麼,卻僅留下主唱那鮮明戲劇的酒神神態罷了。

hqdefault

  後記:

  Chris Hufford and Bryce Edge將on a friday的現場錄音製成Manic Hedgehog demo.當中的曲目如下

  Keep Strong
  Rhinestone Cowboy
  Somebody Else
  I Want To Know
  I’m Coming Up
  Jerusalem
  What Is That You Say
  Somebody To Hate
  I Can’t
  Without You
  Give It Up
  How Can You Be Sure
  Everybody Lies Through Their Teeth
  Rattlesnake In The Big City
  The New Generation
  Prove Yourself
  Stupid Car
  You
  Thinking About You
  Inside My Head
  Million Dollar Question

  在後來的訪談中.Jonny談到「What Is That You Say」時,他說這是首讓他得以了解如何跟Thom做音樂的啟示.而Thomand Ed則對該首以回想當時不成熟的省思認為「整首歌不壞,歌詞(verses)的確空乏,旋律投人所好」。

  「give it up是一首可愛的歌曲」,Thom回想,吉他部分之外,嘗試加上後重的貝斯,但歌詞試圖柔軟並且又是討人喜愛.當初也是因為這首歌吸引了Chris Huffordand Bryce Edge才得以錄製Manic Hedgehog demo. 

  「I CAN’T 」可以說是On a Friday最成功的作品,歌詞不壞有著破壞的思想,狂暴的集他與怒吼.但,後來卻很少在演唱會演唱.原因不得而知

  「Thinking About You」.On a Friday時期的版本,Thom吉他的速彈技巧令人驚豔,Thom寫了關於情愛糾纏主題除此之外還有「You」,但在You裡頭,我們以可以聽見Thom絕倫的歌唱技巧,尤其在重吉他音牆顯得更有破壞力.

  除了以上幾首之外,早期的On a Friday 所創造的歌曲共有的特徵都是以較強烈的吉他來建構畫面,同中求異不停把玩摸索,關切的主題尚未明確,但持續朝著偉大而邁進。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