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洛弗檔案》:逗馬宣言/直接電影/真實電影/偽記錄片

cloverfield-poster

  《柯洛弗檔案》是近年來繼《飛機上有蛇》後最成功的網路行銷案例。

  自去年七月一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1-18-08」神秘小遊戲網站開始,以Lost檔案編劇J.J. Abrams為首的製作團隊陸續釋放許多神龍不見尾的網站與影像片段,醞釀了長達半年之久,維持著高度的網路討論熱度。此一故弄玄虛的行銷策略,好比當年《厄夜叢林》發行商利用電視媒體宣稱他們拾獲一塊被女巫殺害的學生生前所拍攝的V8片般,均運用媒體的客觀力量,塑造「真實」性來取信於大眾,最終獲得票房上的成功。只不過,兩片相隔七年,今天《柯洛弗檔案》利用的全是網路資源(網站、myspace),不免反映當今社會的主流傳媒已由電腦取代電視的現狀。

  無論是由市場行銷策略的故弄玄虛,電影拍攝的手持搖攝風格,偽紀錄片(Mockumentary)體式的弄假成真,仿效實境體驗節目喚起人性原始恐懼的心理驚悚訴求等面向來看,確實很難不將《柯洛弗檔案》與99年的《厄夜叢林》相提並論,兩者都是極為成功,亦是極具藝術開創性的驚人之作。當然,不難預測兩部電影的極端手法勢必引起反應兩極,但在我來看,毫無疑問都屬於經典不朽之作。

  我曾盛讚《厄夜叢林》是一部真正實踐了逗馬宣言(Dogma95),前所未有的新型態心理驚悚片。當然,《厄夜叢林》實際上還是有很多拍攝方式違反了逗馬宣言所規範的十條誡令,但若回顧由拉斯馮提爾所帶領的這股反類型潮流的電影革命,在所有官方編號的逗馬作品中,真正徹頭徹尾遵守這些「故作姿態」的宣言律令者,幾乎可以說沒有,反而非官方認可的《厄夜叢林》才是最合乎逗馬宣言(Dogma95)的電影。

  《柯洛弗檔案》亦被我視為一部逗馬片,同時它也是一部偽紀錄片(Mockumentary),甚至可說是一部真實電影 (Cinema verite),或者是一部直接電影(Direct cinema)。

  《柯洛弗檔案》為偽紀錄片(Mockumentary),相信所有觀眾都能理解,但稱之為「偽」,那是出了戲院之後的思考,坐在戲院內,觀眾就得認定它是「真」,否則就無法享受當中趣味。更何況電影的本質就是「擬真的真實」,電影的情境是觀眾與導演間共同約定成俗的真實夢境,是一同弄假成真的故事。當觀眾買票進戲院的當下,早已經默默簽下同意書。若是過往的科技災難片早已擁有何其多物理上、科學上、道德倫理上的不合理處,觀眾均可以欣然接受,對照《柯洛弗檔案》開頭就以「一片在中央公園拾獲的DV帶」為破題,讓所有觀眾成為FBI的一員,此時此刻,我們目睹的正是一份機密檔案。至於檔案裡頭的內容,包括怪獸的出現與更多難解的謎題,在後911陰影尚未散去,許多紐約人至今仍無法相信世貿倒塌的現在,實在不用問發生什麼,無須驚呼怎麼可能,總之,他就是真的,就在你眼前。

  若能像看其他杜撰小說、劇本所改編的電影般投入,《柯洛弗檔案》就不再是「偽」紀錄片,而是真實電影、直接電影。形式上、精神上,則確實足以被視為逗馬電影來欣賞。然而,對多數觀眾而言,不妨拋開什麼逗馬、直接或真實電影等術語,光憑一種嶄新的類型表現手法來欣賞即可。

  不可諱言,在怪獸電影、災難電影、驚悚電影已經被壓榨到毫無新意的當代,全以第一人稱拍攝的《柯洛弗檔案》,其新鮮感與突破性乃開創了新的格局,給予觀眾嶄新的視野與感官衝擊。片中幾乎不見全知觀點,沒有上帝,沒有英雄,也沒有美帝霸權拯救世界的俗套隱喻,只有DV所拍攝活生生的平凡人物,而攝影者即觀眾則站在第一人稱的主觀位置,一同逃難,一同感受這末日情境。眼前所見的一切,全都是真實世界中會發生的景象,完全合乎現實現狀。

  基於「主觀性」、「真實性」、「紀錄性」,在片中絕對無法也不能試圖去解釋怪獸怎麼來的,或究竟發生了什麼,倘若《柯洛弗檔案》嘗試去解釋或解決什麼了,那麼過去以來整個團隊試圖創造一個煞有其事的世界的努力,全都付諸流水,同時本片也將被我視為垃圾。所幸全片恪守了這個原則,完全不去沾類型片慣用全知觀點的惡習。

  除了完全全知觀點值得一看外,《柯洛弗檔案》還有很多可觀之處:例如各角色性格的塑造,編導在有限的條件資源下,依舊讓每個角色展現其個人特質。而人與人間的情感流動,緊跟著事件起伏,十足是影集、電視劇擅長處理的伎倆。其中愛情的表達,來得合情合理,看不出過分矯情,十分令人感動,後勁十足。

  至於「攝影」的功用與權利,以及其暗喻的影像哲學,同樣值得深思:當Hud初拿到攝影機,他所作的代表著攝影機「家庭紀錄照」的普及功能。漸漸地,Hud浸淫在攝影(媒體)的權力之中,興高采烈地嚷嚷著「我在拍片」,不斷干涉並傳播他人的私隱私,觀眾開始如同片中的被攝者,厭惡起他的聒噪與狗仔本能,不願與Hud共享第一人稱的主觀。

  在事件發生的當下,攝影機錄下遠方的爆炸,與自由女神像頭部倏忽飛來的駭人畫面,怎不讓人聯想YOUTUBE上可見911事件的影像?逃難撤離的時候,手上的攝影機與電視裡頭的新聞畫面則徹底展現其「新聞性」與「記錄性」功能;同時,「手持攝影」的特性:不穩定、搖晃外的偶然性和機遇,成為心理驚悚的根源,觀眾不免感到一種離心、渙散的暈眩與恐懼。而這種極端的搖晃攝影,更逼近殘酷的現實,強迫觀眾感受末日來臨時的冷酷情境。最終當Rob面對鏡頭,即面對觀眾正眼直視說道:「你們一定知道的比我多」,此時,無關乎真相是否被釐清,但這段話已充分表現攝影現象學式的思維:即攝影記錄了畫中人事物「此曾在」。

  無論由哪個層次來審視,編導顯然對於攝影的力量與功用有著思維上與功用上的深度理解,以至於能在完全第一人稱,看似被侷限注的框架中,置入多層次的思考,並融入於角色性格與事件發展之中。

  綜觀來說,這是一部驚人的創舉之作,一部必然惹起爭議的經典,一部您越投入於第一人稱的真實之中,越能感受當中樂趣的傑作。無論你喜歡或者不喜歡,不妨試著主動去了解J.J. Abrams為首的幕後團隊,為了創造這份「真實」花費了多少巧思去架設網站、宣傳,同時,也去知道全片在看似僅有DV攝影的手持影像中,所有的線索、邏輯其實都是用很嚴謹的態度去撰寫「劇本」、演員走位等。此外,還有很多無須再細講的戲外部份,十分建議觀眾花點時間去探索。我認為,《柯洛弗檔案》作品的完整性,不只是存於影片本身,還包括相關週邊新聞、網站等,這一整個行銷案例、概念、手法,未來將會電影教科書必定收入的章節。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