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搖滾台中「全國搖滾音樂大賽」評審心得

10629841_10203329228204702_4709025531388369434_n

  一年一度的搖滾台中,今年差點因故停辦,後來又因故續辦,但少了個衝擊舞台,變成兩大一小的舞台編制,無形中,就少了將近十組樂團的演出機會。不過,今年倒新增「全國搖滾音樂大賽」,賽制先由全體報名參賽共數十組樂團中,遴選二十組樂團進入複賽,再選出六組樂團晉級決賽。決賽賽事是在位於圓滿劇場的能量舞台上作較量,暫且不管得名與否,對於晉級決賽的六組樂團而言,能登上大舞台上演出已是值回票價的難忘經驗。

  我有幸成為本屆搖滾台中「全國搖滾音樂大賽」的決選評審之一,其他評審還包括1976主唱阿凱、前XL樂團主唱「Joe」張睿詮、日本樂團經紀公司自由惑星老闆足立拓男以及叫春(春天吶喊)主辦人Wade-誠如現場活動主持人阿強(捌拾捌顆芭樂籽主唱)所言,這真是一個跨國籍的國際級評審團。

  進入決選的樂團共有六組,按照登場順序分別是偏執狂樂團文藝復興樂團(Renascimento)適者生存(Out of survive)Second Self破繭而出(Emerging from the cocoon)No Money No Honey。最終得獎樂團則是第三名-破繭而出,第二名-No Money No Honey,第一名-適者生存。

  評審團是如何討論出這名次結果呢?先說說我們五位評審的決議方法-各自提出評分結果的前三名,第一名積分3分,第二名積分2分,第三名積分1分,也就是比照美國NBA票選年度MVP的計分方式。第一輪投票,適者生存獲得3張第一,2張第二,共13分積分;No Money No Honey獲得1張第一,1張第二,3張第三,共8分;破繭而出共獲得1張第一,2張第二,1張第三,共8分。比較積分結果,適者生存無異議直接拿下冠軍,No Money No Honey與破繭而出同分,遂進入次輪討論。

10450430_946416188707167_5620140518375950873_n

  在次輪討論中,No Money No Honey與破繭而出各有各的擁戴者,各評審也提出各自的觀點去爭取哪組樂團該奪下第二名。我個人的看法認為No Money No Honey在缺少一把吉他支撐旋律的情況下,音樂編曲層次稍嫌薄弱,再加上其他參賽樂團被扣分的缺點如節奏穩定度,編曲對點的精確度等,他們也都有犯,相較之下,破繭而出在演奏、演唱技術面可謂完全勝出,可是,礙於當天彩排時間不足,外場PA沒法立刻調整該團人聲、器樂的音色、音像、音場等聲音質量,致使對該團音樂演出的音響呈現相對不利,於是,我提出是否該將音響因素加入作加權計分呢?

  一陣討論之後,有兩位評審提出兩大論點說服了全體評審決定將第二名頒給No Money No Honey,這兩大論點包括有音樂類型的獨特性,現場炒熱氣氛的舞台功力。於是,最後就由No Money No Honey在第二輪投票中以4:1票勝出。

10410949_543722132426486_2014514387077639057_n

  從以上評審過程的簡述中,各位不難發現,本次進入決審的六組樂團,各評審心中的前三名幾乎都集中在最終奪下前三名的三組樂團,只有一張票是頒給另外一組未獲獎樂團,這意味著其他未獲獎的三組樂團確實都有明顯且致命的缺點。至於站上頒獎台的三組樂團,奪得首獎的適者生存幾乎是以壓倒性的成績拿下冠軍,第二名的No Money No Honey則各種積分票都有拿到,意味著評審對於該樂團的Dance Rock曲風類型、編曲、演奏與演唱詮釋、臨場表現的解讀並不相同。至於拿下第三名的破繭而出,共拿到四張積分票,評價落差還比No Money No Honey大,為什麼?我當然不曉得其他評審怎麼想的,不過,若就我個人觀點論,還是得私心力挺地強調:破繭而出的音樂概念、編曲構思以及他們的演唱、演奏技術本身都沒什麼大問題,甚至連服裝、臺風、表演學也都挺有大將之風,較讓人遺憾的是輪到他們演出時,PA未能將營造Deathcore黯黑氛圍與悲劇張力最吃重的吉他給推出來(註一),中高音段還明顯拉掉許多,使得兩把吉他互給動機,互換旋律與互飆SOLO的琴音對話,破音亮度、穿透力明顯不足,整個團聲音還都悶在一起,音樂感染力於焉銳降,這應該是造成諸位評審雖然一致認為此團成熟度乃是六組樂團之最,臨場表現得分卻如此懸殊的關鍵。

10646837_543708499094516_7961867912433327201_n

  坦白說,我只給了破繭而出第二名,第一名則投給了適者生存。誠如我在評審會議時所說:在短期賽事內,臨場表現狀況夠好,好到超水準表現者,都有可能打贏費德勒或納達爾,但長期來看未必是如此戰果。根據我過去聽過那麼多回適者生存的印象,他們在決賽確實是超水準演出,不僅僅最常被扣分的演奏對拍、對點,演唱音準、詮釋幾乎全無失誤,還有效利用三首歌的機會,選出三首調性、節奏與氣氛截然不同的曲子作演出,選曲策略可謂睿智。再加上三首曲子還都有作接歌動作,使得短短十五分鐘的演出聽來不僅一氣呵成,富有高潮迭起的「戲感」與成熟穩健的大團感。其中,所謂「戲感」的經營與維繫不只要仰賴樂手間的默契,還要主唱從頭到尾都處於戲裏頭,沒有作多餘的動作,沒有說多餘的話,根據上述觀點,主唱Jerry當日的「表演學」簡直無懈可擊地完美,更不用講他那遠比過往任何我所聽過的適者生存演出還來得更收放自如,游刃有餘的演唱表現,加上那一副「沒在驚」的舞台自信,無須事先讀過歌詞,就知道他在唱些什麼。甚至於我認為適者生存全團樂手都知道Jerry寫的歌詞在表達什麼,因此,演奏與演唱間的契合度才會如此密切,如此有一體感。最後,是比較偏向技術性的觀點來看,無論是樂器抑或人聲部,不管雙吉他間還是主唱與其他樂手的和音,編曲和聲觀念非常好,因此,兩把吉他從來沒有彼此打架,只有互相輝映,吉他與貝斯,人聲與和音亦然,如此編曲和聲觀念值得其他類似曲風的樂團借鏡。

10378266_543731419092224_2722338515393016719_n

  第三名我頒給No Money No Honey,頒給他們的理由不是他們夠好,而是其他未獲得我青睞的三組樂團表現不夠好,使得相對犯了較少錯且音樂曲風與其他五組樂團截然不同的No Money No Honey獲得我第三高分的評價。話雖如此,在合成器手MAD加入之後,No Money No Honey的電氣搖滾的編曲層次與色彩確實豐富許多,接下來,就期待他們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何時才能交出新歌了。

  其他三組沒獲獎的新團,我的給分理由與建議如下:

10417789_543698482428851_7989734885539490296_n

  首先,是第一組登場的偏執狂樂團,也是我感到最遺憾的一團,就我過去看過他們演出的印象,比賽當天的臨場表現絕對是遜於他們應有實力的平均值,尤其是在第一首開場演出曲時,樂器與主唱的對點、對拍節奏紊亂,遠不及他們在作試音彩排時穩定;再加上主唱熱機較慢,直到第二首號稱抒情曲的副歌后整個人才進入狀況,等於籃球比賽上半場失血太嚴重,下半場怎麼追分都於事無補,甚為可惜。不過,必須肯定的是其編曲企圖心,只要眾樂手與主唱彼此能再加強對點、對拍的精確度,主唱還要精進換氣吞吐的節奏感與控制力,渠等豐富的編曲想像才有被完美實踐的可能。

10689948_543702849095081_1075507085072029055_n

  「文藝復興」是台灣相當罕見的歌德曲風樂團,主唱逸卉是科班出身的聲樂老師,詠嘆調、宣敘調等唱功自然了得。不過,就「表演學」的部分,無論是唱歌或不唱歌的時候,主唱的肢體動作、神情反應所表現出來的姿態卻相當不歌德,完全不在歌德類型曲風所應具備的中世紀情境、宗教題材與神秘氛圍之中,這是相當美中不足的演出缺陷。其次,KB與吉他手的人聲和音,一來走音走調,二來遠比主唱更不在歌曲的「戲感」裡(KB唱得相對好),更造成歌德氛圍的崩壞。建議「文藝復興」若有心玩歌德搖滾,從主唱到樂手包括鼓手,全都要去鑽研中世紀音樂的樂理、調式與調律方式,或者至少去參考國外好幾組知名歌德樂團如Lacrimosa等的編曲方法,思考為什麼他們可以作出那麼中世紀感的旋律、氛圍與音色。

  更為技術性的建議還有-依照當天我所聽到文藝復興的全團配器,160Hz~320Hz甚至是400Hz間的頻段幾乎是空的,這將影響到整個樂團聲部的平衡,尤其當女主唱唱的是Soprano,在缺乏中低音聲部的情況下,恐怕會不耐久聽,若遇到偷懶的音控師或者高音較為敏感的音響系統如搖滾台中所用的L’Acoustic時,少了一定厚度的中低音聲部調和中高音,整體音調就會讓人感到偏尖,偏硬。編曲部分,文藝復興三首決選演出歌曲都有同樣的弊病,就是配器間缺乏提示主題、動機轉換與發展部的概念,這對於歌德音樂的表現是相當不利。最後,我認為目前文藝復興樂團只有Synth與主唱的「唱法」還稱上歌德,其他配器的編曲、彈法以及主唱的肢體動作、戲感都還是一般搖滾樂,整體聽來,頂多頂多就是Symphonic Metal,而不是Gothic Rock/metal。

  對了,請文藝復興的吉他手一定要好好練您的反拍、三連音彈奏,以及重拍音的力道控制。

10593037_543714969093869_73601777741833578_n

  Second Self是這次決審樂團中唯一一組我從來沒聽過的樂團,在參與決審前,特地在iNDIEVOX線上聽了他們五首單曲,並以此五首單曲的聽感印象比較他們現場演出,評價只有失望與失望。別的不說,光是音樂最基本的節奏感,鼓手之外的樂手與主唱全都亂成一片,而且還不是像偏執狂那樣只有第一首開場曲亢奮過度,自亂陣腳,而是三首歌全都在亂,亂到讓我不禁替鼓手感到身心俱疲,因為鼓手全場都在救樂手,救主唱,救整個團,讓整個團的節奏曲不至於一敗塗地。由於Second Self這場演出的缺點太多,多到我想團員們自己也都心知肚明,所以早早就打包回府,沒有參加晚上的頒獎典禮。衷心希望該團團員的早退舉動是因為不滿意自己的表現,決定趕緊回去檢討反省,重新編曲,加強練習,而不是逃避。

 

  *註一:當天負責現場舞台工程與聲音場控的音響公司表示主辦單位並沒有給予所有參賽樂團彩排時間,致使音控老師只能在有限時間作基本聲音平衡、動態調整,無法進一步將各樂團的演奏音色、編曲層次等音樂美學在音響上完美呈現,實為非戰之罪。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One comment

  1. 音響人

    你頭殼壞掉了嗎?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