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啦啦隊》:老年生活與紀錄片的另一種可能

¡i«C¬K°Õ°Õ¶¤¡j¤¤¤å®ü³ø_final_OL

  一群來自高雄長青學苑的阿公阿嬤,以長於60耳順的高齡,憑著人老心不老的赤子之心,展現不亞於年輕人的毅力決心,組隊跳起考驗體力、耐力與記憶力的美式啦啦隊,並於2009高雄世運場上搏命演出,博得滿堂彩,成為高雄當地,除了電音三太子外的另一「名產」。而這部《青春啦啦隊》所紀錄的,正是這群令後生晚輩欽佩不已的啦啦隊員的動人故事。

  《青春啦啦隊》是導演楊力州繼《被遺忘的時光》後,又一部聚焦於老年題材的紀錄片。不同於《被遺忘的時光》的沉重,本片乃以相當詼諧幽默的調性拍攝,剪輯風格生動活潑,呈現出笑中帶淚,笑比淚多的人物故事,讓人見識到年老生活也可以活得如此不一樣,進而充滿勵志效果。

  在戲院裡,觀賞這部《青春啦啦隊》時,我也笑得開懷,時而熱淚盈眶。然而,步出戲院,感性退卻,理性思考這部紀錄片時,我卻很難不去認為,當年那位經常在紀錄片中屢屢觸碰議題(雖然經常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提出問題,也曾在《過境》中直接撞擊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全球化文化殖民投資,以及跨國電影合作對台灣的意義何在時的楊力州,自從「水蜜桃阿嬤事件」大跌一跤,停機一年,自我沉澱,重新思考紀錄片導眼的角色位置後,對於紀錄片是否該有議題性的看法,顯然有落差極大的見解。

  先從「水蜜桃阿嬤事件」過後,楊力州接拍了《征服北極》講起。表面上,《征服北極》是為林義傑等人挑戰極地路跑所拍攝的紀錄片,實際上,更是楊力州藉由拍攝此紀錄片的機會,行路到「地球的原點與終點」的磁北極,宣誓一切歸零,重新出發的心境寫照。

  在《征服北極》後,楊力州接連拍攝兩部與老人主題有關的紀錄片,頗有「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的氣魄。然而,從上一部聚焦於失智老人的《被遺忘的時光》,乃至於這部《青春啦啦隊》,不難發現,楊力州檢討當年在《水蜜桃阿嬤》犯下過度簡化議題,故而引起爭議的解決方案是:今後完全不觸碰任何可能引起爭議的「議題」,只追求「主題」現狀的現象紀錄。影片調性上,也盡可能以輕鬆幽默的口吻,追求更易讀,更親民,甚至,更好笑,更好哭的戲劇性,達當老少咸宜,賓主盡歡,皆大歡喜的觀眾反應。於是,《被遺忘的時光》、《青春啦啦隊》兩片均加入更多類似劇情片的剪輯手法,統一觀眾情緒的配樂,甚或提升娛樂效果的後製特效,動畫處理等。

  如是作法,往好處想,楊力州現在的紀錄片是突破舊有紀錄形式(雖然早就有人這樣作),沉重包袱,力圖讓紀錄片更能普及於社會,被更多普羅大眾觀賞,或「欣賞」。反過來思考,當紀錄片成為完全無害無擾無爭的主題紀錄,而無議題觀察,毫無讓人得以後續追蹤,或作長期討論的可能性時,像《青春啦啦隊》這類只為了讓觀眾大哭大笑的紀錄片,其實際用處,與劇情片的差異何在?

  當然,以《青春啦啦隊》的題材論,能發展出哪些議題與問題呢?確實有限。但是,對於一部過份注重娛樂、勵志效果的紀錄片,且與聯合勸募作票房回饋,挹注相關老人福利所需,達到楊力州口中所謂「紀錄片的社會實踐與公益理念」時,我並不認為觀眾們會因為如此好看好笑好哭的紀錄片,而更重視老年人的生活。反倒是,會有更多人將團購此片包票視為購買贖罪券的效果般。

  別忘了,唯有直接面對議題的核心,認識結構問題所在,經由撞擊,才有可能找出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當然,如果始終無人關心問題在哪,一切都是空談。因此,若將這部極為討好觀眾的《青春啦啦隊》視為能夠吸引更多觀眾更願意觀賞紀錄片的那層苦口良藥外的糖果外衣,楊力州導演目前的所作所為確實有其不可抹煞的貢獻。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