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的優雅》:少了造作的刺蝟,多了迷人的優雅

l_elegance_du_herisson,0

您曾讀過哲學教授妙莉葉‧芭貝里(Muriel Barbery)的哲普小說《刺蝟的優雅》嗎?我讀過。您喜歡這本暢銷書嗎?我不喜歡。為什麼?我認為這本小說的筆調、口氣實在都太過矯揉造作,處處可見作者刻意賣弄個人哲學知識專業的斧鑿痕跡。且其故事人物全都不是為了故事本身或角色生命而活,而思考,而說話,而動作,而是為了作者個人布爾喬亞,菁英主義式掉書袋的虛榮而存在。顯然地,該書作者並不想寫一篇小說,或說一則故事,而是純粹想藉由兩位主要角色-門房荷妮與小女孩芭洛瑪,滔滔不絕闡述自己看似淵博,富批判精神的哲學觀、政治觀、生命觀。換句話說,這兩位主角在書中,不過只是作者的魁儡,只是棋子,只是傳聲筒,而非有血有肉,有自主思考能力的人物。如此造作賣弄,作者如此強勢的「介入」書中人物,讓我極為反感。相對於另一本也是暢銷全球的哲普小說《蘇菲的世界》,我反而更能欣賞後者的文風與故事架構。

平心而論,門房荷妮在書中所設定,所呈現的言行舉止,思想品味,在現實生活中,或許真有如此傳奇隱士藏於世。但小女孩芭洛瑪呢?我想誰都看的出來她是作者強勢「介入」操控擺佈的影子魁儡,是作者的化身。若非如此,這名角色的設定也實在過份誇大,過份虛偽,別說現實生活不可能出現,在虛構的書海世界裡也從未出現過如此憤世忌俗,早熟傲骨,學富五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天才悲觀小女孩。其談話的口氣,思考的邏輯,看待世界的態度,要說服讀者她只是名12歲的小女孩,未免太過牽強。總之,關於小說《刺蝟的優雅》,我個人實在非常厭惡作者故作姿態的賣弄。

雖然我一直堅持觀賞由小說改編的電影,最好是小說歸小說,電影歸電影,改編忠實與否,與電影最終的呈現結果無關。但我也從不否認,若曾經讀過小說,再看電影,或反過來,先觀賞過電影,再拜讀小說,確實能有比較版本差異的樂趣。於是乎,許多電影,我們會稱讚它改編的很好,或改編的不如小說好。通常,比原著更為精采動人的電影很少,因為文字與文字書寫間的空白,留給讀者太多馳騁想像與自由詮釋的空間。當電影導演力圖以影像書寫再現,同時展示個人的詮釋時,並非所有書迷都能接受電影導演的詮釋。

再者,長篇小說要改成片長受侷限的電影,往往必須加以取捨,尤其是許多見諸於文字方能實現的劇情,作影像化表達更是困難重重,這是小說改編電影最常見的障礙,也是小說改編電影往往失敗,或讓人不滿足的原因。

近幾年,我所見過改編最成功,且最擅長執導小說改編劇本的導演,非李安莫屬,因為《斷背山》、《色戒》原著均是短篇,由短改長,劇情還能飽滿動人,深刻難忘,實屬不易。更難能可貴的,書迷們、影迷們均能接受李安的詮釋。

在《斷背山》與《色戒》之後,不可置信,下一部會認為由衷認為改編相當成功的電影,竟然就是這部《刺蝟的優雅》。

關於我對《刺蝟的優雅》該書的厭惡,前文已花了很大篇幅討論。但又為何我會對其電影版如此鍾愛?簡單來說:導演懂得如何拍攝一部劇情片,懂得如何說故事,如何選角,也深諳如何在電影書寫,將原著小說中,作者過分強勢「介入」小女孩與房門兩角色的幕後黑手給刪去,還給角色應有的自主思考權,讓每位角色都擁有靈魂、溫度與血肉。

同時,編導也將原著中過分造作,耽溺賣弄的呢喃、宣言、口白,還有強加諸於荷妮,以及小津先生身上(作者)自以為是的「東方主義」式,以偏概全的東方情調幻想(關於日本文化)適當修正,所有對白,動作,談話都是為了劇情而服務,都是為了刻畫角色性格而努力,使得眾角色性格鮮明生動,輪廓清晰明確,以人物為主的劇情也就更引人入勝,更具說服力與情感渲染力,讓觀眾在觀影過程中,所感受到是「角色在說話」,而非「作者在說話」。光就此點,幾乎已經將書中令我嫌惡的缺點改掉了一半。

除此之外,導演還將原著中看似方便易讀的段落式,章回式,日記式書寫體,重新編串成流暢順序的劇情故事。並透過成熟的平行剪輯敘事技巧,有條不紊地交代人物、事件發展的始末過程,一改原著中顯得破碎、跳躍、難以親近的敘事架構。

在人物刻劃上,電影與原著還有一點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本片導演刻意讓兩位女主角減弱書中刺蝟般的自衛心理,賦予更多足以讓雙方,或加入小津先生,成為三方面足以產生共鳴,互相欣賞的優雅性格。其優雅,不僅自然而然地體現於人物性格、興趣、對話的刻畫上,也表達在影像的質感,鏡頭的運用,光影的捕捉,剪輯的節奏。更重要的是對白用字遣詞,還有角色互動時眼神、動作的精準調度與細膩描繪,處處都盡顯優雅的氣質,超卓的品味,高貴的心靈。「少了刺蝟,多了優雅」,我想絕對是形容本片與原著差異何在,最言簡意賅的形容句。

總之,《刺蝟的優雅》電影版是近來我所見過改編最為成功的劇本,且是少數能將原本我所厭惡的小說,翻轉成足以讓我著迷不已的電影。相對於原著的造作,電影在傳遞哲學觀、政治觀、人生觀的過程是採取潛移默化,自然而為的態度達到目的。這是多麼成功的改編技巧,使得觀眾更容易,也更清楚了解芭洛瑪為何如此憤世忌俗,堅持13歲就要了斷生命;荷妮為何要裝瘋賣傻,隱藏自己的真實情感和豐富內涵?同時,在如此成功的改編之下,觀眾也更能認同角色,更愛這些角色,更容易從人物故事中獲得智識與人生觀的啟發。

如果您看過原著,我相信您懂得我在說什麼。如果您還沒看過原著,您還是得找(買)該書來翻閱,或許您能贊同我的喜惡,或許不會。無論如何,這本書,這部電影,裡頭確實有許多至理名言,雋永語句,與深刻思想,值得抄在筆記本默背,成為一輩子的座右銘。光就此點,我還是非常推薦本書與本片。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