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札記

牛津鞋不是雕花鞋,盲聽會絕非PK賽。

  上週六下午,我在台北概念音響辦了場「盲聽會」-所謂的盲聽會,就是透過各種手段

牛津鞋不是雕花鞋,盲聽會絕非PK賽。

  上週六下午,我在台北概念音響辦了場「盲聽會」-所謂的盲聽會,就是透過各種手段

任重而道遠,仍不忘初衷

在音響評論圈,我的讀者群中有不少年輕一代的耳機迷、音響迷,他們都是看我的評論決定

任重而道遠,仍不忘初衷

在音響評論圈,我的讀者群中有不少年輕一代的耳機迷、音響迷,他們都是看我的評論決定

Avalon Tesseract出師未捷,實為非戰之罪

俗稱大竹筍的Avalon Tesseract在本次音響展總算現身,而且還真的獻聲

Avalon Tesseract出師未捷,實為非戰之罪

俗稱大竹筍的Avalon Tesseract在本次音響展總算現身,而且還真的獻聲

寧可多花一個工作天,也不可寫違心的評論

  作為以音響評論為業的「評論員」,必須時時自我要求,自我提升,有朝一日,才能成

寧可多花一個工作天,也不可寫違心的評論

  作為以音響評論為業的「評論員」,必須時時自我要求,自我提升,有朝一日,才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