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懶人包、大補帖與贖罪券

  對於許多關心政治議題、公民權利、社會運動且統獨光譜傾向獨派,或者至少立場絕非統派的台灣人,記錄 2019 年至 2020 年期間香港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以下簡稱反送中) 運動始末的記錄片《時代革命》絕對是二二八連假檔期最重要的一部上映新片。

  過去一週,當我行經台北市政府捷運站,望見超大幅《時代革命》廣告看板;當我上班往返途中,瞥見《時代革命》的公車廣告;當我聽說不只是北捷,就連機捷、中捷、高捷,甚至連台鐵與高鐵車站都隨處可見《時代革命》的各類靜態與動態廣告,我不禁納悶:《時代革命》這部紀錄片何德何能坐擁媲美好萊塢大片等級的宣傳規模?片商如此下重本地挹注廣告資源的意義與目的,還有此行銷策略背後的心理動機為何?難道說發行片商認為《時代革命》與眾好萊塢強片一樣,有著為數可觀的票房潛力,是有龐大商機的金雞母,是有利可圖的好生意?抑或是我的思緒過份功利與市儈,其實發行片商單純只是抱著「撐香港」的理念與使命推廣本片,不計成本,血本無歸也無妨?

  無論發行片商鋪天蓋地大手筆宣傳本片的真正意圖為何,可以確定的是《時代革命》在台上映,肯定會掀起一波朝聖人潮與包場熱度。但是,令入場觀眾趨之若鶩,未演先轟動的原因為何?是因為本片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重要影像記錄?因為本片有許多不曾曝光的珍貴影音?因為台灣是唯一正式院線上映的國家?還是因為台灣人必須以行動力「撐香港」?

  如果各位單純只是想要傳達撐香港的行動意志,故而朝聖,故而包場,我完全支持。但也請各位稍作思考:看一部紀錄片就等於撐香港,兩者之間劃上等號的邏輯合理性是來自情感連結、精神勝利,還是實質上有幫助到香港局勢或香港人民什麼?

  假使各位只是因為台灣是唯一正式院線上映本片的國家,要藉由觀影行為,凸顯台灣自由民主的可貴與反中共威權的台灣意識,我也贊成。但我依然要奉勸各位再次靜下來思索:為何本片只在台灣作大銀幕上映?難道其他國家的發行片商如此忌憚中國因素?抑或有其他與政治干預無關的原因?

  但若各位認為本片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重要影像記錄,那麼各位是否願意和我一起抱持著「本片有別於 Youtube 上各香港獨立新聞記者或運動參與者所拍攝的現場直播素材,有著更深入,更宏觀,甚至首度曝光的影音訪談內容」的預期心理來觀賞本片?否則 Youtube 上那麼多香港運動現場影像直播紀錄難道都不重要,不珍貴嗎?

  觀眾應當抱持怎樣的期待心理觀賞這部紀錄片?這個問題,反過來說,也就是本片導演為何要製作這部紀錄片?為了單純記錄事件始末,還是有其它更宏大的企圖與動機?再說,導演拍這部紀錄片是要給誰看的?是給關心香港運動者,還是漠不關心者?還是一無所悉者?可以確定的是,絕對不會是拍給實際參與運動者觀賞,因為真正參與運動者都有或多或少的創傷症候群,若無必要,短期內是很難再回首這些過往,尤其是悲愴且籠罩強大絕望感的理大圍城片段。

  就我看來,《時代革命》就是一部單純記錄整整兩年的香港公民運動經過,除此之外,導演並無更多主觀意見或創作企圖的紀錄片。換言之,它就是一部按照反送中運動期間各大小衝突事件的發生年表時間軸,儼然是將維基百科條目內容影像化的紀錄片。對於那些年沒有守在螢幕前緊盯每一場運動現場的直播,不了解香港發生多少事件的台灣觀眾,《時代革命》是速成班的簡史懶人包,足以讓各位一次彌補那幾年的忽視與缺席。但若您關注香港局勢已久,想透過本片探究更多細節,更多觀點,更多批判,更多檢討,更多呼籲,聽到更多不同意見的交流對話等更多紀錄片在純記錄之外所能達成的各種可能性,本片幾乎付之闕如,甚至就連「立場姐姐」、勇武派代表等受訪者在片中的專訪內容,過去也都曾在台港兩地媒體,或外媒都有過類似發言而了無新意,再再凸顯導演未能,或者根本沒有企圖引導受訪者講出更深入,更嶄新的看法或觀點,使得本片進一步成為各運動參與者老調重彈的事後專訪內容大補帖。

  於是我不免想起,這樣一部純紀錄而無更多史觀,更多批判,更多意見的紀錄片,為何能奪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殊榮?唯一理由就是給予製作團隊人道鼓勵與勇氣獎。不然,就是政治正確下的頒獎考量。

  行文至此,想必有人會責怪我不理解《時代革命》的製作難度與高危險性。面對中共暴政,這部紀錄片能作到記錄一個時代,一場運動即可。敢問現在是什麼時代?還是六四天安門事件,CNN 攝影師 Jonathan Schaer 拿著數位攝影機先驅試作機種 Sony BVU 330 拍攝,再用撥接網路龜速傳輸影像檔案至海外,公諸於世的 1989 年嗎?在這人人都有手機可以作現場記錄的年代,如果當代紀錄片只管記錄就好,那麼 Youtube 上頭您花三天三夜也看不完的相關直播影片,不就全都稱得上紀錄片,各位怎不呼朋引伴,人手一包衛生紙,準備邊哭邊看?

  說到底,還是不要太神話化這部紀錄片。再強調一次,如果單純就是為了撐香港而觀看這部片,我完全支持。但若只因為撐香港而將這部紀錄片捧成多重要,多高深,多了不起的紀錄片,我完全難以苟同,甚至認為各位不過只是在懺悔自己的忽視、缺席、不在場與無能無力,於是把電影票當成贖罪券來捐獻,把這部紀錄片捧成聖物來膜拜。

  以影評觀點,我非常能理解為何本屆奧斯卡大評審團最後沒讓本片入圍最終大名單。

About Tzara Lin

以查拉(Tzara) 之名行走江湖,現為造次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逢甲大學電聲研究所講師。曾任高傳真視聽雜誌主編、北藝大 Impact 學程講師;亦曾任第二十五屆、第二十六屆、第二十八屆傳藝金曲獎評審與 2008、2010 金穗獎部落格達人獎評審,並多次擔任各大音樂祭硬體總監。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與音響、音樂、電影相關的生活之中。

2 comments

  1. 引用通告: 回應影評人鄭秉泓關於《時代革命》因急迫性而不該被稱之為懶人包一說 | Weltschmerz

  2. 引用通告: 《時代革命》:給未來的一封血書 - On the Road to To Infinity and Beyo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