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CD而捨數位流,只因為我是戀物癖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Spotify等相似網路音樂串流服務必然是未來主流,身為音響雜誌主編,當然要持續關心,不斷思考這類數位流音樂服務的趨勢發展將走到何等境界。即使如此,私底下,我還是只聽CD,甚至越來越倚重黑膠。

  不禁回想,2008年,在那個「數位流」觀念尚未普及於台灣音響圈的年代,我便在高傳真361期直言預測:數位流越發達,對於黑膠類比復興就越有利。五年過後,重讀我當年的分析,幾乎一字不差地一一驗證,逐一發生。

  我的道理很簡單:數位流音樂與CD的聲音調性永遠不脫數位聲底,差別只在於一個存於雲端、遠端或硬碟播放,另一個儲存於CD光碟之中。音響迷如我,唱片迷如你我他,此時此刻,之所以還死守CD不放,多數都是一種戀物癖使然,少數是因為害怕操作電腦(老一輩最常見),真正好耳力的,有誰聽不出來CD與數位流音樂根本是同根同種同一數位聲調聲底?音響迷別再自欺欺人了,數位重播,無論數位訊源的取樣再高,解析再細膩,錄得再好,重播器材再拔尖,其所重播出來的聲音永遠不脫數位聲底,就算您在CD唱盤、音效卡的類比輸出端,或後端器材施以再多的「類比調音法」,希冀增染更多類比韻味去淡化數位聲底的生冷,永遠都無法改變聲底就是數位的事實-這就像是數位拍攝的影像檔案輸出成一張張相片,或數位攝錄機拍攝的電影過成膠卷再播放,仍舊看得出原生畫質來源為數位拍攝。

  既然聽起來都是數位聲底,當普羅消費者的消費行為與決策模式多半只要方便、易取得、易播放、代價低時,誰會傻傻的買CD?

  至於黑膠為什麼能夠復興?根本關鍵在於類比重播的聲音美學就是與數位重播截然不同,就算是那些數位錄音,數位混音,類比壓制的DDA黑膠,聲底儘管難以退去數位色彩,卻因為整個播放環境如此類比,最終還是會得到有別於全數位環境下重播的聲音調性。如此聲音美學的差異,對於許多一出生,自懂事以來,就只能接觸到CD甚或MP3的年輕一代而言,初聽黑膠,更能分辨出類比與數位截然不同的聲音美感。因此,當高音質數位流檔案越來越普及,越來越講求解析、取樣,數位與類比美感的差距就會越來越大,類比的獨特性與價值就越來越被凸顯。這道理就像是當相機、攝影機的畫素越來越高,早幾年被認為落伍,被鄙棄的傳統類比攝影機反而越來越有價值,原因就在無法取代的類比美學。

  數位流音樂服務會取代CD嗎?我從不認為此事會發生,畢竟人都有戀物癖。

  當然,不可諱言,許多年輕一代開始追逐黑膠,除了音樂美學上的實用聆賞價值,還有其社會性效益、形象效益甚至好把妹等外部性存在,以上就無須多加討論。

  總之,私底下,我還是偏好聽CD而捨更方便的網路串流服務不用,因為我是戀物癖者,我愛CD甚過於數位流。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