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12年無人出其右的交工樂隊《菊花夜行軍》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交工樂隊《菊花夜行軍》是台灣本土音樂史上非常重要的經典唱片,是我定義中最符合在地搖滾-以本土樂器,本土樂理,本土語言所唱,所彈,所寫,所錄的一張樂團專輯。

當年《菊花夜行軍》發行時,我有幸成為交工樂隊台北地區幾場校園巡迴演出的義工,幫忙張羅一些瑣事,得以就近聆賞交工多場演出。2002年金曲獎「最佳團體獎」頒發給交工樂隊時,我還在電視前熱淚盈眶,被彼時女友訕笑我為免太誇張,由此可知我多麼熱愛這組台灣樂團史上最偉大的在地搖滾樂團。

2000年前後,陳水扁參選總統期間,交工樂隊常為阿扁全台造勢晚會負責暖場,那時我還在台南,幾乎每一場都會去聽交工樂隊的演出。更早之時,反美濃水庫運動期間,那才是我認識交工樂隊前身觀子音樂坑的開始,也是我對社會運動、土地關懷的啟蒙。

交工樂隊林生祥是我非常敬重的音樂人,他的詞,他的聲音,他的為人處事,他對土地的關愛,如此純真,如此熱烈,屢屢給我感動與啟發,也深深影響日後我對音樂創作如何進行社會實踐的想法。

《菊花夜行軍》是一張台灣音樂史上難得一見的概念專輯、故事專輯。專輯從「縣道184」一曲-取名自通往美濃最重要的省道公路揭開序幕。「縣道184」與隨後的「風神125」兩曲共構出台灣音樂史上少見的「公路歌曲」。歌曲描述著北上打拼的故事主人翁阿成,在大城市中困鬥多年,一事無成,想起當年老母親的叮嚀與期勉,悲從中來,於是,騎著風神125,駛過縣道184,狼狽地回到故鄉羊水的懷抱。光是這首兩首歌曲,交工樂隊的編曲,以聲會象,以嗩吶模擬風神125高速行駛的引擎聲,以景喻情的生動歌詞,搭著生祥饒富真摯情感的醇厚歌聲,將阿成的心境唱得如此動人,如此形象生動,即使我輩聽不懂客語,光憑音樂與歌聲,聽著聽著,無不感動落淚。如此感人肺腑的音樂力量,當今音樂專輯已不可見。

專輯同名專輯「菊花夜行軍」描述阿成回美濃栽種菊花,夜晚顧園時,天馬行空地想像自己是指揮官,菊花群則是士兵團,於焉唱名行軍,自得其樂。整首歌曲意象鮮明,最絕的一段是請來我在政大就學期間最尊敬的老師-郭力昕教授仿效當年二二八事件替死鬼陳儀的濃厚鄉音,以仿古況味的廣播電台音效,作黨政軍的政令宣導。如此編曲想像力,如此跨歷史文本的音樂層次,再再顯現出這張概念專輯為何偉大,為何深遠。

「日久他鄉思故鄉」是這張專輯中一首相當特殊的歌曲,由故事主人翁阿成所娶的外籍新娘演唱,演唱者與和聲全來自「識字班成員」。暫且不論當年鐘永豐所寫的文案是否過份美化外籍新娘在台灣的實際現狀,刻意忽略背後的辛酸與人頭販子的險惡,此首「日久他鄉思故鄉」乃是罕見將外籍新娘甚或外勞議題帶入音樂創作的先驅,也讓人聽出交工樂隊在處理這張概念故事專輯的格局、視野、企圖心。

過去十二年,交工樂隊《菊花夜行軍》是我心中最經典的台灣音樂專輯,相信未來十二年、二十年甚至更久,很難有其他專輯能出其右,超越其歷史地位。

交工樂隊解散後,林生祥還是繼續唱著、創作著,先後與不少樂手合作,發行多張唱片。最新專輯《我庄》在五月份發行,同樣好聽動人至極。而過往許多絕版的唱片,包括這張《菊花夜行軍》與交工樂隊的第一張專輯《我等就來唱山歌》皆已推出複刻重發版,各大唱片通路均可買得。據悉黑膠版本也將重發,此乃是樂迷之福,各位朋友可得趕緊搶購,否則很快就又會絕版。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