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降魔篇》:又是身不由己,後悔莫及的愛

15123c4fdae2fa

眾所皆知,在此齣《西遊:降魔篇》之前,周星馳曾於上個世紀末擔綱演出《齊天大聖東遊記》、《齊天大聖西遊記》。可別說您從未看過這兩部西遊記電影,除非您家沒有裝設第四台,否則,按此二片的超高重播率,任何時段,遙控器隨便亂轉也一定會轉到。

多數觀眾恐怕不曉得,當初東西遊記上映時的院線票房其實並不理想,原因為何,並非三言兩語可以分析探究,在此便不多作贅述。此外,許多人也經常將這兩部西遊記電影歸為周星馳「導演」作品,實際上,真正的導演是劉鎮偉,就是那位曾拍攝《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如此港產絕妙B級片的名導。《賭聖》、《神鵰俠侶》、《天下無雙》也都是劉鎮偉的名作。

若說《齊天大聖東遊記》、《齊天大聖西遊記》是劉鎮偉刻意顛覆吳承恩〈西遊記〉原著劇情設定、突破既有框架的玩興之作,此部《西遊:降魔篇》便是周星馳另闢蹊徑,提出另一番個人見解,將我輩倒背如流的西遊記故事作另一角度的切入詮釋。可是,為什麼周星馳要老調重彈,重拾西遊記題材呢?

若由整體劇情觀之,周星馳與劉鎮偉同樣保留了西遊記故事的大框架,再竄改角色背景、章回情節的設定,且同樣信手拈來恣意拼貼、引用了許多其他電影的橋段、場景、對白,其動機目的當然是要博君一笑,娛樂大眾。但是,若單單只將《西遊:降魔篇》歸類在專為華人春節檔期所拍攝的賀歲搞笑電影看待,又未免將周星馳的動機想得太簡單,更何況《西遊:降魔篇》全片的無厘頭笑料或打諢插科的橋段與周星馳過往執導的作品相比明顯遜色不少,更缺乏出人意表、讓人拍案叫絕之生花妙筆。因此,若純以搞笑片看待,《西遊:降魔篇》肯定是不及劉鎮偉的東西遊記二片。但若以劇情片看待,周星馳的竄改、顛覆也沒有太多新意,論深度、廣度與跨文本的向度均未超越當初東西遊記編劇技安葷素不拘,常有神來一筆的無際想像力。所以,到底周星馳為什麼要重拾西遊記題材呢?

在電影作者論中,常言道「一位導演終其一生不過反覆拍著同一部電影」,且「作者論電影必然是導演內心可得與不可得的正反面映照」。若從周星馳歷來執導的作品觀之,不難看出其作品之中,男主角經常得面對愛的缺憾,不管是「不再抱憾而歸」,還是「抱憾而終」,周星馳電影中的男主角總是會身陷「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擺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的懊悔心理狀態。而在這齣《西遊:降魔篇》中,再次出現此一愛的缺憾母題,這是巧合嗎?若從作者論電影的角度分析,大可推斷周現實生活的周星馳想必曾經錯過了誰,於是乎,他只對此一母題感興趣且必得電影書寫之。於是乎,《西遊:降魔篇》中的陳玄奘乃是周星馳的心理投射,舒淇飾演的驅魔人段小姐則是周星馳心中那揮之不去的「無緣的人」,至於周星馳到底錯過了誰?就留待各位去判斷。

最後,就電影本身的美學論,我真希望周星馳能想起當年他是如何以有限的動畫預算來為《少林足球》與《功夫》實踐「武戲」部分的無限想像,進而使全劇「文戲」更顯深刻動人,而不是像本片一樣用了絕多預算製作大量動畫特效卻只能拍出虛有其表的武戲場面,反而脫累了角色互動、情感交流等文戲的表現空間。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