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尾鱸鰻》:台語俚俗元素成為電影賣座保證時

15123ea91bc3d7

看來,今年春節檔期冠軍非上映18天,北市票房便破億,全台票房已破三億的《大尾鱸鰻》莫屬。年假前,原本被看好的《終極警探:跨國救援》、《西遊:降魔篇》、《悲慘世界》其實並沒有賣不好,純粹是《大尾鱸鰻》賣得比預期中還好,且是非常非常的好,尤其是台北以外的中南部觀眾迴響熱烈,口碑效應瘋狂發酵,呈現出2:1強的票房比例,也就是說台北賣了一億,中南部就賣了兩億,全台灣統計便三億,且票房還在持續上揚中。

說真的,這樣的票房結果我一點都不意外,畢竟,以片型來說,《大尾鱸鰻》確實適合在年節期間闔家觀賞輕鬆歡笑殺時間用,且成熟健全的商業電影工業裡頭本來就該存有這類充斥毫無營養但也無傷大雅的打諢插科劇情來應節所需的搞笑電影。

話雖如此,熱愛台語俚俗文化的我們也該思考一下目前國片市場每年製作一部台客電影的慣性是否有消費甚或汙名化「台客」之嫌?我並非要一竿子打翻整艘船似地認為所有添加台語元素的電影全是在消費台語元素,事實上,我認為「台語」本來就是可以用來消費的一種元素,問題是製片與導演在調度台語元素時的手段與態度到底是尊重、認同台語族群的真實生活的真實面貌與其真情流露的真性情,還是純粹的消費,甚至以狹隘的刻版印象來汙名化台客呢?

令我遺憾與不滿的是《大尾鱸鰻》讓我看到一種純然的消費與剝削,尤其是每每「硬」要讓角色劇情說上幾句台語髒話或台語俚俗,那種異常生硬的僵硬感最讓我感到負面。當然,您可能會說本片主打著豬哥亮,而豬哥亮自昔日豬哥亮歌廳秀至近期的《豬哥會社》不就是以如此台語俚俗為笑料賣點,《大尾鱸鰻》發揮其所長,何來消費剝削之有?假使您真得看過豬哥亮、余天、康弘、黃西田等資深藝人所創造的歌舞廳文化,必然能理解我的不解,不解此部電影怎會將歌舞廳的俚俗對話弄得如此造作僵硬,彷彿是最差勁的主持人在背誦著業已寫好的對白笑料般顯得過分刻意,而不像是一流主持人在穿插俚俗時那樣信手拈來、行雲流水且常有神來一筆的急中生智。

另一方面,您可能會反駁我既然這部《大尾鱸鰻》將俚俗文化消費得如此僵化不堪,為什麼會大賣,且中南部台語族群迴響會如此熱烈?其實,從幾年前《父後七日》、《雞排英雄》、《陣頭》的賣座長紅至今年《大尾鱸鰻》的狂賣,不難看出中南部民眾對於國片的選擇經常是「只要這部電影裡頭有描繪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生活有登上大螢幕,我們就會買單」。真的,台語族群紛紛買單的背後並沒有太多想法,只要有台語,據說很好笑,這樣就好了,遑論去評量電影本身為什麼要怎樣使用台語。

暫且別管台語元素的使用,背後的心態為何?純以電影論電影,今天,就算我把本片當作「反正就搞笑片,輕鬆看待就好」,問題是抽掉那些頂多佔了全片三成片長的俚俗搞笑段落後,這片子還剩下什麼?(東抄西抄的)劇本好嗎?(戲不成戲的)演員演技好嗎?當眾人看完《大尾鱸鰻》後的感想都是「很好笑,很低級的好笑」,卻對除了台語俚俗笑料之外的人物角色經營、故事情節安排絲毫沒有印象時,這又說明了什麼呢?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