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關燈》:別畫蛇添足

when-the-lights-went-out-poster

「故弄玄虛」乃是靈異類型驚悚片之必要戲劇操作手法,然而,靈異驚悚片真正所需要的只有玄,劇情結構、角色經營本身則不能虛,否則,觀眾如何理解故事、認同角色,進而體驗身歷其境的恐懼感?

再者,所謂的「玄」也不能太過刻意,流於公式化、形式化,否則,便容易淪為賣弄鏡頭構圖、剪輯手法與懾人音效的二三流驚悚片。

《別關燈》雖不至於淪為二三流的雞肋作品,但也非一流的驚悚片。且看那一家三口搬進鬼屋的遭遇已是十分傳統的靈異片架構,該發生何事,將發生何事,觀眾自然心裡有數。再看那父母、女兒與其友人如何面對費解的靈異事件,其情感流轉與行為反應在片中又是如此古典制約,沒有任何讓人懸疑費解之處,遑論扣人心弦,如坐針氈。而在所有角色(互)信與不(互)信、接受與不接受渠等靈異事件的態度流轉間,導演一一提供各種反應行為的合理動機,合理到渠等行為反應都顯得太過想當然爾。正因為一切太過想當然爾,所以,劇情發展都正如預期般,通篇看來並沒有任何新意。

不僅僅是導演學與諸演員的表演學,就連攝影、配樂與佈景等美學經營,《別關燈》也都嚴謹恪守古典編劇理論,如同那些教科書上所教導我們如何拍攝一部驚悚片般工整。問題是,這部彷彿效法希區考克式緊張手法拍攝的鬼屋電影,在角色經營上明顯缺乏了更深層的心理恐懼,使得觀眾無法深入感受到各角色的恐慌。尤其當編導太過理所當然地以為給了動機,隨後就是轉折,最後就是結果,卻忽略了動機、轉折與結果之間尚存有許多可供電影書寫且必得要書寫的細節。於是乎,我們看到女孩莎莉「很快地」就接受鬼屋有鬼,母親「很快地」就不肯接受鬼屋有鬼,父親「很快地」就決定要驅鬼。這些「很快地」的劇情、人物發展,正是我前段所言「太過想當然爾」。

如果只是「太過想當然爾」,但一切均遵守公式來拍攝,《別關燈》至少還能獲得不上不下正好低標飛過的分數。但是,電影落幕前的最後一段,導演忽然來段全片唯一讓人感到意外的回馬槍,這段回馬槍,卻是我所認為全片最大的敗筆與致命傷。如果沒有這段畫蛇添足的回馬槍,而是在前一段驅魔成功後,眾角色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就算故事在此結束,會讓本片有宣導「基督教最高」的宗教正確電影之嫌也無所謂。多了這段回馬槍後,不僅壞了全片的格調,拉低了層次,更讓這部《別關燈》看來多麼可笑。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