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a Bird Now》-Antony and the Johnsons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2005年發行的《I Am a Bird Now》是我當兵時期最常聽的專輯之一。退伍至今,這張專輯內幾首經典曲子,始終是我每日睡前寫日記與記帳時的固定背景音樂-在Antony Hegarty的歌聲洗滌下,不管那天過得或好或壞,總能獲得從零開始的一夜好眠。

我深深為Antony Hegarty孤獨哀傷、淒絕優美的真摯歌聲著迷,卻始終未去去搜尋此人的模樣。直到2006年年底上映的《我是你的男人》(Leonard Cohen: I’m Your Man),見到那位身軀龐大,長髮披肩,穿著中世紀歌德服飾,唱歌時肢體動作扭捏,渾身陰陽怪氣、雌雄莫辨的歌者正投入全部情感演繹著「If It Be Your Will」,那識別度如此高、如此憂鬱、如此渾厚,彷彿再向你傾訴秘密心事的歌聲不正是Antony Hegarty嗎?

「原來Antony是長這副德性,原來他唱歌時的表情是如此投入又如此沒安全感,一副唱到快哭倒的愁容」。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