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客的復仇》(1999) – 濁水溪公社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濁水溪公社的第二張專輯《台客的復仇》,1999年3月我生日前夕發行。

那年,我高三,正準備大學聯考,CD隨身聽還算流行普及,整天悶著頭聽著這張當時被我認為是有史以來中文、台語歌詞寫得最屌的一張專輯,聽著聽著,就以為自己很特別,與那些聽張惠妹、梁詠琪的同學不同。直到長大之後,才發現,自己一點也不特別。不過,這張《台客的復仇》仍舊高居我心目中台灣音樂史上最天馬行空、想像力最豐富、音樂類型最多元、編曲與錄音美學最誇張的一張專輯,一張真正有專輯概念錄製的專輯。

後來,考上了大學,在那段對於食物、天氣與同學們仍適應不良的日子,每天戴著隨身聽聽這張《台客的復仇》乃是1999年9~12月最深刻的記憶之一。

上周,主持台灣樂團潮時,小柯說:當初濁團為了錄《台客的復仇》,左派毅然跑去譜麗聲應徵錄音助理,每天三更半夜,讓團員偷偷摸摸到錄音室錄音,一點一滴,才累積出這張曠世奇作。聽完這則故事,我更欽佩濁團,更愛這張專輯。

今夜,再度播放這張許久未聽的《台客的復仇》,有別於當時耳機所聽到的印象,透過音響聽來,深感十三年前偷偷摸摸錄音的製作水準竟遠比時下樂團還高竿,許多編曲段落配器運用的惡趣味與超展開,更是後來的台灣樂團所缺乏的編曲想像力。此外,在那個Auto-Tune仍不盛行的年代,左派與小柯幾乎沒有個音是亂走偏的,情感表達與戲劇效果的演唱技法上更是無懈可擊。對照後來小柯的說法,濁團一直都是用非常認真的態度在作音樂、討論編曲與錄音美學的阿,不要被他們看似亂七八糟的舞台演出風格給騙了。

題外話:曾幾何時,濁水溪公社《台客的復仇》也成了音賣板的稀世珍品,只要有人丟二手,賣1000元以上都有人會搶。反觀濁團的首張專輯《肛門樂慾期》卻難以擺脫當年花車率飆的窘境,二手價格始終低迷。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One comment

  1. 童建傑

    這張真的太神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