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黑》:老調重彈與故弄玄虛

Dont-Be-Afraid-of-the-Dark

近年,好萊塢罹患嚴重原創劇本荒,八大電影公司為維持生計,只好將腦筋轉向暢銷小說、漫畫作劇本改編,或購買海外版權,翻拍歐亞電影。或者,老調重彈,重拍舊時經典。

嚴格說來,在驚悚片領域,老調重彈其實並非近年才出現-1993年的《絕地50呎女巨人》(Attack of the 50 Ft. Woman)便是翻拍自1953年的同名之作。更有名的案例出自於1998年葛斯范桑(Gus Van Sant)重拍希區考克《驚魂記》,且是每個鏡頭構圖鏡位都照本宣科,完全依照原版旨意,原封不動,一鏡未改地複製。當然,這是罕見且極端的重拍手法,爾後的《恐怖蠟像館》、《德州電鋸殺人魔》、《魔山》、《母親劫》、《3D 食人魚》等重拍新版,或多或少,都含有導演個人的重新詮釋-只不過,詮釋的是好是壞,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我來看,改編自1972年英國同名電視電影的《別怕黑》屬於重拍得不算理想的驚悚片。歸咎其原因,一言以蔽之,就是初試啼聲的導演特洛伊尼克希(Troy Nixey)老調重彈的重新詮釋過份故弄玄虛。

其實,故弄玄虛對於驚悚片、恐怖片來說並非惡事,舉例來說,劇情鋪陳的故弄玄虛乃能增添戲劇的壓力、張力、感染力與故事的可讀性。攝影運鏡構圖的故弄玄虛有利於營造出更耐人尋味,如坐針氈的不確定感或懸而未決感。類似的心理效果,音效配樂上故弄玄虛亦然。然而,上述無論是故事上,演出上,影像上,音樂上的故弄玄虛,總有攤牌見底之時,倘若沒有實實在在的理由,化虛為實的合理化動機,從頭到尾只不過是虛晃幾招,或力道太虛,味道太虛,恐怕就會像這部《別怕黑》一樣,讓人深感空虛。

《別怕黑》的故事發生於一棟饒富中世紀文藝復興況味,裝潢華麗詭譎,氣氛陰森莊嚴的歌德式建築之中。主要出場人物分別為父親艾力克斯,其幼女莎莉,以及艾力克斯的新女友金姆。如是空間,如是人物設定安排,對於常看驚悚片、恐怖片的影迷,不難想像,會有怎樣的老調被重彈?沒錯,本片有《鬼哭神嚎》、《陰宅》等片的鬼屋元素,有剛愎自用,固執己見的大人,也有被大人誤解為童言無忌,童言無稽,其實是唯一了解真相的小孩。特別的是,本片並非傳統「鬼片」,其駭人的力量,無以名狀的恐懼也非「惡靈」,而是「精靈」。

在舊版本中,來無影去無蹤的精靈的出場並未像新版那般鋪陳時間過長過久過於刻意也過份不自然。當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精靈們正式豋場時,新版本的處理方式卻又讓這群精靈太過頻繁亮相,以至於本該無以名狀的恐懼淪為過分招搖的荒謬劇,駭人氛圍隨著精靈們越來越明目張膽地痞子逛大街於焉渙散虛弱,只剩下最劣質的音效嚇人手法以及故弄玄虛的鏡頭運動尚能懾人。

在人物情節安排上,居關鍵的小女孩莎莉,成也她,敗也她。她的演出本身問題不大,頗成功地將一名夾在父親、母親、繼母三角關係間的女孩(或人球),其表徵行為與內在心理均詮釋得淋漓盡致。不過,劇作所給予這名小女孩的行為動機,曖昧不明,混沌不清,實在讓人難以理解其異於常人的膽量其來何自?到底是好奇心作祟?童心未泯?需要朋友?或什麼理由驅使他偏往虎山行?相比於《鬼店》中小男童丹尼,莎莉這角色更突顯出編導的故弄玄虛缺乏化虛為實的合理化動機。於是,整部片看來,莎莉成了令人厭惡,白目至極,沒事找事作的偏執兒童。

儘管《別怕黑》的老調重彈彈得確實不好,故弄玄虛搞得讓人太空虛,全片的美術風格,恍若林布蘭畫作的燈光,中世紀歌德式的華麗建築裝潢等,仍有其可觀之處。只不過,驚悚片觀眾所盼望的是戲劇本身能不能嚇得我們屁滾尿流,而非美術設計有多麼讓人嘆為觀止。

About Tzara Lin

查拉(Tzara),重度影癡,超自由影評人、半調子偽樂評、高傳真視聽雜誌前主編、假文藝青年俱樂部主唱,業餘PA音控、舞監...興趣多元,身分多重。現於翻面映畫任職,餬口飯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